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無險

第201章 無險

等出了春風樓后,安芷和孟潔都長舒了一口氣。

可剛上馬車,孟潔突然驚呼一聲,「快停下!」

「怎麼了?」安芷不解地看著太太問。

孟潔緊緊地抓住安芷的手,「芷兒啊,你......你父親還在春風樓啊!」

若是太太沒說,安芷要徹底忘記他父親也在春風樓這件事了。

剛到春風樓那一會,安成鄴是和安芷他們待在一處,可沒多久,安成鄴就被他的同僚叫走,在同一層的其他地方吃酒。

「芷兒,這可怎麼辦呀?」孟潔只比安芷大四歲,又在小門戶里長大,見識遠不如安芷。

安芷蹙眉,嘖了一聲。說實話,從她私人想法來說,不會為了父親而讓自己身陷囫圇,她父親有多不靠譜多不負責任,甚至在最初還逼著她同意裴鈺的退婚,就為了給安蓉讓位置。僅僅是從父親間接害死母親這點上,安芷就不想回去救人。

但這會,她的手被太太緊緊握住,感受到太太手臂在顫抖,她想到的是一個年輕女人新寡后以淚洗面的樣子。

還有裴闕,他也還在春風樓,並且是因為她,才在春風樓。

想到這裡,安芷毅然下了馬車。

「小姐,您去哪啊?」冰露還沒反應過來,主子就跳下了馬車。

孟潔也驚呼問安芷去哪。

安芷沒回頭,而是用盡全力朝春風樓跑去。

可不等她走到春風樓門口,裡面的人先沖了出來,一邊喊著走水啦。

是雲家的人提前動手了嗎?

安芷這麼問完自己,愣在原地一會,又繼續朝春風樓里沖。

冰露趕忙拽住小姐的手腕,被衝出來的人撞得肩膀生疼,可再疼,她也不敢鬆開主子,「小姐,您別進去啊,裡面危險。」老爺死了她會難過,可她的正經主子就只有小姐一個,所以兩者之間,她首先選擇小姐。

裡面是危險,安芷這會想的已經不是父親,而是走水了裴四爺還在裡面,「冰露,你鬆手,讓我進去。」

春風樓的西邊開始冒滾滾濃煙,不一會兒就有滔天的火光,人群跑得更快了,伴隨著尖叫聲,讓處在其中的人紛紛不寒而慄。

冰露看火越燒越大,死死抱住主子的手,堅持道,「小姐,您要想進去,就先殺了我。」

「你做什麼呢?」安芷氣又掙脫不開冰露,只能看著越來越旺的火苗干著急。

直到過了會,冰露看到自家老爺提著鞋子,匆匆跑出來,才鬆開主子的手,大聲和老爺揮手,「老爺,我們在這呢!」

安成鄴聽到冰露的聲音,尋聲找去,看到女兒正一臉擔憂地望著自個這,心裡突然感動,眼眶一濕,朝女兒走了過去。

可安芷卻沒有看到父親的存在,而是定定望著春風樓。

冰露看出主子的不一樣,這才想到裴四爺也在春風樓裡面,而且這會還沒出來。怎麼辦?冰露開始急了。

安芷一樣心亂如麻,按裴闕的身手,應該最先逃出來才是,怎麼在這會還沒出來呢?

春風樓里,裴闕本來是踩著雲家的一個刺客,邊上人都在看熱鬧。

等火燒起來時,他也準備離開,可就在他鬆開腳的時候,春風樓里又殺出一群蒙面刺客,分不出是誰的人。

好在裴闕伸手好,解決幾個刺客不成問題,等順子放火回來時,兩人準備跳窗離開,可從頂樓又跳下一批刺客,比前一批還要厲害許多,而且全部是沖他而來。

這就有意思了。

本來是雲家要殺八皇子,現在多出來一群刺客要殺他。

「爺小心!」順子看到有刺客要偷襲主子,忙揮劍過去幫忙,幸好他反應快,兩人都沒受傷。

看到火越燒越大,裴闕的眉頭皺了起來,一邊打架愛,一邊問順子,「我不是讓你放個小火嗎,怎麼那麼大?」

西邊飄來的濃煙漫進大廳,這會大廳里已經沒有其他人。

裴闕吸入好幾口煙,嗆得直咳,只好捏著鼻子繼續打。

「你們去幫裴闕。」這時,剛從樓上下來的李耀,看到一群人圍攻裴闕,讓身邊的侍衛去幫裴闕。

有了八皇子侍衛的幫助,裴闕很快就解決了那些殺手。

「要留活口!」李耀大喊。

可是已經太遲了,那些刺客知道刺殺無望,紛紛服毒自殺。

裴闕看到八皇子過來,捂著鼻子道,「王爺,咱們先出去。」

李耀嗯了一聲,跟裴闕一起衝出春風樓,也就在這時,救火隊來了。

裴闕在打鬥時,弄斷了了髮帶,這會一頭烏黑秀髮隨肩批下,站在人群中,顯得鶴立雞群。

不遠處的安芷,看到裴闕衝出來那一刻,差點哭了出來。

「芷兒,我們快走吧。」安成鄴剛才喚了一聲女兒,但女兒似乎嚇傻了,他又喚了一聲。

「啊?」安芷愣愣回神,聽到父親說走吧,一顆豆大的眼淚立刻滾了出來,肩膀控制不住地顫抖。

安成鄴看到女兒哭,心疼壞了,忙讓冰露扶著女兒回去,「芷兒莫擔心,我好好地,什麼事都沒有。」

等安芷回到馬車上時,孟潔看到安芷哭,還以為安成鄴出事了,嚇得臉刷地就白了。

「夫人,你還好吧?」安成鄴在馬車外問。

孟潔聽到相公的聲音,一開始還以為是錯覺,知道相公也上了馬車,才「哇」地一聲哭出來。

安成鄴被夫人的這聲「哇」哭得鼻頭一酸,也有點哽咽。他忍不住想,自家人到底是自家人,別人才不會因為他而哭得那麼難過呢。

馬車軋著月色,從熱鬧的街市離開,一路到了安府。

大家一起去了正院,孟潔眼眶濕紅,讓下人們都退下,只留下三為主子。

「芷兒,你把剛才的話,和你父親再說一遍。」孟潔不敢說那樣的話。

安芷也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端起茶盞抿了一口,稍微緩了點后,才說到雲家和八皇子的爭鬥,聽得安成鄴當場從座椅滑到地上。

「我的老天爺誒,他們怎麼敢?」安成鄴想到都覺得害怕,「謀殺皇子,這可是要抄家滅族的大罪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章 無險

23.24%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