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蘭花

第10章 蘭花

威遠侯府雖說風頭不如往日,可好歹有個世襲的爵位在,進出都比尋常人家要多些規矩。

安芷剛下馬車,先由一個體面的嬤嬤領到偏屋喝茶,等主人家準備好了,再由主人跟前伺候的帶進園子。

安芷剛坐下,邊上伺候的嬤嬤目光就忍不住打量她。

感受到嬤嬤的視線,安芷心中雖有不快,但這裡不是自己家,只好靜等著。

等安芷走後,嬤嬤才和邊上的丫鬟吐槽,「剛被退了婚,就出來招搖,別連帶了咱們家的名聲都壞了。」

「誰說不是呢。」丫鬟點頭,「以前她是裴家未來兒媳,金貴得拿鼻孔看人,眼下都成破落戶了,家裡還出了個不要臉的外室女,真不知道她怎麼還有臉面上門。」

「估計是來打秋風的吧。」嬤嬤呸了一聲。

這會安芷已經到了安氏這裡。

安氏不過三十齣頭的年紀,卻是老太太打扮,平日里掛著一串佛珠,就像個活菩薩,讓人看了就不好相處。

安芷給安氏請了安,她是客人,還是安氏的娘家人,所以在安氏這裡會比其他地方得到更多一些尊重。

「姑母,再有十天就是您的生辰了,我前兒見到一對東珠耳環,想著您信佛,送給您最合適了。」安芷規矩坐在安氏的下首,她知道安氏喜歡一板一眼的姑娘。

「今兒個若是你沒來,我也打算找人去傳你。」安氏雖說不怎麼出門,對外頭髮生的事也沒多大興趣,但娘家的事她還是知道的,「那事是真的?」

安芷抿唇,看了眼安氏邊上伺候的人,安氏立馬會意,只留下一個裴家嬤嬤伺候,其他的都讓出去了。

「是真的。」安芷不好在安氏面前說安成鄴壞話,她便把罪責都推到了徐氏身上,「這事說來都丟人,其實裴家公子到家來,我一開始以為還能挽回,可誰知徐氏竟然慫恿安蓉和裴公子有了首尾,眼下……眼下安蓉都懷孕了。」

聽到這話,安氏坐不住了。她是安家女兒,若是安蓉未婚先孕傳出來,不僅她的名聲沒了,連帶著她才十歲的小女兒都要遭殃。

「她怎麼敢?」安氏拍著桌子,佛珠也不拿了,世人皆說她信了佛,可若不是侯府生存艱難,迫不得已裝與世無爭,她才不願讓自己看著和個老太婆一樣,「她這是想借著肚子嫁進裴家?做她的青天白日夢吧,說句不好聽的,就你這個嫡女都是高攀裴家,更別說外室女。」

安芷適當擠出兩滴眼淚,「誰說不是呢,如今父親已經把安蓉接回家,這都是聽了徐氏的話。姑姑,徐氏逼死我母親,我是恨她入骨,可我卻不曾對她做過什麼。可她如今讓安蓉做出這一件件丟人的事,讓我以後還怎麼活啊。不僅是我,就是安家以後的女孩,都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那你和你父親說啊!」安氏忍不住想罵人。

「我說了的。」安芷委屈,「可父親只聽徐氏的話,我一個做女兒的,也不好指點他該做什麼。」

安氏哼了一聲,「她徐氏不就仗著安家現在沒個女主人就能興風作浪嗎,你母親已經去了三年,等明兒我就找媒人去找合適的對象給你父親續弦。」

安芷要的就是這句話,不過續弦是個大問題,別再來一個事精。

「姑母,我也覺得給父親續弦挺好。」安芷頓了下,「只不過,父親耳根子軟,徐氏又是個會作妖的。我覺得家世清白就好,不需要特別好的門第,主要還是人好,又能震得住父親。」

安氏明白這個道理,「這事我懂,不過你父親,難不成真想留著安蓉肚子里的孽種,覺得裴家會派人提親?」

安芷點頭,「我看父親確實是這個意思。」

「他倒是想得好。」說心裡話,安氏也想要裴家做親戚,可也得裴家看得上,「裴家是絕不可能讓安蓉進門的,就算是妾室都不可能,所以安蓉想要做安家的女兒,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能留。當然,如果她願意和安家撇清關係,那她愛生不生都無所謂。芷兒啊,你是姑母看著長大的,雖說眼下艱難了點,但這麼點事,姑母相信你能辦好。等你解決了安蓉,姑母就替你安排一個好親事,保管把你風風光光嫁出去。」

老狐狸。安芷在心裡罵了句。

上輩子安芷就知道她這位姑母是個人精,把最難的活交給她,自己去處理名氣好的事。

可她又只能答應。

事情都說完了,安芷和安氏沒有其他好寒暄的,安芷便起身告退。

安氏沒留安芷,「今兒難得來了,侯府花園裡有株蘭花開了,姑母知道你最喜歡蘭花,去瞧一瞧再走吧。」

安芷不懂安氏為何要提蘭花,但長輩發話了,她只好應下。

對侯府,安芷並不陌生,不過安氏還是給她找了個帶路的丫鬟,等到了一處假山,丫鬟便走遠了。

冰露瞧著沒人,才問,「小姐。你讓姑太太幫老爺續弦,你就不傷心嗎?」

「傷心有用嗎?」安芷現在覺得,最不值錢的就是眼淚,「父親就是個風流種,想讓他替母親守身一輩子是不可能的。而且父親正值壯年,確實需要一位正妻來解決徐氏」

話音剛落,安芷就聽到假山後傳來一聲嗤笑。

裴闕微笑著從假山後出來,身後還有一個小廝。不過那小廝一出來,就把冰露拉走。

安芷急了,假山這塊沒什麼人,就算有人,她這會也不能喊,不然被人看到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她只好強裝鎮定,「四叔好。」

裴闕是真不喜歡四叔這個稱呼,剛才安芷和冰露的對話,他都聽到了,「安妹妹,你喊我一聲哥哥,或者四哥哥唄,只要你喊一聲哥哥,我就讓徐氏永遠消失,不會再來煩你。」

這次,安芷是確認裴闕在調戲她,頓時就怒了,可她又得罪不起裴闕。

感受到裴闕熾熱的目光,安芷臉徹底紅了,腦中靈機一動,「四叔,你別鬧說笑了。呀,李家表哥來了。」

「哪裡?」裴闕回頭,卻什麼人都沒看到,等他轉身時,安芷已經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蘭花

1.17%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