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情義

第146章 情義

外頭時局混亂,安芷連水雲間都沒去了,她傳了話,沒什麼事就不用來找她。

她在家掰著手指數日子過,就等著裴闕說的結果。

結果還沒等四皇子倒了,惠平郡主又來了。

每次見這位主子,安芷都是提著心,因為惠平郡主總能語出驚人,說些讓她措手不及的話。

她戰戰兢兢地給惠平郡主倒茶,「郡主,如今亂的很,您怎麼有空來找我了?」

「就是時局亂,我才來找的你。」惠平白了她一眼,「你別傻愣愣看著我,眼下皇上盯著裴家,你以為你家能好過?」

「我都被裴鈺退婚了,我們沒關係的。」安芷道。

「你們要是沒關係,那你前段時間還去裴家幹嘛?行了,我也不想你解釋。我就是過來坐坐,待會就走。」惠平不耐煩地道。

坐坐就走,安芷笑了,感情這位主子倒是挺講情義,怕安家倒霉,特意來撐臉面來著。

「你笑什麼笑!」惠平心思被看破,擠眉哼了一聲,「我就是還要你幫忙找人,才會來幫你的。」

「是是是,您說得對。」安芷哄道。

惠平郡主是長公主的獨生女,而長公主手段、權力都是京都里一等一的利害,惠平郡主在這個時候來找安芷,就是給外頭盯著的人看,讓那些人知道安府和長公主府交好,因此而忌憚。

第一次見面時,安芷就知道惠平郡主人不壞,情理之中的驕縱她也能理解。

既然惠平郡主要坐坐,那就坐坐吧。

只不過這時屋外卷了一陣疾風,天立馬暗了下來。

眼看著是要下雨了。安芷心裡這麼想的時候,雨滴已經落了下來。

「啪嗒,啪嗒」的響聲,在頭頂的褐瓦上傳來,滑過青苔,最後落在地面光潔的鵝軟石上,濺起來的水花打得蘭花葉子搖搖晃晃。

安芷聽到惠平郡主嘖了一聲,她想著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下來,柔聲道,「郡主中午要不在我這裡用膳吧?」

惠平看了安芷一眼,下雨天出行困難,但不是不能回去,可她聽安芷都邀請了,若是拒絕,她怕安芷會覺得沒面子,便嗯了一聲。

「安芷,你覺得這次裴家撐得下去嗎?」惠平突然問。

安芷搞不清楚惠平郡主和長公主的態度,若他們是保皇黨,那也就等於是裴闕的仇人,「這我也不知道,不過裴家是百年世家,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皇上想動裴家,沒那麼容易。」

「你這話說了等於沒說,就跟我母親一樣,最愛打官腔,討厭的很。」惠平站了起來,走出屋子,站在屋檐下,伸出一隻手接雨。

秋雨已經有些涼了,邊上的丫鬟小聲提醒,反而被惠平指到遠處站著。

她轉頭看到跟出來的安芷,憤憤道,「但我又偷聽到了母親的談話,我母親說裴闕是個人才,這次倒霉的肯定不是裴闕。你說,她怎麼就那麼看好裴闕呢,我就想不通了,一個風流、脾氣又差的臭男人,到底哪裡值得她高看那麼多。」

惠平從小在母親身邊,極少數聽到母親夸人。所以能讓她母親這麼誇的人,肯定是有本事的,只是她潛意識不喜歡裴闕,所以一直貶低裴闕。

「裴四爺其實算是年少有為,這個年紀就扛起了鎮府司的重任,又是世家貴子,長公主會高看他也是正常。」安芷說這話時,面上看著平靜,心裡卻特別驚訝。

她雖只見過長公主一次,但她知道,長公主可不是會在私下裡隨意夸人的人。

能讓長公主私下裡談到裴闕,那說明長公主注意到了裴闕。

安芷不由替裴闕捏了把汗。

與此同時,長公主府上。

裴闕站在大殿中,他是從後院悄悄進來的。

剛站了一會,就先聽到一聲極輕的笑聲,才看到緩緩而來的長公主。

「微臣見過長公主。」裴闕跪下行禮。

「起來吧,你們都退下。」長公主說話和她走路一樣,都是不疾不徐,氣勢里就自帶淡定。

裴闕起來后,聽著外頭的雨聲,雙目看著地面,「多謝長公主願意見微臣。」

他之前也有求見過幾次長公主,但都被拒絕了。

「我久在深宅里,無聊又無趣,見你就想聽聽你是不是有新鮮趣事帶給我聽聽。」長公主問。

「這事說有趣也有趣,許侍郎在朝堂上指認四皇子謀害前太子,四皇子眼看著就要起來了,眼下卻瞬間被打入谷底。長公主是否想知道,謀害前太子的真兇呢?」裴闕說話時,一直保持著目不斜視。

他是打算對付四皇子,可出手后,面對的就是皇上滔天般的憤怒,到時候如果皇上力氣還多,那他需要能在朝堂上有位有份量的人幫忙說話。

忽而,他來找長公主入伙。

而長公主會見裴闕,一個是因為她知道四皇子必死無疑,所以她不能低估裴闕的本事。還有就是,眼下長公主看著富貴尊榮,可等現在的皇上駕崩了,那她可就沒有倚仗了。

所以她給了裴闕一個機會,想聽聽裴闕的話。

關於裴闕說的,長公主確實不知道真相,「裴闕,你有什麼把握讓我聽你的答案嗎?」

若是她願意聽裴闕說出主使,那就說明她和裴闕是一起的。但她需要裴闕先給出誠意。

「我可以保證在此期間,無人能撼動長公主府的地位。」裴闕頗有信心道。

「這點不需要你幫忙,我自己就能做到。」長公主笑了下,「據我所知,你現在還沒有訂婚吧?」

裴闕搖頭,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

「我送你一個天大的好處,你要不要?」長公主從座位上走了下來,停在裴闕跟前。

裴闕立即跪下,他已經猜到長公主的意思,但唯有這件事情,他不能從命,「還請您另選一條,微臣已有心上人。」

「哈哈,大膽裴闕!」長公主冷聲怒道,「我都還沒說要把女兒嫁給你,你竟然敢嫌棄上了。惠平可是我千嬌萬寵疼大的女兒,京都里想娶她的數不勝數。你就為了個侄兒的前未婚妻這般惹怒我,你父親知道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 情義

16.88%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