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打算

第18章 打算

「安芷,你太過分了吧?」林書瑤忍不住了,安芷竟然暗示說她喜歡安成鄴,這怎麼可能!

安芷冷冷笑下,「林姐姐怎麼突然生氣了?」

「你……你怎麼可以污衊我的名聲?」林書瑤眉頭已經皺了起來,安芷剛才的話她要是不解釋清楚,等這些貴女們把流言傳出去后,那她就會別人說從小品行不端,日後哪裡還嫁得到好人家。

「林姐姐,我沒有啊。我就是問你是不是因為仰慕我的父親,所以才和我做朋友的。」安芷一臉無辜,她這段時間,從安蓉和徐氏身上學到了好多東西,實踐起來確實很好用。

像眼下這種時刻,安芷不用去肯定一句話,只要拋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疑問,加上一點點根據,就能給這些貴女們帶來無限的想象。而女人之間,一個傳一個,事情的真相就不那麼重要了。

「怎麼可能!」林書瑤快氣瘋了,大喊了一聲,吸引了邊上更多人的注意力,又只好壓低聲音,朝安芷走過去,「安芷,你今天太過分了,虧我之前還覺得你可憐,才和你來往,結果你卻當眾污衊我。今天這事你要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去找威遠侯夫人,讓她給我一個公道。」

「那你去啊。」安芷無所謂地重新坐下,「你說因為我可憐才和我來往,可我並不可憐啊。我的父親雖說不是大官,可好歹是四品,在場人的父親,至少有三成不如我父親,而我姑母是侯府夫人,舅舅是二品驃騎大將軍。如果這種都算可憐,那林姐姐又讓其他人如何自處?」

安芷這話沒錯,她雖說不是拔尖那一塊,可絕對不是差到要讓人可憐,所以林書瑤剛才那話一出來就錯了,甚至現在得罪了不少人,其中也包括安氏。

「算了,我不和你爭,畢竟今天是我姑母生日宴。不過你既然說你沒那個心思,那就別整天在我家打探,不然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哦。」安芷笑著說完,不管林書瑤鐵青的臉色,昂著頭從亭子走了。

等她一走,那些貴女們臉上的表情那件一個精彩,看向林書瑤的眼神都很耐人尋味。

人多的地方肯定就會有口角,她說教訓了一個林書瑤已經累了,不想再浪費口舌,便往人少的花園去。

威遠侯府早年顯赫時,受到過不少賞賜,所以家裡的園子算是京都里能數得上號的。

在邊上沒人時,冰露再次替安芷操心起來,「小姐,你方才那麼說林小姐,是出了氣,可這樣也會連帶著把你的名聲弄不好啊。」

最讓冰露擔心的是,她家小姐被退婚過,若是再傳出尖酸刻薄的名聲,那時候誰敢來求娶。而且小姐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尋常人家的小姐到了十六歲,不是嫁人了,就是定好婚事。眼下家裡沒有主母,還不懂新太太是個什麼樣的人,又不可能讓小姐自己去給自己說婚事,真是愁死冰露了。

其實安芷要的就是一個不太好的名聲,她現在是完全沒心思嫁人,所以才會有剛才那一出。

經過上輩子的事,安芷現在就只想掙錢,等哥哥建功立業回來后,她給哥哥相看一位滿意的嫂嫂,她就帶著私產遊歷去,相夫教子這種事,她這輩子是不想了,沒得又遇上一位負心漢,被鎖在深宅後院白白浪費一生。

「冰露,你也才比我大幾個月,怎麼就那麼愛操心呢?」安芷笑著看向冰露,「你就別再愁著一張臉了,你家小姐又不急著嫁人,幹嘛在意那麼多。」

「可您以前不這樣的啊?」冰露不解。

「以前那是指望著嫁到裴家,所以才克己復禮,什麼事都小心翼翼。可現在呢,我對裴鈺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結果裴鈺不是還變了心。你再看看我父親,他現在可有一絲一毫記掛我母親?」安芷哼了一聲,「所以啊,男人這東西都不能信,跟你透個底,我已經不期待嫁人了。這往後就隨緣吧,要是沒有可心的人,我就周遊天下去。你就別苦哈哈地天天替我擔心嫁人了。笑一個嘛,你再皺眉都不好看了喲。」

安芷逗了下冰露,見冰露笑了,她也跟著笑了,兩人一起往假山處走。

而她不知道,自己和冰露的話,都被竹林后的裴闕給聽到。

裴闕邊上還站著一位穿蟒袍的男人,男人方臉劍眉,是當朝五皇子李達。

李達聽到腳步聲走遠,低低笑了聲,「這姑娘倒是挺有意思,我早就聽說安家大小姐是京都第一美人,但沒想到還是個這麼有趣的主。」

裴闕目光幽幽瞥到李達臉上,「她是有趣,可也和殿下無關。」

「怎麼無關?」李達不笑了,意味深長地看著裴闕,「她如今和裴家退婚,做不了正妃,做個側妃肯定可以。」

他剛說完這話,就看到裴闕目光瞬時冷了下來。

「她是我的。」裴闕冰冷表明態度,「殿下還是想想怎麼選正妃吧,皇后和丞相那,可有的讓你頭疼。」

放下這句話后,裴闕就朝著安芷離開的方向找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打算

2.09%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