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冒險的選擇

第601章 冒險的選擇

清晨,隨著一聲嘹亮的雞叫聲,喚醒了沉睡的山村。

窗外的天還蒙蒙亮,夏傑已經起了床,簡單的洗漱一陣之後,開始做早餐,保持著一如既往的規律生活。

無論春夏秋冬,夏傑都保持著如此規律的作息,在現在這一個時代的年輕群體之中,確實顯得難能可貴。

簡單的吃完早餐之後,夏傑心念一動,無人機開啟了一天的直播。

「大家早上好啊,又是新的一天,今天我打算繼續將上一次未完成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看看運氣如何,能不能直接一天之內完成。」

夏傑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微笑道。

一大清早,直播間的觀眾們就等待到了如此勁爆的直播內容,一個個的像是打了雞血似的,十分亢奮地回應著夏傑。

「果然,今天是我的幸運日,一大早上就聽到了如此勁爆的消息。」

「哈哈,又能夠看到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製作了,大快人心啊。」

「本來以為今天還是簡單的山野日常,沒想到傑哥終於又要對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動手了,實在是太棒了。」

「今天又是挑戰高難度副本——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么?嘖嘖,期待手藝傑的精彩表演。」

「又能夠欣賞到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製作,確實是幸運的一天,還碰上了直播,簡直是喜上加喜。」

「確實,傑哥要加大力度啊,多多讓咱們接受一下傳統藝術的熏陶才行。」

夏傑看著屏幕前觀眾們發送出來的彈幕內容,笑了笑回應道:「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製作,本來在我的計劃當中,諸位今天算是趕巧了,能看到直播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製作,至於現在沒時間看直播的觀眾們,只能回頭去看看視頻了。」

說完,夏傑騎上小電驢,悠哉悠哉地前往磚廠去了。

因為時間是早晨,一路上碰上了不少的村民,大家見到夏傑這個為了卧牛村做出巨大貢獻的年輕人時,都熱情地打著招呼。

「喲,小傑,起這麼早呢,我家那孩子要是跟你一樣勤快就好了。」

「就是因為小傑這麼勤奮,才能夠給咱們卧牛村帶來這麼大的經濟效益呀。」

「是啊,要是沒有小傑的話,咱們村子很多的設施和工廠都沒有辦法建設起來,咱們現在都還過著苦日子呢。」

「正是因為村子越來越好了,我都把省城的房子賣掉了,準備從頭修繕一下村子里的老屋子,住的環境又好,現在又不像當初那麼荒涼了,相比之下,省城是真的差點兒意思。」

……

村民們對於夏傑熱情的評論,夏傑也報以微笑回應,但是並沒有過多的回應。

自己今天是有目標的,現在還不是和村民們侃大山的時候。

村民們看出了夏傑有事在身,當即也是心領神會,並沒有留下他聊太久。

「小傑哥哥在村子里的地位,是真的很高啊。」

「不知道你們剛剛注意到那些村民看著傑哥的表情了沒有,簡直就像是看著一顆搖錢樹似的,整個人都興奮得很。」

「要是我的話,我看著夏老師這樣的大師,依舊在不斷地給村子增加知名度,我也會用一樣的眼神看他的。」

「對啊,誰會不感謝一個為了村子做出巨大貢獻的人呢,況且手藝傑還這麼年輕,依舊處於上升期啊。」

「可以啊,看來主播在村子里的風評不錯,是個狠人。」

夏傑並未關閉直播,屏幕前的觀眾們也是看到了路邊村民們對於夏傑的態度,開始在直播間里發表各自的評論。

「為村子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罷了,也沒有必要尋求大家的感謝。」

夏傑擺了擺手,跟著說道,「咱們還是繼續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研究吧,之前已經做完了高溫的部分,現在仍然還有很多的部分空缺,接下來咱們製作低溫釉上彩。」

夏傑將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放在桌面上,各種低溫釉上彩準備得很齊全,開始一點一點地給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上彩。

「低溫的釉上彩都是在七百度到八百度之間燒成的,別看低溫的彩的工作比較多,其實這時就比較輕鬆了,基本沒什麼可犯錯的地方。」

「顏色也不會有多大的差異,不會像是之前的高溫釉似的,燒制之前和沒燒制之前,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顏色。」

「現在咱們畫上什麼顏色,燒完基本還是什麼顏色,也不需要注意太多氧化還原等細節問題,只要窯內溫度保持在穩定區間之內即可。」

「我這次講得比較簡單一些,要是對此還不是很了解的觀眾,可以去看一看往期的視頻或者是錄播,裡邊很清楚地講解了低溫釉上彩,這裡便不再過多贅述。」

夏傑一邊給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上釉,一邊對著屏幕前的觀眾們簡單介紹了低溫釉上彩。

「這個我知道,之前手藝傑製作很多瓷器的時候,都使用了這樣的手法。」

「雖然之前夏老師介紹過一次了,但是我現在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咱們外行看熱鬧就好了,感受一下精美藝術品的誕生,這個過程也是十分享受的。」

「對,這位朋友總結得精闢啊,咱們來山村小傑直播間的目的,不就是接受一下山林之間的幽靜,以及傳統手工藝精品的藝術熏陶么。」

「也只有在山村小傑的直播間里,才能夠感受到最為純粹的藝術熏陶了,其他藝術家的直播或者視頻里,都不會像這個直播間一樣,一點一點的講解,生怕咱們不知道似的,極大程度的降低了咱們學習藝術的門檻。」

在屏幕前觀眾們還在熱切的討論之時,夏傑已經將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低溫釉上彩部分全部填好了。

雖然還沒有入窯燒制,但即使只是半成品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也讓屏幕前的觀眾們感受到了來自幾百年前,傳統工藝的藝術之美,並且深深沉浸在其中。

「還沒有入窯燒制,都已經達到這樣的水準了,讓人不由得期待起燒制出來的成品了。」

「實在是太絕了,我本來以為使用如此之多的色釉,會讓整個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看起來過於繁雜,而讓人覺得不適,可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手藝傑真不愧是藝術大師,所有色釉的搭配十分地合適,簡直就像是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原本就長成了這樣似的。」

「我有幸在京城文化博物館見到過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與傑哥此時所繪製的顏色有一些差別,不過相比起來,我認為傑哥現在所繪製的顏色,更加地符合咱們當代人的審美。」

「真不愧是手藝傑啊,人家製作當年的巔峰作品,那是致敬,選擇了百分之百還原,可到了這裡,直接超越了之前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了。」

「我之前在直播間認識到瓷器製作技術之後,又專門去學習了一段時間,現在看著夏老師所使用的色釉,溫度差別較大,要是溫度的控制失誤一次,很有可能就會直接失敗。」

「你說的這個情況我也看出來了,不過要是手藝傑真的能夠全程把控好溫度的話,那麼這一次所製作出來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一定會有著更大的突破!」

「確實如此,若是真的能夠將所選擇的色釉,全都完美燒制出來的話,相較於現在保存在京城文化博物館之中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手藝傑的作品,有著更高的藝術價值。」

「我勒個去,這簡直就是風險投資啊。」

對於還未入窯前的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就能夠得到屏幕前的觀眾們如此之高的評價,夏傑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加上有關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資料,結合現在大家的審美,才選擇了這些色釉,如果能夠獲得大家的欣賞,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並不是每一次嘗試,都能夠得到最好的結果,夏傑深深的明白這樣一個道理。

尤其是在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這樣已經有著足夠高評價的藝術品上,進行在創作的話,顯然是一件難度極高的事情,比起自己重新創造更難。

畢竟,要是自己選擇的顏色不好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成為「東施效顰」,原本精心準備的二次創作,也因此失去了價值。

不過,看著目前直播間觀眾們對於此刻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評價,夏傑知道,自己值得去賭一賭。

失敗了,不過是從頭再來一遍而已,可萬一成功了的話,自己在瓷器製作方面,便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至於失敗了丟面子這一回事兒,夏傑倒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他也不在乎這些身外之物。

上好了色釉之後,夏傑並沒有選擇直接將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送入火窯之中,而是細心的觀察著每一塊色釉,看看薄厚程度是否合適。

雖說已經有著豐富製作瓷器的經驗,但是夏傑對於藝術的高追求,還是讓他在面對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這樣的作品時,保持著一貫的嚴謹態度。

而在京城文化博物館之中曲雲霄,此刻也在密切關注著夏傑的直播。

此時此刻,這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在看著手機屏幕的時候,臉上浮現出一抹期待之色,在身邊助手的眼中,這樣的行為顯得十分反常。

要知道,曲雲霄身為京城文化博物館的館長,加上這麼多年來所經歷的風風雨雨,能夠讓這一個位高權重的老者,臉上露出期待表情的事可不常見。

「館長,您在看什麼呢?」

助手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詢問道,生怕打擾了曲雲霄此刻的雅興。

「哦,正在看夏老師的直播呢,沒想到他居然連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都能夠做出來,而且還選擇了很多難度更大的色釉,雖然說在藝術上是一種很大的突破,但是如果溫度控制不好的話,就很容易滿盤皆輸啊。」

曲雲霄看起來心情十分不錯,立刻回應了助手的話。

「確實,正如您所說的,要是在控制溫度方便達不到極高的造詣,那麼即使選用在漂亮的色釉,都無法燒制出應有的效果,倒不如直接選用一些一般的色釉。」

助手也在一旁附和道,「況且,夏老師為了保證古法燒制,甚至很少使用電窯,而是選擇老式火窯,更是加大了燒制的難度,雖然也增加了許多可能性,但是也伴隨著不小的風險。」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選擇,才體現出了年輕人的衝勁嘛。」

「夏老師雖然辦事十分沉穩,從思想上來說,他已經完完全全脫離了青年的隊伍,可在對藝術的追求上卻十分大膽創新,活脫脫就是一個目標遠大的青年才俊啊。」

曲雲霄笑眯眯地說道,言語之間都是對於夏傑的欣賞之意。

……

卧牛村,磚廠。

夏傑在檢查了一遍,確認色釉已經均勻上好之後,在屏幕前觀眾們的注視之下,終於將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投入了火窯之中。

「現在,咱們就在等著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低溫燒制的過程中,根據燒制的情況,來調節火窯的溫度即可。」

夏傑十分從容地說道,似乎在處理一件很尋常的事。

然而,但凡懂得一點兒瓷器燒制知識的人,都會知道這並不是一件稀鬆平常的小事。

夏傑所選用的色釉之中,古彩的燒制溫度偏高,在七百八十攝氏度到八百攝氏度之間。

而粉彩和琺琅彩的燒制溫度,卻僅僅只是在七百三十攝氏度到七百五十攝氏度之間,與之前的古彩相差甚遠。

最重要的是,古彩、粉彩和琺琅彩的完美溫度區間,都僅僅只有二十攝氏度的範圍,限制性極大。

若是選用金彩這樣,燒制區間在七百二十攝氏度到八百攝氏度的色釉,就會好操作很多。

正因為如此,夏傑的此刻對於清乾隆各種釉彩大瓶的藝術創新,在曲雲霄和其助手的眼中,成為了一種風險極大的選擇。

然而,在夏傑看來,自己的行為,依舊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1章 冒險的選擇

71.89%
目錄
共8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