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自言自語

第80章 自言自語

就在陸媛清以為兩人相互傾慕時,就聽到孔大夫說道:「我自己會水,誰讓你救我了?」

這孔大夫,嘴裡說的話,和目光里的語言,也太不相稱了吧,陸媛清覺得要麼就是自己剛才看錯了要麼就是現在聽錯了。

就聽她三兄長回道:「就算是個小貓小狗在水裡,我也會救的,何況,孔大夫還是一個人呢?」

陸媛清在邊上笑道:「那三兄長的意思是,我表姐連貓狗都不如了?」

何櫻此時已經被齊方救到了岸上,正在擰自己裙擺上的水,聽到陸媛清這話,心頭一暗,向陸世康望去。

就聽他說道:「媛清,休要胡說。」

何櫻也不知道陸世康這話什麼意思。但轉念又想到,表哥不救自己,可能是因為自己是個女子,在眾人面前救她不太方便,畢竟男女授受不親,而他之所以救孔大夫,因為孔大夫是個男的,所以便沒有顧慮。

再一想到孔大夫今日在山上時說陸世康讓他離自己遠些,心裡因此就更認定是這個原因了。

一想到孔大夫的話,她便抑制不住內心裡的欣喜。

正想著時,就聽她表妹陸媛清回表哥道:「我在胡說嘛?吳山?」

吳山見她問自己,道:「大概,也許,就是在胡說吧……」

「你竟敢說我胡說?看我怎麼收拾你!」陸媛清說著便開始追打吳山。

吳山便往前跑,「四姑娘饒命,我說錯了,說錯了還不行嘛?」

兩人打打鬧鬧,邊笑邊追逐著。

正追逐時,就聽陸世康道:「走,咱們回客棧。」

回去路上月明星稀,青枝一個人在前面走著,衣服濕濕的貼在身上,讓她非常不適,她要快些回去洗個澡,換個乾淨衣服。

陸媛清和吳山打打鬧鬧。

何櫻則一個人走在後面,她現在覺得不需要去刻意討好表哥了,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決定保持些許的矜持。

幾人步行回到客棧時,已是半個時辰以後。

青枝便趕緊拿了換洗衣服先去客房的浴房洗了個澡。由於依雲客棧是明月山一帶最豪華的客棧,所以浴房是單間的,她不必擔心被人發現自己的女子身份。

用了晚膳后,她提了藥箱,來到陸世康房間,幫陸世康換藥去。

陸媛清一直站在自己門口,聽到孔大夫房間開門的聲音,悄悄打開門看了看,就看到孔大夫在往自己三兄長房間走去的背影。

她迴轉身對何櫻道:「我換個地方去住,你身上有蟲子的味道。好難聞。」

何櫻莫名道:「我剛剛洗漱過了,也換了衣服,哪來的蟲子味道?」

陸媛清道:「你自己聞不出來罷了。你不是想自己一個人一個房間嘛?這房間讓給你了!」

說著,她便來到孔大夫的房間,順便把門從裡面閂上了。

青枝全然不知她離開后陸媛清便進了她的房間,她來到陸世康的房間,便看到他正站在窗前,邊上站著吳山。

見她提著藥箱進來,陸世康對吳山道:「吳山,你回去休息吧。」

「是。三公子。」

青枝對吳山道:「吳山,你別走,就在這兒等著。」

吳山在這兒,她心裡放心些。

不管心裡對陸世康有怎麼樣的好感,她的理智告訴她,她和陸世康單獨相處一間,是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想到今日來時的轎子里,他旁若無人的擁抱和親吻,她便怕兩人獨處再發生些什麼。

吳山見孔大夫不讓他走,看了看孔大夫,又看了看三公子,道:「我到底是走還是不走?」

「走。」就聽三公子回道。

「不走。」就聽孔大夫回道。

吳山可為難了,他想了想,還是得聽自己三公子的,於是他道:「孔大夫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等會叫我就是,我先回我那房了。」

說著便離開了三公子的客房。

青枝無奈,她總不能把吳山綁在這兒吧。

但吳山走後,她便有些不那麼自在了。

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她走到窗口處,陸世康的身旁。

對他說:「陸公子,換藥了。」

聲音出口她便聽出自己的噪音有一些不那麼自然。

「孔大夫幫本公子脫衣服吧。」

這話雖然確實是實情,但不知為何,此時聽著有些其他意思,她道:「陸公子還請自己脫衣。」

他微微一笑,將自己右邊的袖子脫了。

青枝上前,站他身側的窗前,開始幫他撕去舊紗布。

正抬頭撕紗布時,就聽陸世康悠悠說道:「孔大夫,你知道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嗎?」

不回他,任他自言自語。

就聽他低低說道:「自己愛著的男子,剛好也愛著自己。」

仍然不理他,繼續著手上撕紗布的動作。

「孔大夫,你知道你動人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嗎?」

還是不理他。

「就是這樣一聲不吭,任我調笑的時候。」

怎麼,調笑一個人還有理了?她突然轉身,從藥箱里拿出一包葯,扔在桌上,提起藥箱,道:「陸公子,今日你自己換藥吧!」

「本公子自己怎麼換?」

「聰明如你,總有辦法的。」

說著頭也不回地提著藥箱離開了他的房間。

回到自己客房門口時,推了推門,發現推不開。當下有些疑惑,自己剛才不是沒關門么?怎麼門被關上了,還這麼難推?

再推,還是推不開。

以為門哪裡被卡住了,於是放下藥箱,用雙手推。

仍然沒有推開。

她看了看房間上的房名,是自己的房間沒錯,房間左邊的門牌上寫著曉月。

「誰在裡面嗎?」驚疑之餘,她向著裡面問道。

「我。」一個女子的聲音從裡面發出。聽著竟有些像陸媛清。

「你是媛清?」

「是啊。」

「你在我房間里幹嘛?」

「孔大夫,我剛才來時你不在房間里,我便沒和你說,這房間我用了。因為我受不了我表姐身上的蟲子味。你去和我三兄長一間房吧,你們兩個男子,同一間房也沒什麼關係。」

「你要是想一個人一間房,去重開一間不就得了?」

「這兒沒空房間了。」

她這話倒是實話,回來時她便悄悄問了下樓下的開房處,問了這兒還有空房間嗎,店小二回她說不沒有。她於是開心地上了樓來。

沒有房間,才是她要的。

這是她中午一定要和何櫻同一間房的原因。

她要把孔大夫和三兄長湊到同一個房間里去。

從望山居來時的路上她便想到了這麼個歪點子了。

她還有許許多多歪點子,沒有付諸行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 自言自語

1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