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燈籠

第197章 燈籠

很重要的事?

裴闕口中說的很重要,讓安芷不由緊張起來。

畢竟裴闕是身居要職的人。

所以安芷小心翼翼地打開信封,裡面只有薄薄的一張紙,對半折著,安芷打開,只看到了四個字,「元宵燈會。」她念了出來。

邊上的冰露聽到主子讀的內容,不解問,「小姐,這就是裴四爺說的,很重要的事嗎?」

安芷拿著紙張反覆看了看,都沒看出其他名堂,「他什麼意思啊?」

再有五天,就是元宵燈會,屆時會京都里的小姐公子們,都會出門遊玩,有條件的還會租船游湖,或者在春風樓擺酒。

裴闕這是在約他元宵出遊嗎?

安芷沒明白,若只是元宵出遊,犯不上說很重要吧?

安芷很想找裴闕問個清楚,可是吧,這人都走了,也不好上門去問裴闕什麼意思。

不過不用安芷想太久,裴闕便自個給了安芷答案。

剛出去沒多久的翠絲就跑回來,急急地說,「小姐,您快出去看看,裴四爺讓人送燈籠來啦。」

燈籠?

這個時候送燈籠來,不就是慶賀元宵的意思嘛。

安芷從屋子裡出來,正好這會天色微暗,府里的小廝排成兩排,兩兩抬著燈籠進來。

翠絲道:「裴四爺給咱府上送了許多燈籠,每個院子都有,小姐您看,這是嫦娥呢,好漂亮的仙女兒。」

冰露也點頭說好看,「仔細一瞧,這仙女還很像小姐呢。」

安芷好奇看去,燈籠上畫的仙女,還真和她有些像。

她問領頭的管事,「這些燈籠,裴四爺還鬆了哪些府上?」

管事的搖頭說不知道,「送燈籠的人把燈籠放下,沒有多說其他。」

安芷嗯了一聲好,等管事和小廝們走了,才讓冰露找人去打聽打聽,結果晚上出去打聽的人回來說,裴四爺的燈籠,只送了安府這一家。

冰露安撫道:「可能別家還沒送到,說不定明兒京都大半人家都收到裴四爺的燈籠了。」

安芷也只能這樣想了,不過下回再遇到裴闕,她一定要好好問問,裴闕到底是什麼意思。

次日安芷早早就派人出去打聽消息,最後得到的消息是,裴闕確實還送了別人燈籠,不過那是他母親的娘家,其他家便再沒有。

昨兒裴家送燈籠的車有五輛,在安府門口停了許久,才離開。京都這地方,說大也不大,所以就那麼會的功夫力,裴闕給安府送燈籠的事,大半京都后宅都知道了。

就連正院的孟潔都覺得有些奇怪,她中午和相公用飯時,還特意提到這件事。

「裴家以前也有送。」安成鄴不以為意,不覺得裴闕今年的燈籠送得有何不妥,「你看這段日子,裴闕一直在幫咱們家,應該都是因為裴鈺的緣故。裴家人還是念舊情的,知道咱家和他們家有情誼。」

孟潔卻覺得沒那麼簡單,因為她有問過安府管事,把往年燈籠和今年對比,管事說今年的燈籠更大更精美。但相公都說沒事,她只好把疑問憋在心裡,等相公出門后,再和丫鬟談論此事。

「朝露,依你看,你覺得裴闕此舉,是為了什麼呢?」孟潔嫁到安府快一年,已經把安府的事給摸清楚了,錢權都屬於一般的安府,孟潔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是裴闕想要的。

「太太,奴婢有個猜想,但不知道該不該說。」朝露猶豫道。她是下人,安府宴客那日,她得比主子更加細心觀察,所以不小心發現了一點不得了的事情。

「你有什麼就說唄。」孟潔瞥了眼屋子裡,「這裡只有你和我,有什麼不可以說的?」

「那奴婢可就說了啊。」朝露半蹲在主子身邊,壓低嗓音道,「那日咱們府上宴客,裴四爺和其他人打完招呼,便一直和大小姐說話。後來下午的賞花和遊戲時,奴婢就發現裴四爺一直盯著大小姐看。」

「你個死丫頭,這話可不能亂說!」孟潔被冰露這話嚇到,猛地坐直了身子。

其實那日裴闕和安芷說話時,孟潔也有多看兩眼,畢竟裴闕那般俊秀的人物,是人都會喜歡多看看,只不過她是主母,有太多的事情要周全,所以並沒有一直關注裴闕和安芷。

現在聽朝露說起來,裴闕和安芷好像確實有點太近了。

朝露也知道這話不敢亂說,兩瓣柳葉眉緊緊蹙在一起,「太太您想,府上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可不止奴婢一個呢。」

孟潔越想越心慌。

對於安芷的婚事,孟潔是做不了主。

可她現在是真心希望安芷能嫁個好人家,她祖母有句話說得很對,安芷兄妹不會和她爭安府得東西,反之如果兄妹倆有出息,便能給她帶來榮光。

就比如安旭得了一門好婚事,從那之後她就是郡主婆母,可以明顯感受到之後參加宴會更受歡迎了。

嫁給裴闕,對大部分女子來說,確實是一門不錯的婚事,可唯獨對安芷不算好事。畢竟裴鈺的退婚,是滿城皆知。

這邊孟潔在愁裴闕的想法,裴府那,一樣有人在發愁。

裴懷瑾大半生都混跡於官場,因為從小耳濡目染世家權謀,他自個兒就是個特別成功的政治家,後來把小兒子培養出來了,他覺得一生無憾,打算徹底撒手不管時,臨了小兒子卻給他放了個大的炸藥。

看著堂下身板跪得筆直的小兒子,裴懷瑾連連嘆氣,「裴闕啊裴闕,這滿京都的好姑娘那麼多,你為何偏偏看上安芷了呀?」

昨兒裴闕讓人送燈籠的事,是讓裴家小廝大張旗鼓送去的,裴家人當場就知道。

於裴懷瑾而言,他本人對安芷並沒有任何不滿,但安芷太特殊了,她可是他孫子的前未婚妻。

昨晚,大兒子就找到裴懷瑾,問裴闕是什麼意思。

裴懷瑾昨天給含糊過去了,但今早看裴闕半點掩飾的意思都沒有,氣便不打一出來。

「說話呀!」裴首輔吼了一聲。

「年少慕艾,直至如今。」裴闕定定地看著他父親,眼神倔強又堅定,「這種感覺,父親定是沒有過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7章 燈籠

22.77%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