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某人的小書童

第85章 某人的小書童

陸世康看了看青枝,突然大聲說道:「青孔,你說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那兒?」

青枝會意說道:「應該快了!」

「也是,咱們也走了有這些天了。我的青銅牌你可還拿著?」

「公子你忘了,青銅牌在你那裡啊,前日你就要回去了,說還是你自己拿著。」

「青孔,你說,我能受得起那罪嗎?」

「公子,受不了也得受啊……不然怎麼辦?」

這時前面的兩人停住了腳步,其中一人問道:「你們也是去際山的?」

陸世康道:「怎麼,兄台也是?」

那人道:「你有青銅牌嗎?」

陸世康從胸口處掏出青銅牌,讓那人看了一眼。

在月光下,那人認出陸世康手上拿的和自己的青銅牌大小一樣,形狀類似。於是說:「原來是本家,你幾時出來的?從哪出來?」

「三日前,從季州出來。」

「他呢?也有青銅牌嗎?」那人看了青枝一眼道。

「他沒有,他是我的書童,和我一路同行,送我過來的。」

「既是這樣,咱們便同路吧。」

陸世康:「我也正有此意。」

剛才說自己只求能吃飽的那人此時插話道:「你怎麼也被他們找到了?像你們這種一看就能吃飽喝足的人,何苦去受罪呢?要知道,在那可能要受一輩子的罪,還不如在他們找人的時候別拿出來青銅牌,還能逃過受罪。我可聽說了,有些吃得飽飯的人想方設法不讓他們找到。」

在他眼裡,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和他一樣吃不飽飯的人,一種是能吃飽飯的人。

陸世康回他道:「我父親兒子多,怎麼也要進來一個,不然不好和他們交差。」

「你父親有幾個兒子?」

「五個。」陸世康回他道。

「看來你一定是個不討父親喜歡的兒子。」

「所以,我也是個可憐之人。」

那吃不飽飯的人看了眼陸世康,道:「你叫什麼名?」

「魯康。」

「我叫黃茂,你叫我帽子就行了,他們都這樣叫我的。」吃不飽飯的人道。

剛才那個自認為是良民的也加入了談話:「我叫管笑。」

「管笑?」陸世康道。

「是,這名字是有些怪。」管笑說完話題一轉:「不過魯公子,你自己來這就是了,何必帶書童一起來?你要知道,他去了那地方就回不去了,回不去有兩個意思,你應該知道是哪兩個意思。」

「是我非要跟著的,我擔心我家公子路上不安全……」

吃不飽飯的黃茂此時說道:「你這樣子,能保護人嗎?」

「我至少可以陪他解解悶啊!」青枝道。

「你家公子身邊沒有個練家子嗎?」黃茂又問。

「他剛才自己也說了,你也知道了,他是個不受父親待見的,人該滾了還想要人跟著,是不可能的。」

一再為陸世康打圓場,她其實為的是自己,她要讓他們認同陸世康是和他們一夥的,是他們失散多年的本家兄弟。

這樣她才能跟著他們,和他們一起,去看他們到底去往何處。

而他們這些山賊的後代,和自己一再夢到的夢境,到底有無關係?

畢竟自己是在原身跌馬處找到這青銅牌的。

黃茂和管笑走著走著,又看了看陸世康,道:「怎麼你沒帶衣物?」

「衣物?說起這個我便來氣,來時路上一不小心被一個小偷惦記上了,偷了我的所有衣物和錢財,還好這青銅牌放我身上的,沒有被偷。」陸世康面色凝重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 某人的小書童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