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緣分天定

第1925章 緣分天定

安西璃也是瞪大了眼睛,滿眼的匪夷所思,道:「其實我只看見他的眼睛,就連他的手我都沒有看見,他很可憐的,你當時也是來找你娘的嗎?原來真的是你,所以當時我們真的見過?」

安西璃有些激動,甚至開始語無倫次。

她想明白之後,也覺得不可思議。

和他在一起這麼多年的男人是曾經她遇上的那個「乞丐」。

她又細細打量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她的夫君,是她的最愛,是她最重要的人,可是當年和現在她半點重合不起來。

當年的他,恐怖悲傷,眼睛里滿是戾氣。

現在的他,溫暖善良,笑容像陽光般溫暖,他的眼睛里充滿了愛,他的全身都散發出迷人的光彩,迷人又可愛。

安西璃瞬間呆住了,完全忘記了此時風雨交加,似曾相識,仿若當年。

她的腦海里不停閃現當年的畫面……

他是南宮錦?

南宮錦又緊緊地抱著她,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感動。

他道:「璃兒,你知道嗎,那一次我帶了匕首出來,我是準備要自殺的,可是突然有一個又瘦又弱,還全身裹滿稀泥的人對我說,如果你害怕就寫自己最想寫的字,比如寫你的名字也可以。」

「當時我一個字都沒有說,躲在角落裡,就看著那個小小的背影一直在用石子刻畫著,他穿了一身小廝的衣裳,我以為他是一個男孩子,一個與我一樣可憐的人,原來,他是我的璃兒。」

「是我的璃兒讓我活了下來。」南宮錦怎麼也沒有想到,是因為安西璃的一句話讓他改變了輕生的想法。

安西璃眼睛紅紅的,聽他說一個「死」字,她心臟就開始劇烈縮緊。

她喃喃道:「我以為你是鬼,嚇死我了,我一個人跑出來當然不能穿女人的衣裳,就偷了家丁的衣裳裹在身上,還戴了家丁的帽子,沒有人認出我是個女孩子,那個鬼一個字都不說,我也很害怕。」

「我知道了,當時你是不是以為我也是鬼,因為我的臉上抹了泥土,哈哈,其實是我故意的,我聰不聰明?」安西璃得意道。

南宮錦沒有心情和她開玩笑,他只想把她揉進骨頭裡,如果他在石壁上刻下的每一刀都刻在他自己的身體上,他不敢想象後果如何。

「璃兒,謝謝你。」南宮錦沉聲道,「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宮錦,謝謝你沒有死,以後我都陪著你好不好?」安西璃記起來了,當時的他比她更狼狽更無助更可憐。

她只是想來看看她娘,而他卻是想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宮錦,我愛你,永永遠遠只愛你一個人。」安西璃想要給他安慰,想要用自己全心全意的愛去溫暖他的心,讓他不會覺得冰涼。

就算再苦再難,安西璃都沒有想過輕生,她從小就知道她要好好活下去,她不能死。

南宮錦突然吻上了她的唇瓣,這就是他愛她的方式,他只愛她一人,把全部的愛都給她一個人。

璃兒,我也愛你。

(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江山為聘,嫡女韶華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25章 緣分天定

100%
目錄
共192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