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偷酒

第186章 偷酒

等馬車停穩后,安芷也順著小窗看去。

只見裴闕停在車窗前,語氣和善,「小侄見過白夫人。」

因為裴鈺退婚的緣故,錢氏對裴家人都沒好印象,特別是眼前這個臭名昭著的裴闕,沒啥好氣地點下頭,「我與你父親差了一輩,擔不起裴闕你的這句小侄。道窄不好過人,我現已停下,你就先走吧。」

裴闕的本意是想在錢氏這裡討個好眼緣,卻沒想到錢氏話里話外都是不喜,他猜錢氏多半是因為裴鈺的事厭惡裴家,倒是人之常情,他不急著這一時半會就討到長輩歡心,淺笑道:「我與白家兩位少將軍幼時同窗,不論父親,就我與白家,應當謙稱小侄。」

輩分這事,可千萬亂不得。

裴闕接著道,「既然嬸嬸謙讓,那小侄謝過嬸嬸了。」

說完,裴闕騎馬不急不緩地往前走了一會,才策馬離開。

錢氏放下帘布,面色很是不好看,「潑皮癩子!」

安芷聽裴闕溫和有禮,不懂舅母為何生氣,「舅母,方才裴四爺挺有禮貌的呀。」

「那都是他裝的。」錢氏的兩個兒子少年也調皮,長年累月地闖禍,十次有八次都能遇到裴闕和兒子一起,所以她對裴闕的印象,不僅僅是從裴鈺那來的,她本身就對裴闕印象一般,「你兩個表哥十幾歲時,經常和裴闕幹壞事,三個人每每被抓,裴闕都能耍機靈逃脫懲罰。」

怕外甥女被裴闕的表面迷惑,錢氏特意加重語氣,「你可別看裴闕一表人才,他骨子裡就是個混不吝,不是個好東西。」

舅母都這樣說了,安芷不好再幫裴闕說話。

送舅母到白府後,安芷再乘自個兒的馬車回安府。

冰露是知道主子和裴四爺的事,想到舅太太的話,不由替小姐擔心起來,「小姐,您說舅太太他們對裴四爺印象如此差,若是裴四爺上門提親,他們會不同意吧?」

安芷的婚事,輪不到錢氏和白騁做主,畢竟她父親還好好活著。只是她與白家親厚,如果,她是說如果她真的同意裴闕的提親,但沒有打消舅母他們對裴闕的偏見,定會讓舅母他們傷心。

安芷不想讓舅母和舅舅為她不開心,下意識地,她開始想,要如何才能讓舅母他們改變對裴闕的看法呢?

另一邊,裴闕也在想這個問題。

他和順子剛回到裴府,走在長廊里,下人們看到他都比以前恭敬許多。

進了自個的院子后,順子一邊打量主子的神色,一邊小心提醒,「爺,小的方才看白夫人對您,好像有點意見。」

裴闕哼了一聲,順子立馬低下頭,趕忙移到角落。

「你過來。」裴闕對順子招招手,「那你說說,怎麼樣才能讓白夫人喜歡我?」

「白夫人討厭爺,一個是因為大房公子的事,還一個是因為您少年時總闖禍,還帶著白家的兩位公子……」順子話說一半,發現主子墨色的眸子正盯著他看,忙拍了下自己的嘴巴,「是小人多嘴了。爺神通廣大,想討白夫人歡心,肯定早有法子。」

裴闕呵呵冷笑,擺手讓順子出去。

其實裴闕這次真沒想到法子,白家什麼都不缺,兩個公子早就成婚,白騁夫婦就沒什麼好缺的。

等等,白騁夫婦不缺,但是白騁的軍隊缺呀。西北苦寒,主要以放牧為主,糧食都要依靠國庫發。

而國庫不管發錢還是發糧食,都需要層層審批,很是不容易。

「順子!」裴闕大喊一聲。

剛走到門口的順子,聽到主子語氣激動,知道主子有了主意,小跑回去,掐媚笑著問主子有什麼吩咐。

「管國庫的何大人,是不是很愛喝酒?」裴闕問。

順子點頭,「何大人嗜酒如命,聽說家中藏酒無數,年輕時候為了學釀酒,特意娶了酒樓老闆家的小姐。」

裴家是百年世家,養的廚子個個都有祖傳手藝,其中便有釀酒的技藝。

不過最好的酒,都在裴闕父親那藏著。

裴闕把順子叫到身邊,附耳說了幾句,聽得順子快跪下來。

「不行的爺,老爺若是知道小的偷了他的酒,他會打斷我的腿。」順子快哭了,他是真不敢。

裴闕提著順子的後頸,不讓順子跪下,「你放心,有爺在,保管會攔住父親。再說了,你小心一點,別讓父親發現,不就行了。快去吧,我今晚就得用呢。」

順子半信半疑地看著主子,「爺您可說好了,會攔住老爺的哈。」

「嗯,我說話算話。」裴闕給了順子一個安心的眼神,等順子離開后,他才露出淺淺的壞笑。

他說會攔著,但不一定攔得住呀。

~

安旭婚禮如期而至。

天還沒亮,安芷就起來梳妝打扮。

今兒個是哥哥的婚禮,安芷得打扮的尊貴些。

往常梳頭都是院子里的幾個丫鬟輪流來,今兒個卻是請了有經驗的嬤嬤過來。

梳頭嬤嬤給安芷梳頭的時候,忍不住誇道:「小姐的頭髮烏黑濃密,是老奴見過最好看的頭髮。」

冰露站在一旁附和點頭,「我家小姐天生麗質,是京都第一美人呢。」

安芷淺笑著說冰露誇張了,她看著銅鏡中的自己,眉目如畫,緋色紅唇嬌艷欲滴,比起往日的清新淡雅,今兒就是盛開的嬌花。

看嬤嬤還要往頭上沾發圈,安芷攔住嬤嬤,「眼下就很好了,若是再繁複,便要把新娘子的風頭給蓋過去。而且今兒我還要與太太招呼客人,用不了太重的髮髻。」

梳頭嬤嬤點頭說了句好,替主子上妝時,忍不住又誇主子好看。

待安芷梳妝完畢,外頭天剛放亮。

安芷站在廊下,給院子里的眾人訓話,「大家今兒個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得可不止京都里的高官命婦,還有宗室的人。若是誰不小心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人,就是我也救不了你們。」

眾人齊聲道明白。

安芷緩步走下石階,身後跟著冰露和春夏冬三個大丫鬟,一起往正院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章 偷酒

21.55%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