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柔情

第200章 柔情

關於八皇子和雲家的事,裴闕之前並不打算摻和,可如今雲家的手伸得實在是太長了。

今晚春風樓里,來的大多是京都里的達官貴族,可就是這樣,雲家為了殺一個八皇子,不惜解決這麼多人。若是今晚真的讓雲家得手,日後雲家的對手便會少一大半,那裴家很快就會成為雲家下一個對付的人。

帝王權衡之術,在世家與世家之間,往往也是奏效的。

裴闕轉頭看了眼人來人往的春風樓,再回頭看向八皇子笑中帶刺的臉,他點頭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李耀本來沒想著裴闕會答應,所以在裴闕說好的時候愣了下,但身後的門客先說了「裴四爺夠雅興」,他才回神叫來小二帶路。

這會,剛坐定的安芷,從雅間往下看,正好能看到裴闕跟著八皇子一起上樓。

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在安芷發出疑問時,孟潔喚她去吃點心,注意力又被拉回去。

難得出門一趟,就算今兒的席面比尋常貴了一點,但像安府這樣的人家,還是吃得起的,所以席面上把春風樓的招牌菜都點了一道。

因為安府人少,所以孟潔便允許兩位姨娘一起出來,但張姨娘說女兒太小不適合出門,便只有成姨娘帶著安婧一起來。只不過在太太跟前,成姨娘只能站著,但能出門,她就很滿足了,時常給兒子夾菜,心情很是不錯。

大家吃過一回,便一起坐到沿河的窗戶邊上,再過一刻鐘左右,便會有遊河的燈船陸陸續續排隊經過。

安婧是頭一回出門看燈船,所以特別興奮,本來是在問姨娘燈船長什麼樣,但成姨娘嫁到安府後,也是頭一回出來,便回答不上兒子的話。安婧便轉頭問長姐,可長姐似乎有點心不在焉,安婧問了幾個問題后,倒是太太把他拉到身邊,一一解答。

安芷這會,正在想裴闕之前的邀約。

他們本來是約好今晚在春風樓見,可裴闕前一會被八皇子拉去喝酒,這會不懂有沒有回來。

她能出去的機會並不多,若是這會出去沒找到人,估計今晚就見不到了。

安芷給冰露使了個眼色,冰露在燈船來了后,大家都在看燈船,悄悄退出了雅間。

裴四爺定的雅間就在隔壁,冰露幾步路就走到隔壁門口,輕輕敲了敲門,想試探下裡面有沒有人在,結果她剛敲了一下,後背就被推了下,身子往前撲開門。

眼看著就要摔倒在地上,身後突然伸出一隻手,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拉進房間,然後關了門。

「嗚嗚。」不等冰露開口叫,她的嘴巴就被一個粗糙的大手捂住。

「是我,快別喊了。」順子著急道。

冰露聽是熟人的聲音,想到剛才被嚇得差點哭起來,性子上頭,張嘴用力咬了一口。

「疼疼疼!」順子揮著手鬆開,皺眉小聲道,「你屬狗的嗎?」

「我要是屬狗的,你就屬老鼠!偷偷摸摸,做什麼要這般鬼祟?」冰露聽順子壓低嗓子說話,她也跟著小聲。

順子一直盯著外頭來往的人影,往雅間里又走了點,才對冰露招手,「你進來點。」

若不是平日里和順子接觸多了,冰露這會肯定奪門而出大罵登徒子。

她走到順子身邊,「到底什麼事,小姐還等著我呢。」

「今晚我們爺不能來見安芷小姐......」順子道。

「什麼?你們爺怎麼能遛人玩呢?」冰露性急,不等順子說完,搶聲道。

「哎呀,你別先別急,聽我說完嘛。」順子想著主子這會被八皇子的一群人圍著,暗中還有雲家的人,心如火焚一般,「今晚雲家要刺殺八皇子,你快去和安芷小姐說,讓她帶著安府的人快點離開,若是耽擱久了,就要受到牽連啦。」

一口氣說完一大段話,順子急著回去保護主子,但這會他被冰露拉住。

「你......剛才說什麼?」冰露聽清了的,只是怕她自個耳鳴聽錯了,不然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事呢。

順子記得原地跳了兩下,他快速把剛才的話又說一遍,拽著冰露往前走,「你快點去說吧,我的姑奶奶,你別慢吞吞......」

沒等順子說完,冰露先衝出了雅間。

回到安府的雅間后,冰露拍了下自家主子的肩膀,附耳把剛才順子的話轉訴一遍。

安芷是越聽越心驚,難怪裴闕剛才會和八皇子上樓,不然按著裴闕的性格,肯定不會和八皇子一起喝酒。

窗外的燈船正是最好看的時候,若是不說實話,太太他們肯定不會走,可就在這小小的雅間里,若是她和太太說話,勢必會吸引婆子和丫鬟的注意力。

怎麼辦呢?

安芷越想越心慌,這事拖不得。

「噗通!」就在安芷思考怎麼和太太單獨說話時,春風樓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看燈船的丫鬟們都跑了過去,說裴四爺把人從樓上丟下來了,這會正嚷嚷著說那人偷聽。

安芷借著這個機會,走到太太身邊,小聲說了這件事。

孟潔見識遠不如安芷,一聽到雲家要刺殺八皇子,瞬間腿軟,若不是安芷及時扶住她,這會就要出醜摔在地上。

安芷接著太太腿軟,叫來朝露,「太太不舒服,今兒就先到這裡吧。」

「這就要回去嗎?」安婧玩得開心,本來還想著等過會下樓去河邊買燈籠,聽到長姐說要回府,瞬間失落地看著安芷。

這會安芷顧不上弟弟的心情了,抬頭看向成姨娘,「姨娘牽好弟弟,咱們要回去了。」

雖說成姨娘也還想再玩一會,但她向來膽小,太太都不舒服了,她若是再說留下,怕太太日後找她算賬,趕忙牽住兒子的手。

安府一行人,匆匆下了樓。

到了春風樓正廳,安芷轉頭看向最中間的裴闕,他面色冷峻,正踩著一個男人,醉醺醺地說著她聽不到的話。

不過兩人似乎心有靈犀,沒多久,裴闕便抬頭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裴闕的眼神驟轉溫柔,似水柔情地朝安芷微不可見地點下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0章 柔情

23.07%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