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無賴

第203章 無賴

安芷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因為她突然回憶起來,裴闕從春風樓衝出來時,身上是沾了血的。

裴闕是受傷了嗎?

會想到春風樓的大火,安芷到現在還很后怕,漫天的火光飛舞,快速吞噬著春風樓。

這春風樓可是百年的酒樓啊,結果因為今晚的一場大火,說不定什麼都不剩下了。

「哎。」

安芷長嘆一聲,還是睡不著,乾脆坐了起來。

儘管眼下已是初春時節,但外頭還是冷得厲害,庭院里的樹上還蓋著薄薄一層積雪。

不過安芷的屋子裡燒了地龍,從早到晚都是暖暖的,所以她這會坐著也不覺得冷。

其實身體是困的,但安芷一想到裴闕,就憂慮到睡不著。

到底是為何,裴闕的身上會有血跡呢?

安芷想到了雲家準備刺殺八皇子,難不成是刺客的?

若裴闕與刺客廝殺過了,那明兒的早朝勢必要亂起來。

想到這裡,安芷又慶幸有個貪生怕死的父親。這輩子她已經看透那富貴繁榮底下的齷齪,卸了加進去的那份心思,像父親那樣,其實也很好。

思緒至此,安芷不禁為了自己以後而擔憂,若是她真嫁與裴闕,那就是富貴里的尖尖,到時候的煩惱肯定比現在多得多。

「扣扣」

這時,突然有人敲窗戶。

安芷警覺轉頭看向屏風出,如果是往日的裴闕會直接進來,可這人卻敲了敲窗戶,這讓她不得不把手伸進枕頭底下的匕首。

「是我。」裴闕今兒敲窗是想看看安芷有沒有睡了,以往是確定安芷沒睡,所以才直接進來。

安芷聽到裴闕的聲音,緊繃的肩膀放鬆下來,看到裴闕還是穿著在春風樓的那身衣服,心情似乎很不好,關心問,「這麼晚了,你是不是出事了?在春風樓那會,到底怎麼了?」

裴闕坐在窗對面的軟榻上,徑直往後靠去,過了許久都沒有回答。

「你說話呀?」安芷看裴闕沒說話,心裡擔心他,只好從床上起來,穿上鞋子朝裴闕走去,「今晚春風樓的人,是不是除了雲家的,還有其他人?」

「嗯。」屋內燭光昏暗,裴闕看不清天花板上有什麼,就宛如看不清他所處的局裡有什麼。

安芷聽到裴闕的這聲嗯,眉頭緊緊皺在一起,「除了雲家的人,還有......啊!你做什麼?」

沒等安芷問完,裴闕就伸手把安芷拉到懷裡,「別動,讓我抱一會,就一會。」

安芷的頭抵在裴闕的胸膛上,因為下墜的時候是側著,她這會便是側躺在裴闕身上,姿勢其實很不舒服,可她感受到裴闕身上炙熱的氣息后,緊張得一動不敢動。

「你到底怎麼了呀,有事你局說啊。」安芷還是頭一回看到裴闕這麼死氣沉沉,讓她緊張的同時,又感到害怕。

裴闕不知道怎麼和安芷說,又或者是該不該和安芷說,畢竟這件事他自個都沒理清楚。

「安芷,你被裴闕背叛之前,是不是完全信任他,覺得他永遠不可能傷害你?」裴闕問。

安芷其實不太願意回憶和裴鈺相關的事情,但她聽裴闕這會話裡有話,便實話說了,「那會一心一意想著嫁給裴闕,加上我自個兒心氣又高,從來不覺得裴鈺會看不上我。」

說到這兒,安芷輕輕笑了下。她確實優秀,但裴鈺就是因為她的這份優秀而不喜歡她。

裴闕和五皇子的情誼,怎麼說呢,在前太子病逝之前,他們是真心實意的好友,就算後來他知道五皇子做了很多和他三觀不合的事,他也一直在容忍,他原以為不管五皇子怎麼去爭皇位,都不會害到他頭上。

可今晚的事,他實在想不到理由,去否認不是五皇子做的。

很累,身心俱疲的累,彷彿被拽入無盡深淵,想要探尋一束光亮,卻怎麼也找不到方向。

裴闕抱著安芷沒撒手,那滿身的抱怨和戾氣,在這會難得得得到一絲安寧。

「安芷,在我最開始找上你的那一會,你是不是也很討厭我?」裴闕突然問。

「啊?」安芷不曾想過這個問題,事實上討厭並沒有,因為那會心裡害怕得很,完全沒往討厭想,等到後來裴闕的每次出現都幫了她,便更不會去討厭,她搖了搖頭,髮絲蹭得裴闕脖頸痒痒的,「沒有,沒有討厭。」

在安芷看不到的地方,裴闕薄薄的雙唇抿起一個輕快的弧度

——沒有就好,若是有,他定會更加努力到沒有。

室內就這麼安靜了好一會,直到安芷都快睡著,裴闕還是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裴......裴四爺,你今晚......」

「再一會,就再一會兒。」裴闕低聲懇求,像個小孩求糖吃一樣。

安芷也是頭一回聽裴闕求她,心軟說好,「再一刻鐘。若是你再不走,天就亮了。」

裴闕輕聲笑了下,「天哪裡就那麼快亮了,你唬小孩呢。」

安芷心想:可不就是唬小孩嘛。

雖說心裡好奇裴闕到底怎麼了,但問過一次后,裴闕不願意說,那她便不再多問了。如果之後裴闕想說,會自個兒和她說,不需要她多問。

之後的一刻鐘很快就過去,裴闕總算是鬆開手,安芷立馬從裴闕身上起來,側著身子快速道,「今晚八皇子遇刺,春風樓又被燒毀,想來明日早朝又是一陣風雲湧起,裴四爺還是早些回去歇著吧。就算有再難的事,人還好好的,總歸有法子能度過去。」

裴闕道了一聲是,兩隻手肘撐著軟榻,並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唇角帶笑地看著安芷,「你說得,沒有什麼過不去的。」

就算現在理不清楚,也總歸是要去理清楚的,不可能看著它在那裡腐爛。

今兒這事,無論結局如何,他都是要查清楚的。

安芷看裴闕似乎在想著什麼,但就是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她小聲催了句,「裴四爺,到時辰了。」

「是到時辰了。」裴闕感嘆道,「可這會已經過了宵禁,若是我這會出去,被城防軍抓了,那該怎麼辦?」

「不會的,您是裴四爺,沒人敢抓。」安芷懂的。

「怎麼會沒有,都敢堂而皇之地殺我,抓我更是敢。」裴闕想到那句不討厭,耍起了無賴,「你就好人做到底,再讓我待一會,保管明兒你醒來時,我就走了。成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3章 無賴

23.47%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