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認定

第198章 認定

「你個逆子!」裴懷瑾指著裴闕的手,控制不住地顫抖,他聽得齣兒子是在諷刺他納妾。

早年間,裴懷瑾剛成婚那下,和原配恩愛有加,甚至許諾一生不「你就不為你大哥大嫂考慮下嗎?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安芷進門,她們要怎麼面對安芷?」

其實也不是不能面對,只要大家都不提過去的事,每個人都裝著不知道,事情就容易多了。而且這種事,只要自個兒不在乎,尷尬的就是別人。

裴闕便是這麼想的。而且等他成婚後,裴家肯定會分家,到時候四房隔了四堵牆,誰又管得了誰家的家事。

「父親,您掌家多年,除了深諳朝堂權謀,家族爭鬥也頗為了解。」裴闕打小起就跟著父親長大,對於他父親有哪些手段,是了解得一清二楚。

京都的人都說裴闕手段狠戾,且有仇必報,殊不知,他這一性格就是從父親那來的。

作為裴闕的父親,裴懷瑾的手段更為潤物細無聲,就是坑完人,對方還不知道,甚至有些人還會覺得裴懷瑾是個好人。

這會裴闕提到手段,是想讓他父親想想他們裴家的能力,「父親,咱們裴家靠什麼撐到現在你也知道,不論哪朝新帝,都得對我們忌憚三分。我既然有能力撐起一個裴家,那選擇和守護一個女人的能力更有。若是我把心儀的女人拱手相讓,那你放心把這麼大的裴家交付到我手上?」

對兒子的能力,裴懷瑾從不懷疑,「你是有才,有胸襟,有謀略,但你也要顧及家人吧?」

「家人?」裴闕突然冷笑,仰頭看著他父親,「母親剛去世那會,我是跟著大哥大嫂住,人人都以為大哥大嫂對我宛如親子,可我五歲那年落水過後,父親為何要把我接過去親自撫養呢?」

五歲,已經能記事了。所以裴闕記得,那次落水不是意外,而是大哥身邊的小廝突然推的他。

本來裴懷瑾只有一嫡兩庶三個兒子,那會三個兒子雖說各有才幹,但並沒有特別突出的一個,特別是作為嫡子的老大。本來老大作為嫡子,是要繼承裴家並掌管裴家百年基業,所以裴懷瑾對於老大是寄予厚望,從小就嚴格教育。可老大天資有限,雖說比一般人聰慧,但很難撐起整個裴家。

在裴闕還沒出生前,裴懷瑾甚至想過培養孫輩,但老天爺對他還是不錯的,讓他中年再得嫡子,而且是個非常聰穎的兒子,讓他所有重心都轉移到了小兒子的身上。

那會老大已長大,從小別人就和他說未來是裴家接班人,就連他父親也是這麼培養他,卻多出來一個更加聰明厲害的弟弟,這讓他在那幾年有很大的心裡不平衡。

裴闕能理解他大哥的想法,只不過後來父親讓他忘了那件事,他便不再提,也和大哥疏遠了許多。

十多年過去,裴懷瑾驟然聽到小兒子提這件事,依舊很憤怒,「你還記得?」

裴闕點頭,「那會經常做夢,父親越是讓我要忘記,我就越忍不住去想,您為什麼要讓我忘記。這麼一想,就徹底記在心裡。」

說到這裡,裴闕拍了拍袖口,站了起來,「這麼多年過去,大哥大嫂確實也如同當年和您保證的一般,不再插手我的事情。可他們心裡到底怎麼看我,不用我說,您也知道。所以等我成婚後,還是分家各自安好吧。我不會再去追究過去的事,他們也給我未來媳婦兒一個面子,大家維持著該有的情分,父親覺得不過分吧?」

以裴闕現在的能力和手段,就算裴懷瑾攔著,他照樣可以把大房拉下馬。至於拉不拉,怎麼拉,就看他們時不時趣了。

裴懷瑾知道此事沒有挽回的餘地,長嘆一聲,「行吧,既然你如此堅定要娶安芷,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但有一條,不是現在。」

「我明白。」如果不是形勢所迫,裴闕早就去安府提親,壓根不會等到現在。

如今儲位未定,皇上隨時有可能駕崩,若是裴闕在這會和安芷定親,也就是告訴皇上裴家有了兵權。

本來裴家在朝中就勢大,若是再來個兵權,還是邊疆要塞最能作戰的白家,那皇上豈能安睡,屆時不管冒著再大昏君的名頭,皇上第一個要剷除的就是白家。

所以裴闕要等,等皇上快不行,才能去安府提親。

他可以為了安芷不顧別人的說道,可不能拉著安芷一起赴死。

這也是他之前為什麼會給李達行方便的原因,因為他與安芷的聯姻,勢必會引起皇權的注意,當今聖上疑心重,可又有任皇帝疑心不重呢。不過若是李達,從他們自幼一起長大的情分和了解來講,李達應該是理解他的。

父子倆把事情說開了,裴懷瑾便不再勸阻兒子娶媳婦的事,最後叮囑道,「既然你對人一心一意,下了這般功夫去追求,還希望你能堅持到底。」這話語里,是帶了裴懷瑾對於兒子的一種寄託,希望兒子能辦到他曾今許諾沒做到的事。

裴闕道了句明白,安芷這事在父親這裡便過去了,把話題轉移到眼下的局勢中,「王首輔新官上任,已經換了一大批人,這裡頭有八皇子的人,也有雲家的人,父親怎麼看王首輔這個人?」

「他嘛。」裴懷瑾呵呵笑下,走到高堂上,緩緩坐下,「老奸巨猾的泥鰍,誰也不願意得罪,可誰都想討好,你只需防著他就行,不用對他下手。不過宮裡新來了一則消息,說皇上已經給八皇子擬定了賜婚詔書,估摸著就在這兩天了。」

八皇子和林家的事,是京都里大家都知道的秘密,所以裴闕並不感到意外,只是這婚事一旦辦起來,宮裡便會熱鬧不少,事情多起來,就容易出亂子。

裴闕如今掌管工部,是最年輕的工部侍郎,下頭有許多人不服,同時還有其他家族的暗鬥,這段時間,都會讓他忙得像陀螺。

再忙裴闕都不怕,只求元宵燈會那晚,他能空閑沒事,畢竟有件特別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8章 認定

22.94%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