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贏得美人心

第76章 贏得美人心

青枝開門后,便看到客棧過道上除了她都站在那兒了。

讓她不解的是,站陸世康對面的何櫻換了件和上午不同的衣服,現在她穿的是一件裙擺拖地的淺粉色長裙。

這淺粉色長裙使她看起來格外嬌艷不假,也襯得她膚色格外潔白不假,但,真的適合登山么?

青枝不知,何櫻執意換上這件淺粉色長裙,為的是想此次登山給陸世康留下一個讓他難以忘懷的美好印象。

還有什麼比在翠綠的青山中行走的長裙美人更有魅惑力的?

假如等會登山時,她發現這長裙確實不適合爬山的話,她便找兩個山夫抬她上山,無論如何,華麗的衣服是不能不穿的。

然而讓她鬱悶的是,和陸媛清一起出門后,站在過道上時,陸世康眼睛一下也未放在自己身上過。

青枝出門時看到的,便是站在陸世康對面,孤芳自賞欣賞著自己裙擺的何櫻。

青枝出來后,所有人便一起下了樓,出了客棧,往明月山走去。

由於依雲客棧本就處于山腳下,他們只需再往西南方走上二十丈遠左右即到往上攀登的台階處。

在還未抵達登山的台階時,何櫻一路刻意和陸世康並排走著。

為了不使氣氛過於尷尬,她對陸世康道:「三兄長,這兒你來過幾次?」

「一次。」陸世康簡短回道。

「你至少還來過一次,我是一次也未來過呢!這山上有什麼與眾不同的景色嗎?」她看著陸世康問道。

「等會你自己可以感知。」

「哦。」

她想著,如果讓談話繼續下去,該再找個什麼話題呢?

因此,她四處看著,希望從周圍的事物中找找話題。

陸媛清看著走她前面的三兄長和何櫻,又看了眼跟在她後面的孔大夫。

孔大夫往前看著,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

她又回過頭來,看著她表姐的背影,不得不承認,她表姐何櫻是個背影看著極美的女子,當然,她不只背影美,從前面看更美。

她步履優雅,儀態萬方,翩翩然如仙子地往前走著,一路引得下山經過她的路人頻頻回頭。

而看樣子,何櫻深知自己的美驚艷了眾人,所以她的步姿就更從容,更優雅了。

陸媛清有些發愁,這若是一路上她三兄長一直被表姐給纏著,和她一同行走,那這次登山也未免太沒意思了。

她看了看距離她的腳只有一尺的她表姐的長裙的裙擺,突然計上心頭。

狡黠一笑后,她匆匆上前一步,用力踩住她表姐的裙擺,然後,她便看見她表姐何櫻一個不小心,踉蹌了一步,差點兒摔倒。

何櫻裙擺驀然被踩住,無法往前走,於是站住了,往後一看,是陸媛清在踩著自己的裙擺,她驚疑道:「媛清,你因何踩我裙擺?」

陸媛清理直氣壯道:「又不是我故意踩的,誰走路還一直看著腳下不成?我剛才只顧著抬頭看山了,所以才踩到你裙擺了,誰要你穿個這麼長的裙子出來?你這裙子剛才差點兒把我絆倒了!」

明明是她踩別人,弄得好像是何櫻做錯了似的。

「你腳起來下。」

待陸媛清抬起腳,何櫻發現裙擺上有一個臟髒的腳印。

本來的好心情突然之間消失殆盡。

「你看,你的腳弄髒我的裙子了。」何櫻皺著眉頭道。

「那你回去換吧。我們先爬山,你等會跟上就是了。」陸媛清道。

「回去換衣服?」何櫻看了一眼前方,見不知何時,陸世康和吳山以及孔大夫他們已經走了好幾丈遠了。

如果自己回去換,什麼時候才能追上他們?

她決定就穿著這件臟裙子前往。反正髒的地方在後面,誰會盯著她後面看。

看見陸世康不知何時和孔大夫並肩行走著,她突然想到自己之前的計策。

既然表哥對自己愛搭不理,她便決意和孔大夫嘮嘮,那天她裝病去孔大夫房間時,這孔大夫看起來對自己似乎有點意思。

於是,她提著裙子緊走了幾步,在孔大夫背後說道:「孔大夫,這明月山上會不會有好多草藥啊?」

青枝迴轉身看了她一眼,又轉過頭去,道:「山上自然會有很多草藥的。萬物皆可入葯。」

「那你能告訴我,哪些是什麼草藥么?」她聲音嬌俏說道。

「怎麼何姑娘對草藥起了興趣?」青枝明知何櫻和自己閑聊的目的,卻明知故問道。

「我就是想知道,平日里常見的那些草兒,是不是還有個專門藥用的名字。」

青枝道:「何姑娘既然感興趣,在下自然可以告知一二。」

何櫻走到路邊,指著一束葉片狹長的草叢說道:「孔大夫,這是草藥么?」

青枝看了眼她指的那叢草,「是的,這便是苦菜,世人愛叫它青菜,有健胃益膽之效,可以說是草藥中的上品。」

何櫻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說道:「什麼?這真是草藥?我隨便一指,便指了個上品的草藥?」

青枝微微一笑,道:「所以,很神奇是吧?」

何櫻:「確實有些神奇。」說著指了指剛才那草叢邊上一棵葉片寬大的草,「那,這也是草藥么?」

青枝看了眼那棵青草,道:「這便是車前草了。」

「那它有什麼效果?」

「它可清熱解涼,利尿排毒,明目,鎮咳平喘,祛痰,降壓,目赤腫痛,感冒咳嗽等。」

「它居然有這麼多作用?這種草不是很常見嗎?那平時能不能自己采來煮了吃?」

「是葯三分毒,藥物需有用量及用法,何姑娘切不可自己隨便采了來吃。」

「明白了。」何櫻看著青枝,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

說著說著兩人便開始一路同行,往前走了不遠,便到了上山的台階處,山路兩旁遍布著各種野草與野花,一路上,何櫻不停問青枝某個東西是不是草藥,青枝俱一一回答了她。

有些草何櫻不止問了一遍,看樣子,青枝每次回答她,她都未往心裡去。她問來問去,也不過是刻意想營造一種她和孔大夫關係很好的現象罷了。

何櫻的注意力本來一直放在草上,而忘記了自己穿著的裙子,當她看到有行人往她身後的裙擺看去時,於是也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裙擺,這才發現,裙擺因為在台階上掃來掃去,現在已經臟到了極致。

她本來想扮演的是一個山中飄飄然的仙子,現在,她成了整個山上穿著最髒的遊客了。

裙擺上不只有泥跡,還有不知哪兒掃到的枯葉,枯草,她只好在台階上停下腳步,將那些枯葉和枯草從裙擺上揪下來。

在她彎腰揪枯葉枯草之跡,青枝也不等她,繼續往前走去。

一路上回答她各種問題,她已經回答得很煩悶了。

若她好好聽倒也罷了,有些明明告訴過她的草,她下次遇到還會再問一次,看樣子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指著的是什麼,也不在意她回答的是什麼。

這點讓青枝極為惱火。

所以,她才決定一個人往前走,不再等她。

往前經過一個拐角處時,就見陸世康在拐角處站著,看到她上前來,他低頭俯在她耳邊說道:「恭喜孔大夫,今日得以贏得美人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章 贏得美人心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