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映月湖邊

第79章 映月湖邊

一行人下了山後,已經是傍晚時分,天邊的晚霞早就已經消隱,一輪彎月掛在天上,比此前顯得更為皎潔。

他們是從東邊上山,西邊下山,因此,下山後便來到了映月湖邊上。

由於大多數遊客來此都是想看看夜晚的映月湖,所以,來明月山的遊客,喜歡下午登山,因為下山後便剛好是傍晚時分。

此時,映月湖的岸邊有不少遊人在駐足觀看。

山的倒影,月的倒影,都在映月湖的波紋里微微地晃動著。

青枝站在岸邊,看著湖水裡的月和山的倒影。

她在水裡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還看到了在她近旁不遠處佇立的陸世康的倒影。

他也在向湖裡看著。湖水將他的倒影晃動著。

在陸世康右側的陸媛清嘆道:「隔了六年,這兒便是一點沒變。吳山,此情此景,你可有詩?」

吳山無奈說道:「四姑娘,你當我是何池呢?」

何池是旅居江北城有三年的一個小有名氣的從潛州來的詩人。

三年來,他在江北城寫下了不少關於江北城的詩句。雖名氣在外,卻窮困潦倒。

有人讓他參加科舉考試,以求功名,他卻笑勸他的人迂腐,在那之後,便再無人勸他。

他繼續著窮困潦倒的生活,並以此為樂。

吳山見陸媛清讓自己吟詩,是不會答應的。

他有自知之明,沒有何池的那份文采,還是不要瞎吟了,免得等會被映月湖邊的其他遊客笑話自己。

陸媛清見他不願吟,嬉笑道:「說不定這下你能一吟成名呢?」

吳山道:「可別,不吟最多默默無聞,吟了只怕會出個笑名。」

「笑名也是名啊。」

吳山搖頭道:「不吟不吟,要吟你自己吟。」

陸媛清剛想回吳山,就聽到了自己旁邊有水「嘩嘩」的聲音,她向自己右側看了一眼,見何櫻正在岸邊洗臉。

看樣子,她是打算將臉洗乾淨了,再去誘惑自己三兄長去。

她於是就盯著她看著。

果不其然,只見何櫻洗好臉后,就走到了陸世康邊上,聲音嬌滴滴說道:「表哥,這月色真美,湖也真美。」

陸世康似是沒聽到似的,也不回她。

她以為陸世康沒聽到,又說了句:「表哥,你幫我看看,我臉上洗乾淨了么?」

她對著他,抬起月色下明媚的臉蛋,她知道,自己月光下的臉蛋必然是楚楚動人,不可方物。

就聽陸世康淡淡回道:「大晚上的,干不幹凈又有何干?」

何櫻見他仍然不看自己,有些氣餒,但又不想放棄讓他看到自己月色下美艷動人的機會,於是說道:「雖是大晚上的,但月光這麼明亮,還是會有人能看到的,表哥你就幫我看看,我的臉上還臟么?我自己看不到......」

陸媛清此時靠近了她,說道:「表姐,我來幫你看看。」

何櫻不知如何回她,只是沉默不語。

陸媛清哪裡是要幫她看,她靠近她身後,裝作一個站不穩,一把將她推下了映月湖裡。

她剛才聽旁邊別的遊客說過,這映月湖近岸處的水並不很深,所以,她相信淹不著她,只是讓她渾身濕透之後不好意思再站在自己三兄長面前。

何櫻突然之間被推到水裡,站在水裡惱怒道:「媛清,你怎麼回事?」

「表姐,我急著想幫你看看臉上干不幹凈,不小心走得急了,沒站住!表姐,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她以萬般無辜的語氣說道。

站水裡的何櫻,突然想到了一個絕好的和陸世康親密無間接觸的機會,她突然裝作站立不穩,像要溺水的樣子,在水裡撲騰著,大聲喊著:「表哥救我!」

陸世康將臉轉向齊方道:「齊方,下去救她!」

齊方無法,只好下去救了。他就不信,三公子會沒看出何櫻是裝出來的,因為連他都看出來了。

本來不想沾一身水,但三公子命令了,也只好下水救人。

他跳到水裡,便往何櫻所在之處游去。

何櫻鬱悶壞了。

但是,現在已經有人下救她,她也不好當面拒絕,只好繼續裝作溺水的姿勢。

岸上陸媛清大呼小叫道:「齊方快些!我表姐快不行了!快些!」彷彿她是最關心何櫻的人。

陸媛清喊完這句,就看了看她三兄長,見他一臉淡定自若的樣子。

這時她心裡想到,三兄長會不會是個不管哪個女子落水都無動於衷的自私之人?

她以前聽吳山說過,三兄長和別的女子一起爬山,人家女子累了讓他背,他卻不背,讓下人去背,把人家姑娘氣走了。

這是天生的愛女子更愛自己的性格所致,還是?

還是他愛的其實是男子?

她又看了看孔大夫。

見明亮的月光下,孔大夫往湖裡看著,一張面孔有些恍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決定拿孔大夫試試。

於是,她走近孔大夫,對孔大夫道:「孔大夫,想什麼呢?」

「沒想什麼。」青枝回道。

陸媛清道:「孔大夫,你看那邊。」

青枝往她指的方向看去,見月光之下,那邊也看不出什麼特別的,無非是一些低矮的小山丘罷了。月色朦朧,也看不甚清晰山丘上有什麼稀奇的地方。

正看著時,她感覺自己肩上猛然被人推了一把,她向前走了一步,試圖在岸邊站穩,豈料根本站不穩,她便也撲通一聲掉到了水裡。

下水的那一刻,她聽到岸邊陸媛清震驚的聲音:「孔大夫,你有什麼想不開的?為何要跳水?」

明明她推自己下水,反說自己跳水?

這陸媛清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不過,她本身會水,於是她決定自己上岸。

還沒開始往岸邊游,就見岸邊有個人影也跳下了水。

她定晴一看,是陸世康。

跳到水裡后,他便往自己這邊游來。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已經游到了自己身側,將自己橫抱了起來,往岸邊走去。

陸媛清定盯看著三兄長抱著孔大夫往岸邊走。

他抱著孔大夫的樣子,彷彿抱著一隻易碎的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她在心裡緩緩打了個問號:莫非,三兄長竟然更愛男子?

她還沒見過他對誰這樣。

從來沒有。

她又看了看孔大夫,見孔大夫此刻被他抱在懷裡,眼睛往三兄長看著,一臉仰慕的神情。

還別說,這兩人這樣子,竟然還挺登對的。

陸媛清覺得自己八成是瘋了,她竟然覺得孔大夫這個男子和自己三兄長登對。

看著他們一步步靠近岸邊,她竟然想讓他們就這樣一直在水裡這樣走著,因為,這場景在她看來美得甚至有些不甚真實。

湖水,月色,山的倒影。兩個絕美的男子。他們水裡的倒影。

但,他們距離岸邊太近了,下一瞬間,她就看到三兄長把孔大夫放在了岸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章 映月湖邊

1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