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生了

第115章 生了

保大人還是孩子?

安芷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眼下穩婆卻這麼問了她,那答案是什麼呢?

保大人的話,張姨娘沒了孩子,她還有希望活下去嗎?

可保孩子,張姨娘帶了那麼多的希望和寄託懷他,就是為了讓他孤零零留下世上?

兩個答案都不對。

安芷抓住穩婆的手,「兩個我都要!拜託你了,兩個都要好好的!」

「不行啊小姐。」穩婆經驗豐富,知道大夫這麼拖,已經是很不好了。

「小姐,大夫來了!」冰露急匆匆跑了進來,她打著傘,身後跟著大夫。

安芷看到大夫來了,心裡才稍稍好過一點,可抓著穩婆的手卻沒放,她咬著牙,一字一句地道,「如果……我是說如果真有什麼意外,那就……保大人吧。」

說完這話,她彷彿被泄了全身的力氣,身體往後一靠,抵在牆上,聽到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心裡又亂了起來。

雨勢越發大了,潑在瓦頂上,啪啪地響震天。安芷卻什麼也聽不進去,她的目光漸漸散開,在這瓢潑大雨中,她彷彿看到了從遠處走來的母親。

「母親?」她低喃了一句,可眼前除了這冰涼的雨珠,便是暗淡的灰牆。

這麼個大雨滂沱的日子,她的心亂成散沙,卻又只能強撐著。

屋子裡頭的張姨娘又開始喊疼,安芷聽得胃一陣一陣的抽。

這時她父親來了。

安成鄴鞋襪全濕了,官服還沒放下,衝進屋檐下后,立刻發問,「怎麼回事,不是還有一個月才生嗎?」

冰露:「姨娘一個時辰前去花園裡散步,被野貓給嚇到了。」

「野貓?」安成鄴聽此,原地轉了一圈,「咱們府上怎麼會有野貓?」

冰露搖頭不知。

安芷卻抿著嘴,連禮都沒行。

屋子裡的丫鬟端了一盆血水出來,有膽小的瞬間嚇暈了,安芷膝蓋一軟,幸好冰露扶住。

「小姐您大口喘幾口氣,張姨娘會吉人天相的。」

安芷轉身扒著窗戶。

不知過了多久,當屋子裡傳來一聲嬰兒啼哭,安芷緊繃的神經才鬆了下來,扶著牆往屋子裡走。

佩爾出來報信,「恭喜老爺,是為千金,穩婆說三小姐哭聲有力,大夫也看了,說能養活。」

「那張姨娘呢?」安芷問。

佩兒抽泣一聲,「姨娘陷入昏睡,大夫說若是待會沒有血崩,就不會有大礙。」

「讓大夫去查那些貓。」安芷眸光閃著狠厲,「今日之事,我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佩兒道了聲是,便轉身進了屋子。

到了這會,安芷才慢慢勻了氣息,外頭的雨也漸漸小了。

「冰露,去吩咐廚房,張姨娘生產身體必然虧損,這幾日參湯時刻備著。」她說完才轉身進了屋子。

屋子裡悶得很,卻沒有人敢開窗。

安芷看向佩兒手中抱著的女孩兒,紅紅的身體,小臉皺巴巴的,已經在睡覺了。

「小姐,她眼睛有點像您。」佩兒道。

「什麼就像我了?」安芷戳了下妹妹的臉頰,「那麼小的人,都還沒長開,誰能看得出來像我。」

看完妹妹,她便去找大夫。

大夫已經看完三隻野貓,「它們都被人下了催情的葯,所以看到人會比較暴躁,容易衝撞了人。」

果然,安芷就知道這裡頭不簡單。

「那大夫能知道那葯的成分嗎?」安芷想根據藥物的成分,查查是哪裡有賣。

答大夫說了幾個藥材的名字,「這些藥材有幾樣價格較貴,小姐若是想查,就去京都里的藥房問一圈。我方才來的時候,看到外牆還有一些野貓,下藥的人一定買了不少的量。」

「多謝大夫了。」聽到大夫這話,安芷心裡有數了。

送走大夫后,安芷聽到張姨娘穩住了,她徹底鬆了一口氣。

雖然張姨娘和妹妹都平安了,但害到安府的這筆賬,她還是要算的。

回自己院子的路上,安芷一邊吩咐冰露,「你現在就派人,不要以安府的身份,沒個藥房都買點催情葯,同時旁敲側擊如果藥量比較大,他們可以嗎。千萬不要直接打聽誰買了很多,要套著他們話問。」

「奴婢懂的。」冰露想到剛才張姨娘差點沒了命,她就感到害怕。

安芷回到院子后,她剛坐下,才發現自己的衣袖和后襟都濕了。

「翠絲。」安芷喚了一聲,「你去幫我找件衣服,我要洗澡。」

方才那一場忙碌,抽去了她所有的心力,這會想起來,還會忍不住打寒顫。

翠絲辦事利落,很快就準備好了洗澡水。

安芷坐進浴桶后,閉上眼睛開始回想。

她越發覺得那天在濟世堂遇到的女人有可能是安蓉,別的人若是真和安家有仇,不會如此費盡心機地對付安家內院。

但如果真的是安蓉,那說明安蓉已經籌備了很久,並且府中很可能有安蓉的人,不然安蓉怎麼會想到用野貓來衝撞懷孕的太太和張姨娘。

想到這裡,安芷猛地睜開眼。

她能讓安蓉落魄一次,那就能再有一次。

泡了澡后,恢復了點精神。

安芷從浴桶里起來,先披上一件薄衣,再準備穿外衣時,窗戶咔嚓響了下。

然後她就看到窗戶開了一條縫,伸進來一雙熟悉的手。

安芷想都沒想,就用瓢勺了洗澡水,朝窗戶縫隙潑出。

只聽低低的一聲啊后,便傳來裴闕的聲音,「是我。」

安芷匆匆披上外衣,過去壓上窗戶,「是你也不行,你等著!」

說完,安芷抵著窗戶,慌亂穿好衣服。

而此時在外頭的裴闕,鼻頭已經熱了。

方才窗戶開的時候,他有瞄到一眼,安芷只穿了一件貼身薄衣,身姿婀娜,因為剛沐浴完,肌膚泛著亮光,讓人不由遐想。

裴闕的思緒忍不住一直停留在方才看到的畫面里。

他想了又想,唇角不由彎了起來。

雖然剛才被潑了水,但想起來卻是一點都不虧。

等了許久,裴闕聽到裡頭有丫鬟來收拾,又過了會,安芷才走到窗戶另一邊,壓著嗓子和他說,「進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章 生了

13.45%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