第549章

第549章

「三公子,您沒事吧?」吳山小心翼翼說道。

他覺得昨夜一定是三公子睡著了,孔大夫沒給他說分離的事,所以才寫個紙條給他。

要是直接說了,就不可能有這張紙條。

至於三公子被孔大夫拋棄的原因,他可不敢亂猜。

眼下陸世康和吳山所站之處是距離院門幾丈遠的巷子里,吳山想讓三公子趕緊回院子里,於是道:「三公子,咱回去吧。這雪還在下呢,在這巷子里站著冷。」

就在這時,突然周三從院門處跑了過來,還沒跑近就對陸世康道:「三公子,剛才武侍衛過來了,說是太子殿下有事請您趕緊過去一趟。」

陸世康問:「他可還在院中?」

周三道:「還在。」

陸世康便緊走幾步,來到院子里,就見武書正在院子里的廊下站著。

武書一見到他就道:「陸公子,太子殿下說有事找您,讓您過去一趟。」

陸世康道:「走吧。」

由於這兒距離太子殿下住的宅子不遠,不必坐轎去,所以兩人便走路去,齊方跟在兩人後面。

出了陸府,一路往南。

雪下的不大,但卻讓江北城多了一絲迷離的氣氛。

沿途的路人多數沒有撐傘。

到了巷口時,三人往西拐進巷子。

到了太子殿下的書房門外,武書和齊方在門邊止步,讓陸世康一個人進去。

太子蕭一看到陸世康,便道:「世康,剛才去找那『隱士』的士兵來過了,說是終於找到了一點他的蛛絲馬跡。」

陸世康道:「願聞其詳。」

太子蕭道:「去的士兵們分路搜遍了附近兩百里以內所有的客棧,打探到一個化名為『於江』的老叟,年齡氣質與我們要找的『隱士』相符。說起來也是因為那『隱士』仙風道骨的樣貌出賣了他,不管他化身為何名,都可以輕易打探到他。」

陸世康問:「那他行進的方向是何處?」

太子蕭道:「出了江北城,他先是往東行進,那個時候士兵們還沒有跟丟,跟丟的地點是在東邊一個客棧處。在那裡他喬裝打扮了一番,又往西行進,繼而往北行進,此後便一直往北行進。」

「往北?」

「對。」

「那是京城的方向。」

太子蕭道:「所以,我聽到消息,立刻讓武書將你找來,你猜,他是不是去京城?」

陸世康道:「極有可能。」

太子蕭道:「陸弟如此猜測可有依據?」

陸世康道:「年關之時,大都是京城人往外出流,回自己家過年之時,這個時候往北行進的,要麼就住在北邊,要麼就是往京城方向行進。而此人往北行進,不像是普通歸家客,是喬裝打扮去的,必然別有目的。太子殿下您的兵馬在南,他卻在這個時候往北行進,除了去往京城,為弟想不出其它可能,而到了年關之時還去京城,一定有重大的陰謀等著他去完成……」

「你的意思是,他會在京城興風作浪一番?」

「極有可能。趁大家都忙於過年,放鬆戒心之時行事,最易成功。況且皇上也會以為周靜他們安營紮寨處在江北城附近,不會想到他們會率先對京城下手。」

「莫非……京城已經有了姦細?」他不信一個老叟可以有多大的能量。

「有這個可能。」陸世康道。

太子蕭眉頭緊皺,道:「為兄也是這樣猜的,只不過,你這麼一說,為兄便更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不是杞人憂天。如今父皇怕是對此事尚一無所知,可怎麼辦才好?」

陸世康道:「如今怕是已經來不及了。按著他從礁州出發的天數,他現在必然已經在京城了,而太子殿下您卻在這兒,就算馬上派士兵通知皇上讓其加強防備,怕也已經過晚。」

「可否飛鴿傳書?」

陸世康道:「眼下飛鴿傳書怕是不太可行。」

「因何?」

陸世康道:「且不說飛鴿可能會在路中被對方的人射下,就算他們不會有此戒備,鴿子也不見得能飛得到京城,因為眼下饑民甚多,以飛鳥野獸為食的人越來越多了……」

「那便沒有別的辦法了?」

陸世康搖了搖頭,道:「如今只能寄希望於皇上本身的戒備之心了。」

太子蕭道:「唉,只能如此了。」

派士兵過去通報已經太晚,飛鴿傳書也行不通,自己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趕回京城,他現在只希望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9章

9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