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94章

陸世康和青枝此時只好站住了。

陸世康不慌不忙回答:「我,魯康。」

季城拿著鑿字和鐵鎚返回洞內,後面跟著那風姿綽約的風塵女子。

在那女子手上的油燈照射下,季城見洞內站著的就是新來的魯康和他的小書童。

他警覺問道:「你們怎麼找到這兒的?」

「實屬巧合。」陸世康道。

見季城對自己和青枝的出現非常警惕,他握鑿子的手青筋凸起,陸世康道:「季兄不必緊張,我和你是一路人。」

「一路人?」

「對,我來此一天便後悔了,這兒的生活,當真不是本公子所能忍受的。」

季城防備之心稍有些鬆懈,道:「當真?」

陸世康道:「你應該比旁人更了解本公子。」

言下之意是,兩人都是出身良好之人,在這兒呆著純屬浪費光陰。

季城道:「那倒也是,我今早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會和我一樣後悔來此處的。」

陸世康道:「季兄來此處多久了?」

季城道:「五年。當真就是在此處浪費了我五年的光陰。」

陸世康道:「那當初季兄因何而來?」

季城道:「我就是好奇而已。是好奇害了我。本來嘛,我完全可以讓我一個小廝拿了我的青銅牌過來頂替我。但我又想知道這處所在到底在哪裡,是幹嘛的,所以就來了,我當時以為,最多當個山賊,不想當的時候就回家了,誰知道來了就被關起來了……」

「那季兄是如何找到此處的?」

「大概四年前吧,也就是我來這的第二年,我從這兒出去的心就非常非常強烈了。我天天出來散步,而因為有她......」說到這兒他看了看身邊的風塵女子,「所以,我在這裡散步遛彎的時候,別人都以為我只有一個目的,他們以為我無非是在談情說愛。」

說到這兒他頓了頓,「其實我是在找一個合適的出口。能讓我早一點離開這兒。說實話,我找了半年就已經絕望了,這兒全被山給包圍了,這麼厚重的山,我知道我鑿一輩子也鑿不穿。當我已經決定聽天由命的時候,我發現一隻野兔從這山壁邊冒了出來。

「我當時特別驚訝,這野兔是怎麼穿過厚厚的山峰來到這盆地裡面的?以前可沒有見過野兔出入。」

「所以我就在它冒出來的地方找啊找,後來我發現了一個石頭邊有個小小的洞口。我就把那個洞口用鑿子給擴大了。然後我就順著那隻小洞鑿了個大洞,就發現了這個洞穴。

「有了洞穴,就有了逃出去的可能。因為相當于山變薄了。」

「然後我又觀察洞里,看有沒有最適合出去的地方。因為我認為野兔不可能一直生活在洞穴里,這兒必然還有出去的小的通道。果然又被我找著了,我發現有一處有個小洞,現在,我在擴那隻野兔來去的洞口,我相信我快到外面去了。」

「季公子鑿洞鑿了多久了?」

「大概四年多了。」他摸了摸鑿子,「這些山石太堅硬,不然不會這麼久......」

青枝作為穿來的人,自然知道為什麼這山石那麼難鑿。

灰岩算是一種硬度較高的岩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章

1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