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問話

第65章 問話

青枝往聲音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一個趕著黑木馬車的人。這人臉正鼻挺,約摸三十來歲,自己好像在哪見過。

再看一眼他身後的轎子,想起來了,是那拉著那白玉無瑕的公子的轎子,莫非剛才那低沉清亮的聲音,是這轎中發出的?

又看了一眼轎后,跟著兩個騎馬的人。

這下明白了,這是又遇到那白玉無瑕的公子及其下人了。

轎內坐著的人,應該是那白玉無瑕的公子了。但眼下轎簾關著,看不到他的人。

「請問兄台何事?」青枝問那轎夫道。

那人從懷中取出一幅畫卷,手持畫軸,讓畫卷自然向下垂下展開,問:「請問兩位可有見過這位姑娘?」

青枝看了看那畫像上的人,是一個長相明媚嬌美的女子,仔細分辨片刻,覺得畫像上的人極像前幾日那位被人稱為木容姑娘的娘娘。

莫非,轎內那白玉無瑕的公子,是那位木容姑娘的什麼人?

但一想到木容姑娘差點被人下毒而亡,在不了解這幾人是誰之時,當下也不好直接說出見過她。

萬一,這些也是要害她的人呢?

於是搖了搖頭,道:「未曾見過。」

話音剛落,就聽轎子里有輕輕嘆氣的聲音。

那轎夫捲起畫像,對轎內道:「公子不要難過,咱還可以再問問別人。」

轎夫說著往前趕了轎子。

青枝聽到那轎內之人悠悠說道:「要是她出來時多帶幾個人,我也不至於擔心她,她只帶了四個人,還有兩個是女子。身邊沒有一個是練家子。」

「公子,帶的人多她就不好逃出來了,你要相信她還是好好的。」

轎內又是一聲輕嘆。

此時轎子已經距離青枝有十來尺了。

青枝聽到這兒連忙對著前面喊道:「兄台請停轎,我記得我見過這位姑娘!」

在她聲音落後,轎子便停了。

青枝快走幾步,來到轎邊,對轎夫說道:「前幾日我曾為畫上的姑娘看過病,所以記得。」

這時轎子的轎簾掀開,轎內之人正是此前見的那白玉無瑕的公子,他面色擔憂問道:「你剛才說什麼?為她看過病?她病了?」

青枝忙道:「她其實沒有病,只是因為一直沒怎麼走路,所以才導致頭痛體痛,我和她說多走路便可好轉,她便爬了幾天山,便好了。」

這白玉無瑕的公子面上擔憂之色這才退散,代之以感激的神色,對青枝道:「謝謝這位大夫了。」

「不必客氣。我和她分別時她說她要去江月鎮,而此前聊天,她亦說過可能還會去江北城。公子不妨先去江月鎮看看,如果江月鎮找不著,便去江北城找找。」

「謝謝這位大夫,」白玉無瑕公子說道,接著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青枝的臉,「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這位大夫?」

青枝心道,難道他認出了上次裝成小馬夫的正是自己?上次自己還畫了撇鬍子,這也能被認出?

「公子可能認錯人了。」

這白玉無瑕的公子微微一笑,「也許。」

青枝亦微微一笑。

白玉無瑕的公子對轎夫道:「江遲,咱們便不去爬仙女山了,徑直去江月鎮。」

「是。」那轎夫道。

轎夫掉轉了馬頭,將轎子正面朝北,轎子啟動前的一瞬間,白玉無瑕的公子再次掀開這邊的轎簾,對青枝道:「這位大夫,告辭!」

青枝擺了擺手,「慢走。」

說完迴轉身,和陸媛清一同往望山居走。

陸媛清走著時扭頭又看了一眼後面的轎子,道:「這人不是尋常之人。」

青枝道:「你怎麼知道?」雖然她也一早就猜出來了。畢竟,能和木容姑娘扯上關係的,能是尋常人?

但陸媛清也一眼就分辨出,就讓她有些不解了。

陸媛清道:「轎子後面的那兩個人,在你們說話的時候,一直在左顧右看,似是時時在提防著什麼意外情況,若這公子是尋常人,他們怎麼會如此謹慎?」

青枝剛才也注意到了後面那兩個人的左顧右看及提防之色,此時對陸媛清道:「管他是不是尋常人,和咱也無甚關係。」

「也是。」

回到望山居,青枝去了自己房間放了藥箱,便坐在了圓桌前。

雖然走了一天的路想先去沐浴,但一想到萬一遇到什麼人有些不便,且自己頭髮一旦濕透放下,便更像個女子了。於是便打算像以往一樣到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再去。

陸媛清回自己東廂房休息片刻,便打算去沐浴。

她拿了換洗的衣服,和熬麩漿細香澡豆,便出了門,剛出門,便看到吳山正在給浴房上鎖。

「你鎖上幹嘛?」陸媛清問。

「三公子在裡面沐浴,今日他和齊方以及王呂爬山去了,剛回來。」吳山說著把鑰匙放在懷裡。

「他自己不會在裡面把門閂上嗎。」

「我剛才給他放衣服時不小心將衣服掉池裡了,等會我還要進來給他重新放身乾淨的衣服。所以只能是我拿著鑰匙先在外面鎖上。不然我等會進不去。」

「我知道了,鑰匙給我。」陸媛清道。

吳山驚訝問:「你拿鑰匙?這……」

「你去拿他的衣服,等會交給我就是了。」

吳山疑惑地離開了浴房,沒多久,拿了衣服回來了。

「鑰匙和衣服都給我。這兒沒你事了,你去忙吧。」

吳山更疑惑了,「那等會誰給三公子把衣服放裡面去?」

「我會讓齊方去的,你就回去躺著吧,你不是背痛嗎?」

「背現在好多了。」

「那還是痛不是嗎?你回去躺著吧。」

吳山覺得四姑娘今日太體貼了。於是將鑰匙和衣服交給陸媛清,自己回房躺著去了。

陸媛清將陸世康的衣服放在檐廊邊緣的石欄上,手裡拿著鑰匙,嘴角微微上揚。

她在早上和孔大夫講故事的時候,觀察過孔大夫的臉,看得出孔大夫對自己三兄長的故事還是蠻感興趣的,同時看出來了,眼下孔大夫對自己三兄長還停留在不太熟的階段。

想到三兄長在這兒也住不了幾日,她要想有故事看,得讓他們之間的關係進展快些才行。

於是,她往孔大夫房間走去。

青枝正在看醫書,便看到陸媛清走了進來。

「孔大夫,你昨日是不是在浴房丟東西了?」

「沒有啊。」青枝心道,自己應該沒在浴房丟過什麼東西。因為她不記得自己少過什麼東西。

「肯定丟了,我昨日在浴房看到個東西,覺得那肯定是你的,你去看看吧。」

青枝疑惑地站了起來,和她一起往浴房走去。

浴房在自己房間以東,出門東拐走了十來步就到了。

到了門前,見浴房門緊鎖著。就見陸媛清手上拿著鑰匙,將門開了。

門開以後,青枝便發現了房內池中站著的陸世康。

此刻他一臉極度震驚地往這邊看來。

她立刻捂住了眼睛。

當下打算迴轉身出門。

「孔大夫,你進去看看,那溫泉池中的那個巾子是不是你的?」陸媛清在她背後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問話

1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