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閉門

第145章 閉門

安芷的護膝做得很快,在約定好時間的那天,安芷本想讓福生偷偷送給裴闕,沒想到裴闕先來了。

她只好再次跟丫鬟說午休。

「來了就試試吧,若是有哪裏不夠合適,我再改改。」安芷把護膝拿給裴闕。

裴闕在家呆了兩天,為了這次錦衣衛查鎮府司的事,昨兒一夜沒睡。

他拿護膝比了比自己的膝蓋,懶懶地道,「剛剛好。」

安芷看他懨懨的,知道他被停職的事,給他倒了一盞青茶,「我聽聞錦衣衛正在查鎮府司,我父親這幾日上朝,都是吊著膽子在。你還好嗎?」

「本來不好,聽到你關心我,就好多了。」裴闕忽而笑道。

安芷聽他又嘴貧,哼了一聲,「我看你確實好,還能打趣人。」

「啊,別生氣,我是真因為你而好多了,昨晚我可是一晚都沒睡。」裴闕指著自己的眼底下的青絲,「你看,我真沒騙你。」

他昨兒安排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把事情忙完,卻已經到了天亮,再想睡就睡不着了。想着安芷的這對護膝,便過來了。

安芷見裴闕確實有黑眼圈,嘆了一句,「皇上要對付裴家,現如今是擺着明面上的事,裴首輔又病假在家。你可有了對策?」

這兩天安芷睡得也不是很好,她的消息來得太粗,都是一些大部分人都能知道的事情,真正內里的原因,她知道的太少。

「對策肯定是有的。」裴闕不想安芷過於擔心他的事,「你且安心等著吧,我不會有事的,這事頂多再有個五天,就能結束了。」

裴闕捏着手裏的護膝,針腳極密,顯然是用心做的。

安芷聽到裴闕這麼說,這才稍稍安心些。

她給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小口抿著,眸光微轉,「裴四爺,這事若是過去了,是不是就得改朝換代了?」

裴闕搖頭,「那不一定,這事涉及太多,光是一個裴家控制不了的。」

安芷哦了一聲,放下手中的茶盞,「朝堂的事,我懂得不如你多,請安好自珍重。」

「我會的。」裴闕笑了起來。

他努力了那麼久,總算是讓安芷會為他擔憂了。

等這段風波過去,他就上門提親,到時候他不用過刀山火海,不會再有拖累安芷的風險。

安芷這會並不知道裴闕想了那麼遠,她就是覺得裴闕一直站在風口浪尖上,這麼風裏來雨里去,讓她忍不住記掛。

在這麼個動蕩的時候,屋子裏的兩個人的處境都算不上好,可這會想的都是對方的安危。

兩人就這麼安靜地坐了一會,直到安芷發現裴闕睡著了,她想到裴闕一晚沒睡,到底是沒有把人叫醒。

安芷這次的午覺,睡得長了點,外頭丫鬟過來看了好幾次,都沒聽到主子叫水的聲音。

在快到傍晚時,裴闕才猛然醒來。

他捏著太陽穴,「抱歉,在你這裏,我總是睡得更沉一些。」

「你倒是知道。」安芷看了眼外頭的天色,催道,「快些回去吧,說不定這會你府上有許多事等着你處理呢。」

裴闕應了一聲好,從軟榻上站起來,從安芷身邊經過時,忽然俯身,「安芷,你等我。」

「啊?」安芷想問等什麼的時候,裴闕就匆匆離開了。

看着空蕩蕩的屋子,安芷靜靜地坐着發獃一會,突然笑了,起身去開門傳飯。

與此同時,四皇子府上。

李宇摔了滿地的碎瓷片。

書房外的小太監急得帽子都歪了些,看到王妃來了,忙小跑過去,「娘娘,您快去勸勸王爺啊,這麼下去不是事啊,得先想到法子解決啊。」

王若蘭是被太監叫過來的,說王爺回府就大發雷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王爺會這麼生氣?」明明前兩日還特別高興,怎麼到了今天就暴怒。

「啪!」這時書房裏又傳來了摔書的聲音,還有李宇的怒吼。

小太監急急道,「具體的奴才也不知道,就是在宮門口候着的時候,說是有人蔘了王爺一本,說前太子的死和王爺有關。」

「什麼?」王若蘭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前太子可是皇上前半生的心血,是皇上的逆鱗。就算皇上現在有意傳位給四皇子,但突然傳出來這種事,還是在朝堂之上,皇上當場就怒了。

王若蘭忙敲門進了書房,小心注意了腳下,關上門后,才小聲問,「王爺,是誰那麼大的膽子,參你啊?」

李宇猛地拍了下桌子,這會掌心紅了都不覺得疼,「是許侍郎那個老頭子,雲家的人!」

雲家的背後是誰,不用李宇說,王若蘭也知道是皇后。

「那這事?」李宇有很多事情,王若蘭都不知道,也包括這件事。

「你想什麼呢?」李宇大吼一聲,又壓低嗓子,「前太子是什麼人,那是皇上皇后的心頭肉,我要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動手,那早就沒命了!」

而且那事如果李宇真的謀害了前太子,那他這會就不是坐在自家書房,而是天牢了。

王若蘭聽出鬆了口氣,她知道王爺現在能在家坐着,就說明許侍郎沒有證據,「那父皇,怎麼說的?」

「讓我閉門等結果。」李宇越想越氣,「因為許侍郎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是我害的前太子,卻真的發現前太子的病例被人做了手腳。」

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他竟然被禁足了,就是給了那些想害他的人大好機會。

「皇後娘娘一直想推十二皇子上位,但一直苦於沒有機會,如今父皇對王爺青睞,病例會不會是皇后讓許侍郎,或者雲家做的手腳?」王若蘭猜。

「不會的,皇后是宮裏最精明的女人。」李宇否定道,「她知道父皇對前太子的感情,所以父皇在知道前太子的死有蹊蹺后,肯定會嚴查,皇后不會犯那麼簡單的錯誤。」

王若蘭接着話分析,「所以前太子的死,確實是被人動了手腳!」

「噓!」李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你那麼大聲做什麼,想被人聽去嗎?這事你不要輕舉妄動,我會去查個清楚,看看到底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敢來污衊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5章 閉門

16.8%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