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產業

第11章 產業

回家路上,安芷讓馬車繞路去躺和順堂,她記得翠絲的糕點。

買完糕點后,在經過一家錦緞綢庄時,安芷指著店鋪問冰露,「我記得,那家店鋪是我母親嫁妝上的鋪子吧?」

白氏是家中獨女,自幼得寵,若不是當時白家接連在戰場上死了兩個兒子,白老太爺也不會想把女兒嫁給文官。在白氏出嫁時,嫁妝單子可是寫了八尺長,可見嫁妝的豐厚。後來白氏去了,那些嫁妝便都到了安芷的手上,不過這三年裡安芷因為母親去世,無心打理產業,荒廢了不少。

而如今,安家雖說不缺銀錢,可從安芷管家后,下頭每月供上來的銀子,少了三成不止,好幾家店鋪都說生意不好做,一年有好幾個月在虧錢。

可這會,安芷卻看到綢緞莊里賓客盈門,不像是會虧本的樣子。

冰露應了一聲是,「夫人當年陪嫁了六間鋪子,這是最大的一間,其餘五間里有三家綢緞莊,一家當鋪,一家銀樓。」

安芷重活一回,對嫁人這事興緻索然,家裡是肯定靠不住的,所以她想做些實惠的事,就算以後不嫁人,也能硬氣過活。

前世嫁進裴家的第一年,雖說裴鈺各方面都苛待了她,可那時她還算有點自由,對京都盛行的事物還有些了解。就她剛才看到的綢緞莊,等今年巴蜀上貢了一批蜀錦后,京都中的婦人們便會開始追捧蜀錦。若是她能拿到蜀錦貨源,今年的蜀錦生意肯定能掙到不少。

「待會回家,你派人去和這些掌柜的說,讓他們明兒來見我,我有話要問他們。」安芷交代完,想到了裴鈺,「裴家那,可曾有消息?他們還是關著裴鈺?」

誰家出了這樣的不肖子孫,都得關幾天。冰露說是,「眼下裴家不肯放裴公子出來,安蓉見不到裴公子,他們沒了聯繫,奴婢怕……」怕夜長夢多,安蓉懷孕被人知道,壞了安家的名聲。

安芷勾唇冷笑,她懂裴家眼下的意思,如今安家內里亂成一鍋粥,只要安家先忍不住把事情鬧出來,而世人對女子又更為嚴苛,他們若是知道安蓉未婚先孕,並不會去指責裴鈺做錯了什麼,而是指責安蓉不知羞恥,罵安家沒有教養。

「看好了安蓉,別讓她出府。」安芷打了個哈欠,這輩子,誰也不能擋了她的大好前程,「偷偷去開一副打胎葯,留著,萬一有用到的時候。」

冰露覺得自家小姐經過退婚一事後,成熟了許多,心中頗有感慨,「等明兒府中有了新夫人,徐氏沒了枕頭風可吹,她們母女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安芷:「那可未必。新夫人剛進門放個三把火是肯定的,但這種火都是光嚇人不頂用,你就看著吧,安蓉那賤人,還是要我來收拾。」

「那小姐想到法子了嗎?」冰露問。

安芷闔上眼睛,她有些困了,應付安氏是真的費心又費神,「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她來來去去就那兩招,蹦不了太高。」

接下來路上,安芷不再說話。

等到家后,有小廝說裴四爺送來一盆蘭花,問怎麼處置。

安芷想到了在假山時裴闕的話。

喊他哥哥?做夢吧!

「丟了吧。」安芷沒做思考就吩咐道,可轉念想到裴闕不好相處的性格,又讓小廝擺到她院子里的最角落。

遠遠看到院門時,安芷便瞧見翠絲坐在門廊下,翠絲瞧見她時,一雙眼睛亮得驚人。

安芷把買來的糕點遞給翠絲,「這是咱們說好的。」

翠絲抱著糕點,笑得合不攏嘴。

進了屋子后,身邊伺候的沒有其他人了,冰露才敢問,「小姐,裴四爺到底是什麼意思,今天在威遠侯府時,嚇死奴婢了。」

安芷也不懂裴闕想做什麼。在她印象里,裴闕就是個弄權很厲害,喜歡逛花樓的浪蕩子,從沒想過裴闕會出言調戲她。

「估計是腦子壞了。」安芷憤憤道。

冰露看著自家小姐如天仙般的容貌,猶豫道,「小姐,裴四爺該不會看上您了吧?」

「怎麼可能!我跟他差了一個輩分呢!」安芷聽到這個話題,下意識反駁。

她是有些姿色,可裴闕又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而且裴家講究名聲,是絕對不會讓叔叔娶侄兒的前未婚妻。

這一晚,安芷沒怎麼睡好。

她夢到自己穿上嫁衣,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等待新婚夫君,過了很久很久,她才聽到門開了的聲音,緊張到不能呼吸。就在這時,她的蓋頭被掀開了,看到新郎是裴闕時,立馬嚇醒了。

外頭天才蒙蒙亮,安芷卻沒了睡意,乾脆起床。

她披了件外衣,站在廊下,看著院中的花花草草,想到了以前母親在時的日子。

那時候父親還是現在這般風流不可靠,可母親和哥哥都在,哥哥不喜歡讀書,便跟著表兄們一起學武。每天下學回家,哥哥都會帶她喜歡的零嘴。母親是武將家的女兒,女紅做飯一概不會,只會教她舞劍耍槍。

記得也是這麼這個陰雨連綿的春天,母親給她縫了一件肚兜,繡的荷花,安芷卻沒認出來,一開始還猜是彩霞,害得母親賭氣說以後再也不刺繡了。

想著想著,安芷的眼眶便濕了。

她想哥哥,想母親了。可眼下,這諾大的府宅,處處是他們的回憶,卻見不到他們。

「小姐,早晨露水大,您別站太久了。」冰露起床時看到主子倚在欄杆上,便知道主子又想故去的夫人了。

安芷誒了聲,和冰露一起進了屋子,「你幫我洗漱吧,待會那些掌柜的就要來了。」

冰露說好,「我去廚房打些熱水,小姐先坐一會,奴婢馬上就來。」

安芷自己梳頭,今兒見掌柜,沉穩些比較好,她挑了件深藍色百鳥朝鳳裙,換上后,冰露便端了水來。

一番洗漱后,安芷正在畫眉,翠絲突然火急火燎地跑了進來,「大小姐,喜事,有天大的喜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產業

1.29%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