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孔大夫當真不能回去

第62章 孔大夫當真不能回去

陸世康走到望山居外,見宅門邊站了何櫻,正笑逐顏開地看著他一步步走來。

何櫻來到望山居后就趕緊將那不合腰身的男裝脫掉,換了身自己的衣裳,眼下她站在門口,一身緋紅,甚是顯眼。

「表哥,你怎麼才回來?你怎麼走著回來的?」

剛才齊方回來后,她問了齊方陸世康在哪兒,齊方告訴她陸世康很快就到了,所以,她便回房好好描了一下眉眼,補了層胭脂,這才走到門邊等待表哥回來。

剛才她在門邊看到孔大夫騎著馬回來的,於是對孔大夫笑了一下,那孔大夫也對她笑了一下。兩人客套了兩句,孔大夫便進了門。

她沒料到,孔大夫騎著馬,她表哥反而走路回來的,手上還提著孔大夫的藥箱。

她一看到陸世康的身影出現,便立刻站得比之前更優雅了,「表哥,我幫你提這個藥箱吧。」

「不必了。孔大夫不愛讓別人摸他的東西。」

「那你不也是別人么?」何櫻說著又要幫著提。

「我是孔大夫的兄弟,他自然會讓我提。」

「哦,原來現在表哥和孔大夫的關係這麼好了?不過也是,相處多了便關係會越來越好。」

見陸世康不讓她提藥箱,她便不提,跟在陸世康身後進了門。「表哥,我和媛清在府里一直擔心著你,所以便趕來這兒看你,我們可行了快兩天的路,好累啊。」

「那你快回去休息吧。」

何櫻跟在後面,「不用去休息,我不累。」

站在檐廊上的陸媛清「撲嗤」笑出了聲,「剛才誰說自己累的,誰又轉眼間改口說自己不累的?這到底是累還是不累啊?」

何櫻臉紅了,看了陸媛清一眼,道:「媛清你站那幹嘛?還不回房歇著去。」

陸媛清道:「我可沒說自己累,不用歇著。三兄長,你這是給誰提的藥箱啊?孔大夫么?」

陸世康無奈回道:「你們怎麼都來了?」

陸媛清道:「這房子是咱祖父留下來的,是你一個人的嘛?不是。所以,我也有份,所以我便來了。怎麼我們就不能來嗎?」

陸世康無奈搖了搖頭,眼下這兒這麼多人,可不是他想看到的景象,「你們明天就都回去吧。」

「我們就不回!」陸媛清說著便蹦蹦跳跳進了屋,她還穿著男裝,眼下也懶得換,她要等晚上睡覺前沐浴之後再換。

陸世康將藥箱放在自己房間,反正到時青枝還要為自己換藥,不必專門去拿給她。

這晚上在膳房用晚膳的時候,陸媛清和何櫻坐同一張桌子,陸媛清見孔大夫不在,轉頭問錢嬸:「錢嬸,怎麼不將孔大夫叫來吃飯?」

「孔大夫一直在房間里吃的。」錢嬸回道。

「為什麼?」

「他說不愛和他們同桌吃飯。」錢嬸微笑說道。

「什麼情況?」陸媛清有些奇怪。

這孔大夫有點古怪啊。

不過,敏感的她嗅到了一絲曖昧的味道,若孔大夫和自己三兄長什麼也沒有,必然是大大方方,一起享用晚膳,越是避嫌,反而越有可能有什麼問題。

想到這兒,她嘴角勾起,連吃飯也開心多了。

何櫻默默無語吃著飯,眼睛時不時地往陸世康那兒飄去。她飄的每一眼,陸媛清都看在了眼裡。

「表姐,你說是飯好吃呢,還是我三兄長好看呢?」她意味深長地說道。

何櫻以為沒人注意到她,聽到陸媛清這樣說,一時之間有些下不來台,拉下臉說道:「你好好吃你的飯。」

「唉呀不好意思,打擾你好好看我三兄長了,好好好,我這就好好吃飯。」

陸媛清說著往嘴裡扒了幾口飯,往她三兄長那邊看去,見他泰然自若地吃著自己的飯,好像剛才她和何櫻談論的不是他而是別人似的。

飯後。

青枝在陸世康房中為他換藥時,剛將他肩上的紗布取下,舊藥撕掉,何櫻和陸媛清便走了進來。

「表哥,你傷些了沒有?」她走近了,站在陸世康面前,仔細察看他的傷勢。

「嗯。」陸世康漫不經心地回著。

「怎麼好像後來還裂開過的樣子?」她察覺他的傷口似有一些不對。

「嗯。」陸世康仍是漫不經心地回著。

「孔大夫,我來幫他換吧,這個我也會!」何櫻以前換過葯,在老太太有次跌倒不小心受傷時,為了表孝心,曾經幫著老太太換過兩回的葯。

青枝巴不得地站了起來,「那以後就有勞何姑娘了。」

這樣一來,有人幫著陸世康換藥,自己便可以溜之大吉了。從此再也不用擔心會被他弄得心神不寧了!

這算是終於解脫了么?

剛站起身打算往外走,就聽陸世康的聲音在後面說道:「孔大夫請稍等。」

她站在原地迴轉身,道:「陸公子,你表妹會換藥,這樣我明日便可回江北城了,怎麼陸公子還有什麼理由留我在此處?」

陸世康嘲諷一笑,說道:「孔大夫,你便是這樣對待你的病人的?我同意她給我換了嗎?」

何櫻手上剛拿了藥箱里的藥包和紗布,也不知該不該進行下一步的動作,於是手持紗布和藥包站在原地,看了看陸世康,又看了看青枝。

「你表妹說她會換。」青枝回陸世康道。

「看來你還是不太了解本公子,本公子要的不是會換的人,而是換的很熟練的人。她是大夫嗎?她能做到如你一般熟練嗎?到時候本公子若是因此留了什麼後遺症,孔大夫你的良心便不會痛嗎?」

陸媛清此時連忙道:「是啊孔大夫,你怎麼能讓一個沒怎麼換過葯的人給你的病人換藥?不說別的,這要是被我祖母我父親我母親知道了,你可再沒辦法幫我陸府的人看病了。」

陸媛清此時感覺到一點兒不對,那就是,自己三兄長看樣子對這孔大夫是挺上心的,但這孔大夫,似乎有點兒放不開。

不管如何,這孔大夫可不能走,孔大夫走了,她就沒有故事看了。

要知道,她三兄長這還是第一次愛上一個男子。這可是千年等一回的事情!

她一定要幫三兄長將這孔大夫給挽留下來。

青枝站在原地,也不走近,而是說道:「令祖母令尊令堂必不會因為這點小事便牽怒於人。」

陸媛清道:「孔大夫不知道,我祖母父親母親雖然不是小氣之人,但是,若是我三兄長有了什麼意外,那就難說了!再說了,萬一他在這兒再受了別的傷,你也知道,他最近被人盯上了。萬一哪次又有了性命之憂,你卻不在,那我就不能保證,我祖母父親母親會如何對待你們孔家了。」

齊方這時也道:「是啊孔大夫,你真不能回去。」

青枝似乎這才意識到,陸世康眼下可能隨時都有性命之憂,若是自己真就這樣離開,怕是就算在江北城,也無法安心行醫。

陸媛清走到何櫻身邊,將何櫻手上的葯和紗布拿走,遞給青枝,道:「我表姐真的不會換,她才換過一兩次,這換藥之事,真的只能孔大夫來。」

陸媛清這樣做,也算是給青枝找了個台階,要不然她還真不好自己走過去從何櫻手上拿葯和紗布。

當下接過葯和紗布,走到陸世康面前,幫他換上新葯。

陸世康道:「換個葯而已,你們都站那幹嘛?還不快回去休息?」

「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陸媛清道,說著將何櫻拉離了陸世康的房間。

「走啊齊方,這兒沒你事了。」她同時也將齊方支走了。

現在,房間里只剩下了陸世康和青枝兩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章 孔大夫當真不能回去

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