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懷抱

第102章 懷抱

馬車一路前行,安芷偎在裴闕懷裡,過了好一會兒才察覺出來不妥,她想坐起來,卻發現腿麻了,又重新摔回裴闕的懷裡,更加尷尬了。

裴闕也挺尷尬的,他一路抱著安芷手都麻了,注意到安芷要起身的時候,他便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結果沒想到安芷又摔了回來,胳膊肘又恰好摔到了他那裡。

「不好意思,我腿麻了一點。」安芷沒發現裴闕在尷尬,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和裴闕面對面,她捶著腳,低頭不敢直視裴闕,「今兒這事,真的很謝謝你。若是剛才你沒來,我這會已經沒命了。」

說著,抬眸看了眼裴闕,見他目光正盯著她,又熱著臉低下頭。

「話本里都寫,英雄救美,美女會以身相許來著。」裴闕突然道。

「什麼?」安芷錯愕抬頭。

裴闕輕聲笑道,「我逗你玩呢,但如果你真的想以身相許,那我也可以。」

聽到這話,安芷又害羞的低下了頭,平日里她也不是這麼臉皮薄的人,只是剛才兩人的動作過於親密,這會讓安芷忍不住去想裴闕的懷抱。

幸好馬車的車窗有風漏進來,涼涼的秋風吹在臉上,讓安芷醒神不少,「裴……四爺,我們這會回城嗎?」

裴闕搖了搖頭,「我出城的時候走的不是城門,這會帶著你不方便回城,我們先去附近的莊園住一晚,你放心,那裡都是我的心腹,沒有人會泄露你的行蹤。等明天天一亮,我就送你回去。」

「那也好。」安芷這會乖得像綿羊,說話聲也嬌柔柔的,「待會下車后,我能洗漱嗎?」

她現在衣服髒了,身上也都是汗,若是不洗乾淨,會很難受。

聽到這話,裴闕不由想到剛才抱著安芷時的手感,喉結一滾,「可以,不過你得等一會,莊子里不比京都的府上,沒有時時刻刻備著熱水。」

「沒關係的,謝謝你。」安芷又說謝謝。

裴闕今晚一連聽了安芷好幾句謝謝了,他卻不是很喜歡這個詞,「安芷,你幹嘛非得和我說那麼多謝謝,我救你是我心甘情願,你與我那麼客氣,是急著想把我給甩開嗎?」

安芷聽裴闕突然發問,晶亮的眸子抬了起來,「我沒有啊。」

她可以對天發誓,這會絕對沒有要和裴闕劃清界限的意思,只是她覺得裴闕為了她做那麼多,這會除了謝謝,她不能替他做其他什麼。

「哼。」裴闕低低地嘖了下,轉過頭,掀開窗戶一條縫隙,外頭月色明亮,能看到樹影雜草,明明很安靜的夜晚,他卻因為安芷剛才瞅他時的一個眼神,開始心慌意亂。

而安芷不懂裴闕那聲哼又到底是為了什麼,她小心翼翼地捏著腳,等聽到馬車停了,才豎起耳朵,警覺地聽著外頭的聲音。

「爺,到了。」外頭的車夫道。

裴闕嗯了一聲,先下了馬車,然後舉著帘子,對安芷說,「要我抱你嗎?」

聽此,安芷的臉驀地又熱了,她搖了搖頭,小聲道:「我能行。」

她這會腿已經不麻了,若是再由著裴闕抱出去,豈不是又要丟人。

她扶著邊上的軟榻,走了出去。

外頭涼風習習,她忍不住縮了下脖子,也正是這麼個動作,讓她歪了下身子。

而裴闕以為安芷又要摔倒,忙伸手抱住了她。

安芷重新落入裴闕的懷裡,聽到邊上的冰露喚了一聲小姐,忙從裴闕懷裡跳了下來。

她朝冰露跑過去,上下打量,「怎麼樣,有沒有受傷?福生你呢,你們都還好吧?」

「我們都還好。」冰露聲帶哽咽,「是奴婢不好,沒能護住小姐。」

在來被救出來時,冰露看了眼當時莊園里的場景,看到倒在血泊裡衣裳不整的中年男人時,她差點沒暈過去。

「說什麼傻話,又不是你的錯。」安芷看冰露和福生還好好的,總算是露出欣喜的笑容。

裴闕走了過來,「先進去吧,外頭風大。」

安芷嗯了一聲,跟著裴闕進了莊園。

「這是我的私產,裴家都不知道,所以你不用有任何的擔心。」裴闕怕安芷多想,再次說到,「我已經讓莊子里的下人去給你準備房間,你先跟我到客廳喝點薑茶暖暖身子。」

安芷乖巧應了一聲好。

裴闕聽在耳里,就像小貓在撓痒痒一樣,今兒的安芷讓他十分地有保護欲。

兩人走到客廳時,已經有婦人端來薑茶,裴闕是大口喝下,安芷嗅了嗅,她其實比較怕吃薑,因為太辣了。

「怎麼了?」裴闕看安芷在猶豫。

「我……沒什麼。」安芷想到這是裴闕好心讓人準備的,便閉氣快速喝下,但最後還是被嗆了下。

裴闕急切地過來,「你怎麼了?」

「沒事。」安芷尷尬地抹了下嘴巴,「我就是被嗆到了,可以給我一杯清茶嗎,我有點不習慣這個味道。」

聽安芷這麼說,裴闕才反應過來安芷不是他那麼粗糙,忙讓人去準備一盞綠茶。

等綠茶送來后,安芷抿了幾口,才緩了過來。

她本想說謝謝,可抬頭看到裴闕在皺眉,便又把話給咽下去了。

這時順子掃尾回來,進來稟告結果。

「小的在莊子里抓到的人,全都服毒死了。」順子道,「不過我們在莊子附近的一片樹林里,找到了被馬腳踏過得灌木叢,樹枝都是剛被踩斷的。估計當時還有人在附近。」

裴闕一聽這話,便知道徐江的背後有人在指使,「去查清楚是什麼毒藥,也找找有沒有遺漏的線索,我倒要看看,是誰在那麼大的膽子。」

安芷聽了也明白個大概,等順子領命出去后,她問裴闕,「裴四爺,這事是不是不能簡單了?」

裴闕:「你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人傷害到你。」

安芷聽到這話確實挺安心,她分析道,「當時劫持我們的刺客,雖說我只保留了一會的意識,但能看出來他們出手果斷且利落,每個人的身材都很高大,一看就是訓練有素被精心培養的人。看到徐江時我就覺得奇怪,那些刺客不像是他能養出來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 懷抱

11.79%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