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很忙

第204章 很忙

安芷本想說的是,屋子裡有個成年男人,還睡在她對面床鋪,她怎麼可能睡得著,可是看到裴闕有點委屈地望著她,想到這會外面確實宵禁,而且還很冷,她又心軟了。

很糾結,真的很糾結。

在這種時候,不讓裴闕留下來,感覺很沒人情味。可如果讓裴闕留下來,那她一個未出閣女子留外男同宿,這個點怎麼也過不了她心裡那關。

就算她心裡對裴闕有點喜歡,可這點禮義還是要的。

裴闕看出安芷在猶豫,他今晚並不是真的不能出去,只是在這種時候更想留下,這間屋子裡,到處都有安芷的氣息,讓他覺得很放鬆。

他地下頭,拍了拍褲腿上的會,以退為進,「行吧,我知道你很為難,那我就......」

「留吧留吧。」安芷豁出去了,她指著外間的軟榻道,「但是你不能睡裡間,自個抱上被褥睡外頭。還有,明兒天剛亮你就得走,千萬不能睡死了,要是被丫鬟看到,那我可就完了。」

能留下來,裴闕就很高興。畢竟這種事有一次就有許多次,開了一個頭,以後總是能容易許多。

安芷打開櫥櫃,給裴闕拿了一床被褥,為了避免裴闕再說其他話,她先上了床,給自蓋好被褥,背對著裴闕。

聽著裴闕的腳步聲離開后,安芷才慢慢轉身,結果發現裴闕還站在玄關處,正笑眯眯地看著她。

真的很討厭!

她剛才就不該說不討厭,就裴闕眼下這個樣子,她突然好想打他。

「哼。」

安芷摸了摸鼻子,心想下次再也不會答應裴闕的這種請求了,明明裴家在城防軍就有人,她又何必擔心那麼多。

安芷越想越氣,這氣著氣著,倒是慢慢睡著了。

只不過這一晚,她夢到了裴闕。

夢中的裴闕變成了一隻烤乳豬,只有頭沒變,一桌子人圍著裴闕想要吃他,而裴闕大聲驚呼著讓她救命。

安芷就被裴闕的呼喊給嚇醒了。

睜開眼的一瞬間,安芷就跳下床鋪,往外間跑去。

裴闕已經走了,還幫她把被褥給疊放整齊,就像沒來過一樣。

「冰露。」安芷這一跑,已經沒了睡意,喊冰露進來準備洗漱。

冰露和春蘭一起進來,兩人提著兩桶水,一桶熱的一桶冷的。

「小姐,您怎麼滿頭是汗?」冰露發現主子額頭都是汗珠,關心問,「是不是昨晚太熱了,還是夢魘?」

「是夢魘。」安芷現在想到夢中的畫面,倒是不怕,還覺得有點想笑,若是裴闕真的變成烤乳豬,那畫面,「哈哈。」

冰露看主子自顧自地笑了起來,擔心地看著主子,打算待會讓小廚房準備一碗安神湯,可不敢再讓主子夢魘了。

一番洗漱過後,安芷不放心父親那,匆忙吃了點早飯,便往正院去了。

她到的時候,正院剛撤桌,父親正抱著三妹妹逗著玩。

如今家裡最小的孩子就是三妹妹,六個月的小孩兒已經會笑了,被父親抱著「咯咯」笑得甜。

孟潔看到相公和庶女玩得開心,不由想到了她那個早夭的女兒,若是她的女兒還在,這會應該也會笑了。神情不由落寞起來。

安芷看到太太在嘆氣,知道太太是在傷心早夭的四妹妹,轉身從冰露手中拿過一方匣子,走到太太跟前,放在硃紅色的案几上,「太太,這是上好的阿膠,養顏補氣最好不過。您可以讓丫鬟給您熬了吃,養好身體后,再咱們家添個小弟弟。」

孟潔瞅了眼阿膠,確實是上等貨,笑著道:「你這孩子,怎麼還打趣上我了。如今你舅母回了西北,你的親事卻還沒定下,這可怎麼辦呀?」

這個問題,是昨晚安成鄴和孟潔說的。

安成鄴的意思是安芷年紀大了,這個時候再不找人家,過兩年可就不好嫁人了。所以讓孟潔趕緊幫忙張羅,雖說錢氏說還會繼續幫安芷相看,可錢氏人都去了西北,那看的肯定不是京都人家。大兒子已經去了西北,安成鄴不太想女兒遠嫁,所以讓孟潔多找找。

但孟潔不敢擅自做安芷的主,她現在是徹底明白了,她完全不是安芷的對手。好在安芷不看重權力,不然最開始那會她就得被安芷收拾。

安芷新年過後就十七了,這個年紀不小了。雖說也有人家把小姐留到十八歲再出嫁,可那是他們已經定好了人家,而安芷連八字都還沒看到。

安芷自己也知道這事拖不了太久,畢竟沒有人家的姑娘留娘家一輩子,那要被人笑話的,而且她不嫁人,家裡剩下的妹妹也不好嫁人。

可如今,裴闕完全沒有提親的意思,她作為姑娘家,怎麼好主動去提。

「芷兒,你跟我說說唄,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孟潔最開始以為安芷想嫁進高門,現在看來,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只有親自問了,她才敢有所行動。

安芷咬了下嘴唇,注意到姨娘和父親也看著她,慢慢低下頭,「人好就行。」

都說日久見人心,找個知根知底的好人,是真的不容易,因為熟悉的人里,孟潔早就一一排除了。不過安芷都這麼說了,加上家裡老爺給她壓力,總歸是要去幫安芷找找看。

「那我先幫你看看,若是人真的不錯,我再與你說。」孟潔道。

安芷嗯了一聲,心思又轉到了裴闕身上,

從正院出來后,安芷想到昨晚裴闕的厚臉皮,突然有些生氣。

這到底算什麼啊?

相好不是相好,名分也不說,嘴裡說著讓她拒絕與別人相親,自個兒又不來提親。

想著就很生氣。

回到自己的屋子裡后,安芷剛坐下,就覺得不能這樣,讓冰露把福生叫進來。

「福生,你去和你主子說我又要相親了。」安芷白皙修長的手指點著桌面,皺著的眉頭,一邊說,一邊舒展開,「之後的日子我會很忙,他也會很忙,而且朝中又有人要害他,這段時間就別來找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4章 很忙

23.5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