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要加什麼彩頭?(求月票)

第365章 要加什麼彩頭?(求月票)

「哼,看吧看吧,這就是你們看好的松下忠次,到了國外,就連敬語都不用了,還以為對方聽不出來,凈耍小聰明,結果呢!」

「我們日本一向以謙恭文明的形象出現在世界上,松下你這個尼特這麼搞,真是把我們日本的臉面都丟乾淨了。」

「八嘎,實在是太愚蠢了!」

「對方是神奈川縣的人吧,這口音聽着也太親切了,而且看着也蠻帥的,和松下桑成反比哦,松下桑,能幫我問問這個小哥的INS是什麼嗎。」

……

松下忠次臉色也逐漸陰沉了起來,他這連門都還沒進呢,就被松島一夫搶了風頭。

松島一夫冷冷地凝視着松下忠次,正準備同這個混蛋『好好的』交流一番呢。

磚廠裏面,夏傑的聲音響了起來。

「好了,松島,別難為他了,不管他是來幹嘛的,先放進來吧。」

聽到夏傑發話了,雖然松島一夫原本還想刁難松下忠次一番,也只得暫且作罷,稍稍一側身子,語氣不善地沖着他甩頭說道。

「既然卡密桑麻發話了,你進去吧。」

卡密桑麻?

一聽到松島一夫對夏傑的稱呼,松下忠次也是恍然大悟,立馬猜到了松島一夫的身份。

「呦西,原來你就是那個……」

松下忠次用手指著松島一夫,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松島一夫挽起袖子,一副準備動手的樣子。

松下忠次身高才一米六幾,矮了松島一夫整整一個頭,見此情形哪裏還敢多說話,連忙低着頭向裏面走去,只是在心裏暗罵了一聲:八嘎。

走到磚廠裏面,松下忠次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夏傑身旁的林洛瑤。

正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清純動人的林洛瑤自然格外引人注意。

當然,他也看到了坐在林洛瑤身邊的夏傑。

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果然出名就是個好啊!

「苦索!」

松下忠次哼了一聲,,目光上下打量那個被松島兄妹稱之為卡密桑麻的男人。

這是一個擁有陽光帥氣的年輕面龐,就好像漫畫主人公撕裂了漫畫從中走出一樣。

至少在松下忠次看來是這樣的,這個山村小傑的長相,如果放到日本,那應該是top沒得跑了。

日本的網友們在見到林洛瑤和夏傑后也是紛紛驚呆了。

他們平日在電視上見到的藝人也抵不過現在出現在直播間里的林洛瑤和夏傑,於是紛紛扣動着手機,發送著彈幕,以此來抒發心中的感慨。

「他們是什麼人?是華夏的藝人么?簡直太有型了!」

「神啊,這個山村小傑看上去也太帥了吧,比起木村桑還要帥誒!他旁邊的這個女生看上去也好漂亮啊!我感覺我們日本也只有新垣能與之媲美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他們,居然想到了城市獵人,這兩個人的長相好像裏面的男女主人公啊,建議再拍真人版電影就請他們好了。」

「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主播哦!」

「我以前看過山村小傑的視頻,沒想到這種懟臉直拍的環境下山村小傑還是這麼帥,相比之下,松下桑就有些那啥了,嘖嘖嘖。」

「哈哈,你們看松下忠次的表情啊,受到的打擊肯定不小吧,那嘴似乎都能吞下一個棒球了。」

「莫非這就是華夏網絡上經常說的那句話么:明明可以靠臉吃飯,非要靠手藝過活……」

毫無疑問,夏傑的登場驚艷了一眾網友。

松下忠次將這一切看在眼裏也是羨慕嫉妒恨的不行。

不過這種情緒就持續了一小會兒,因為他知道,很快這些歡呼都會變成他的,就連這個美女也有可能屬於自己。

就在他打敗這個山村小傑之後。

幻想到這裏,松下忠次也是忍俊不禁地樂了。

朵朵則看着松下忠次,童言無忌地開口道。

「哥哥,這個人應該是個初中生吧,但是為什麼看上去那麼老啊?還有他為什麼要一直傻笑啊?」

對於朵朵的問題,夏傑笑了笑說道。

「朵朵啊,這個人他不是初中生,只是單純的長得矮而已,至於他為什麼傻笑,我也不知道啊。」

朵朵又轉頭看向了林洛瑤。

「洛瑤姐姐,你知道這個人在笑什麼啊?」

林洛瑤聳了聳肩,顯然也是沒有答案。

這時候,同為島國人的松島一夫站了出來開口解釋道。

「可能這個傢伙是在妄想着什麼吧,比如看到卡密桑麻的帥氣,心生嫉妒,就幻想能夠擊敗卡密桑麻之類的。」

聽到這個回答,夏傑笑着看向了松島一夫,打趣道:「我說松島,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啊。」

松島一夫略顯汗顏道。

「因為我以前也經常這樣來着,畢竟日本嘛,大環境裏的男生基本都是這樣的,更別說松下忠次這個尼特了。」

夏傑直播間里的網友們聽了這話也是紛紛笑噴了。

「哈哈,樂死我了,這大概就是日本國情吧。」

「我去,這傢伙長得挺丑,但想的倒是挺美啊,居然還想打敗我家小傑哥哥,小傑哥哥,別客氣,狠狠教訓他啊。」

「剛剛你們都聽到朵朵的吐槽了么,居然說對面是高中生,我肚皮都笑破了,大力傑的回復更是無情。」

「不過這傢伙矮是真的矮,也難怪朵朵會聯想到對方是個學生咯,小孩子嘛,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

直播間內,網友們一番吐槽過後。

松下忠次也從幻想中逐漸清醒了過來,挺起了腰桿,貌似一本正經地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夏桑,你好,在下松下忠次,是一名陶瓷匠人,來自日本,此番千里迢迢的過來,是想向你討教陶瓷技藝,不知道夏桑敢不敢接?」

有松島一夫在此,松下忠次也不敢不用敬語了。

聽了松島的翻譯,夏傑微微頷首道:「切磋技藝么,行啊。」

之前夏傑也聽松島一夫說過這個松下忠次是怎麼欺負松島晴子。

松島晴子怎麼着,也算是接受過夏傑點撥,算是半個徒弟,既然對方現在過來了,夏傑也不介意給他一個教訓。

讓他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松下忠次見山村小傑這麼輕鬆的就答應了,也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之前還想着,要是山村小傑拒絕了他可怎麼辦。

用錢砸,他砸不起。

用武力,更打不過啊!

吸了一口氣后,松下忠次接着開口道。

「夏桑,光是普通的技術交流對於你我的層次來說,都為免太過簡單無趣,這次比試,我們不如加上一點彩頭如何?」

見夏傑答應,原本就打定主意要踩着夏傑的肩膀上位,吸收夏傑粉絲打臉松島晴子的松下忠次,那裏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

附加條件,那肯定是少不了的。

夏傑聽了后,挑了挑眉頭道:「彩頭?沒問題,你說吧,要加什麼彩頭?」

松下忠次充滿自信地開口道。

「很簡單,輸的人當眾承認技不如人,關閉直播間,永遠退出陶瓷界,這樣如何?」

此言一出,松島一夫也是有些怒了。

這松下忠次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提出這樣的條件。

林洛瑤聽過翻譯后,望向松下忠次的目光也是逐漸冷冽。

一開始網友們說的踢館她還當是開玩笑,沒想到對面還真是來踢館的。

對於這種人,林洛瑤自然也是沒有什麼好臉色的。

夏傑見松下忠次如此言語咄咄,也是嗤笑一聲,既然對方不知天高地厚,那也怪不得他了。

「這可是你說的,輸了別反悔就成,你也在開直播吧,那就讓雙方直播間里的粉絲做個見證吧,說吧,你想怎麼比?」

這個比試怎麼比,松下忠次早就考慮過了,想也不想地便開口答道。

「陶瓷燒制太過麻煩,還需要等待,咱們簡潔明了一點,就比拉坯,看最終的器坯形狀如何,還有之後的上釉,看坯的紋和繪夠不夠精美。」

「評判的話,我倒是認識一些華夏和日本的瓷器大師,等到我們的作品完成後,就把照片發給他們,由他們來作為評判,如何?」

林洛瑤聽完后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寒著張俏臉說道。

「你這人也太過無恥了,作為比試的一方,評審怎麼能完全交給你來定呢!」

松島一夫也是跟着怒喝道:「沒錯,松下忠次,你這樣做簡直太小人了!」

松下忠次卻是毫不在乎地說道:「那你們說,這評審該怎麼辦?總不可能全權交給粉絲來吧。」

林洛瑤冷聲道:「這簡單,我也認識幾位華夏大師和日本大師,由我來定一份名單,選擇公平公正的評委人選。」

「要是你們看過之後,覺得信得過那就比,要是你覺得信不過,那麼此次便作罷,等到評委的事敲定了再說吧。」

說罷,林洛瑤拿出手機,編輯了一份名單亮了出來。

對於這份名單上的名字,夏傑看了看,的確都是華夏國內的知名陶器大師,曾經聽姚義遙和雍館長他們提過,至於日本那邊的,他是一個都不認得。

松下忠次看了這份名單,皺了皺眉頭,隨後緩緩點了點頭。

「呦西,這些人當裁判的確有資格,我沒意見,可以開始了嗎?」

夏傑跟着站起身來,不疾不徐地開口道。

「好啊,我這邊也沒什麼意見,那就開始吧!」

兩方說罷,這次的比試也正式開始了。

這裏是夏傑的主場,為了避人口舌,夏傑也是大大方方讓松下忠次率先挑選比試用的原料和工具。

得益於夏傑這邊的泥土質量上佳,選材的階段很快就結束了。

松下忠次直接把泥土揉坯搬上了轉盤機,轉頭一看夏傑還沒跟上來,心裏也是一陣得意。

他忍不住暗暗嘀咕:看來這個傢伙果然經驗不足,就連揉坯都要花這麼久的時間,真是白白浪費了這些上好的瓷土了。

然而事實真卻並非松下忠次想的那麼簡單。

在林洛瑤,松島一夫,還有兩個直播間網友們的視角中。

夏傑早就領先松下忠次一步,完成了揉坯的工作,隨後便走到磚廠深處。

不一會兒,就從裏面搬出了一個木製工作枱來。

松下忠次望見這一幕,也是微微有些詫異的開口問道。

「你在做什麼?還不開始比賽嗎?」

夏傑卻是揮了揮手,淡淡的開口說道。

「啊?我要做的是方形瓷器,用不着轉盤機那玩意兒。」

聞言,松下忠次也是一臉的驚訝,要知道,方形瓷器的製作難度可是要比原型瓷器難上太多了。

就連他這個「天才」,未來的日本陶瓷界第一人都未能熟練掌握方形瓷器的製作方法,眼前這個山村小傑居然說他會?

怎麼可能作出質量過關的方形瓷器,一定是搬出這一套工具來嚇唬自己的,一定是這樣的。

松下忠次深吸一口氣,便專心拉起了坯子。

另一邊,夏傑也把自己的泥坯放上了木製工作枱壓平。

既然是比賽,夏傑也是難得認真起來。

既然要做,那麼他就要做最好的。

青花瓷中方形瓷器的難度為上,而其中最難的,就是方形葫蘆瓶,夏傑這次要做的,便是這種形象鮮明的瓷器。

隨着一塊塊泥板被做好,那些日本的網友們見了,也是發自內心的感嘆道。

「喔!華夏這邊的製作工藝好像要更麻煩一點誒,做出來的瓷器應該也會更好看吧?」

「剛剛在維基上搜索了下,方形瓷器的製作工藝貌似要比原型瓷器高上幾個檔次,因為啊馬森上的手工方形瓷器都要比手工圓形瓷器賣的要貴一些……」

「呦西,好像的確是這麼回事,松下忠次這個傢伙難不成連方形瓷器都沒學會就出去和人比試了嗎?烏索噠,八嘎噠喲?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愚蠢,這麼自大的人呢!」

「說到底,松下忠次根本算不上我們日本的最高戰力吧……」

「但是他這次出去丟人已是既定的事實了,不過有一說一,這個華夏小哥認真做陶瓷的樣子好帥啊,我已經支持他!」

「告訴你們,我早就關注了山村小傑的油管賬號了,裏面的視頻都好有趣,他不單單是個瓷器大師,而且還是個料理達人,繪畫大師,馴獸大師!」

「沒錯沒錯,我也看過,他簡直就是一名神級御獸師!」

「這麼神奇,我得趕緊看看!」

……

直播間的觀眾都不是傻子,兩人這剛一開始動手,手法高低便瞬間被瞧了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5章 要加什麼彩頭?(求月票)

44.3%
目錄
共8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