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救兵

第237章 救兵

裴闕被帶到了以前他和李達以前常來的小院,他們還是坐在那片葡萄架子下。

這會葡萄已經抽芽長出新葉,青綠地掛了頭頂一片,煞是好看。

裴闕坐下后,就有小廝送來茶水,又很快離開。

李達看了眼順子,意思是讓他邊上去一點,但順子卻沒搭理它。

順子這會可不敢離開主子半步,要是五皇子要對主子做什麼,他一定要擋在主子的跟前,保護主子的安全。

像五皇子這樣的人,太危險了,完全不值得信任。

裴闕也注意到李達的眼神,垂眸瞥了眼桌上的茶杯,並沒去動,慢慢抬頭看向李達,「你我之間的事,順子都清楚,你就不用拐彎抹角,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裴闕,你非要這樣嗎?」李達靜靜地看著裴闕,幽黑的眸子里靜得像沒有光亮的山洞,讓人好奇的同時,又意識到洞裡面遠比看到的要複雜。

裴闕覺得這話挺好笑的,什麼叫他非要這樣。

他也就真的笑出聲來了,壓根不管這裡是在李達的地盤,鷹一般的眼睛,凝神對著李達,彷彿他這會才是設下千重埋伏的人,充滿了底氣,「殿下,你找人殺我的時候,又為什麼要那樣呢?」

聽到這話,李達瞬間皺眉。

他知道在裴闕面前,就算用再多的借口去解釋裴闕也能立馬戳穿,所以只要裴闕捅破那層透明的窗戶紙,李達再拿什麼言語都是無用功。

裴闕看李達一臉凝重,反而笑容更大了一點,「殿下,咱們兩個,已經走到一條船上了。玉扳指的那件事,你那麼聰明,肯定可以看得出來是皇上在試探你的能力。其實皇上什麼都知道,你殺了先太子,他也知道。所以你想要冒尖出頭,這第一關……就是我。」

雖說裴闕眼下還沒有證據證明先太子是李達殺的,但從那三具屍體上,他已經查出其中一個和李達府上的一個管事有過交際。這樣模稜兩可的證據,也是很可怕的,很容易引起聖怒,也很容易讓世人起流言。

這君王的位置,最怕的就是來路不正。

縱使李達有野心,也有能力逼宮,可他卻不敢這麼做。

就比如現在,即使他把裴闕請到小院來,他也不敢真的動裴闕,因為現在他作為有嫌疑的人員,若是裴闕在他這裡受傷或者死了,裴家不會放過他,百姓也會流言飛起。

而他正對面,已經解決了他一排的裴家刺客,也不會允許他這麼做。

裴闕看李達一直不說話,手指點了點石桌,發出噠噠聲,有節奏地扎進裴闕的心頭。

「裴闕,只要你不再阻攔我,我許你裴家五十年榮華順遂,怎麼樣?」從春風樓失手后,李達就知道殺裴闕的希望渺茫,而要扳倒裴家又太難,只好放低身段來講和,「畢竟我們兩個,曾今的情誼是真的。裴闕,你放手,我保你們裴家五十年,這樣你好我也好,豈不是兩全其美?」

「這樣確實不錯。」但裴闕不會答應,因為他知道李達最後肯定不會這麼做,「但我不願意。」

這麼說的時候,裴闕已經站了起來,邊上的順子立馬護到跟前,做出一副誰要動他主子,他就和人拚命的架勢。

李達看裴闕要走,眉頭卻漸漸舒展開,「裴闕啊裴闕,我原本真不想殺你。」

年少在宮裡生活的時候,李達是最卑微的皇子之一,本來像裴闕這樣的天之驕子輪不到做他的伴讀,道裴闕就是選中了他。後來李達才知道,因為裴闕曾看到他和他母妃被皇后罰跪在烈日下,覺得他可憐,才願意做他伴讀。

有了裴闕做伴讀後,李達的境況好了許多。

宮裡人還是看不上李達母子,可他們願意討好首輔的兒子裴闕。

所以在裴闕光環的庇佑下,李達覺得他反而更像僕人,小心翼翼地揣摩著裴闕的情緒,生怕裴闕哪天突然厭煩他,不做他伴讀了,那他又要過回以前太監不如的日子。

隨著日子漸漸過去,他們倆越長越大,在外人看來,他們倆的感情是越來越好。

可在李達的心裡,卻永遠忘不掉那一日他跪在烈日下,搖搖欲墜的時候,看到站在角門那裡裴闕,一身錦衣,反倒是更像一個皇子。

他打小,就被人說不像一個皇子,膽小又沒有尊貴的母妃,所以只能任人欺負,而裴闕也只是可憐他,所以才和他一起玩,這是多麼可悲的事啊。

李達的怨恨從一顆小樹苗,長成現如今的蒼天大樹,他不僅僅有滔天的野心,還有對於世俗的仇恨。

憑什麼他生來就要低人一等,又憑什麼明明大家都是皇子,他又為什麼要給其他皇子抄書打罵。

這世界啊,樣樣都不公平。

特別是裴闕這種假惺惺的人,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別人的可憐!

裴闕聽到這話時,才察覺到掌心有點不對勁,轉頭給順子使了個眼色,順子眼疾手快拔刀,可刀才拔了一半,順子的手臂就被一支羽箭給射中。

裴闕忙拉著順子往後。

「沒用的,你今天逃不掉了!」李達猙獰咬牙道,「上次讓你逃脫,那是僥倖,這次你不可能再逃走的!既然給你陽光大道你不走,那就別怪我不留情面!」

李達話音剛落,院子四周就湧現出一群束衣刺客,從李達的後面,把北東西都圍了個水泄不通。

而裴闕的背面,也冒出一群人,那是朔風帶著他的手下,準備待命。

從接手工部的事情起,裴闕就做了多手準備,所以他今兒才能有恃無恐地跟著李達過來。

他來這裡,就是為了和李達做個了斷。

只是沒想到,李達竟然會在葡萄架子上都塗了毒藥。

順子的胳膊開始噴血,但他這會卻還記得使命,「爺,您先走,這裡有我們在。」

裴闕看著順子一直在流血的手臂,眉頭緊鎖,吩咐其他人道,「全都蒙上面巾,這裡有毒氣。」

大家聽到裴闕的話,紛紛蒙住了口鼻。

而李達做到這種地步,自然不可能讓裴闕就這麼離開,也吩咐手下的人一起上。

朔風從圍牆上跳了下來,衝到主子邊上,「爺,我們先護送你們離開,這裡的賬,等以後再算。」

這處院子僻靜得很,所以離鬧市還有點距離,要想從這裡殺出去,至少得跑出半刻鐘左右的時間,而那些時間裡,裴闕帶的人,多半都活不下來。

倒不是裴闕的手下武功不行,而是這裡有毒氣,就算有面巾蒙臉,多少也會有些影響,而李達的人如此淡定,說明他們都有吃過解藥。

裴闕想到這裡,當即下令讓大家一起撤退。

可李達是下了大功夫要殺裴闕,自然不會輕易讓裴闕逃脫,他早就在的巷子里埋伏了其他殺手,所以裴闕剛逃到巷子里時,前頭又湧現出一大批殺手。

巷子兩邊都是高聳的圍牆,那麼多人想翻牆走,基本不可能。

可他們這會,三面受敵,就連裴闕自己,都有點手腳麻痹,想來是毒氣開始起作用了。

朔風的命令就是負責主子的安全,主子的命就是他的命,他從懷裡掏出一個藥瓶,「耶,您先吃了這個,不管是什麼毒氣,都能壓制一會。」

裴闕倒出兩顆葯,先給順子嘴裡塞一口,他外吞下一顆,再拔劍砍下一個人刺客的腦袋。

好在朔風他們都是高手,平常一打十個不是問題,只不過礙於眼下巷子的狹小,這才艱難了一點。

裴闕沒有讓手下擋在前頭為他擋刀的習慣,所以讓兩個人護住順子,他就廝殺到了邊緣。

朔風有心過來幫主子,卻被主子反嗆。

「你守好你的位置就行!」裴闕一邊說,一邊捅殺一個刺客。

然而,就在他們剛把刺客群體殺出一條血路時,從遠處的院子里又翻出幾十個人。

而裴闕身邊,這會只剩下不到二十個人。

他們打殺也有一點時間,卻沒有引起任何動靜,只能說明附近的人已經被李達給遣散開,就連城防軍那裡,李達肯定也打過招呼,所以李達才能這麼肆無忌憚地殺他。

刀劍無眼,就算裴闕能力再強,可因為剛中過毒,這會還施展不開,左手臂很快就被一支箭給擦傷,身上也多了許多傷口。

裴闕漸漸開始喘氣了,可他們只往前前進三十米不到,連衝出去的希望都沒看到。

「爺,要不我先帶著你走吧?」朔風有能力帶著主子一個人離開,只要讓其他人斷後就行。

裴闕回頭看了一眼跟著他十幾年的各位下屬,還有已經倒下的人,如果他這會走了,那麼李達肯定不會放過那些屍體。

「再撐一撐,說不定有支援!」裴闕道。

剛站在圍牆上,居高往下看的李達正好聽到了裴闕的這句話,「裴闕,到這種時候,你怎麼還是假惺惺。不過是一些命賤的螻蟻,你以為你還能逃出去么,現在的偽善可沒人能看到!」

朔風看到牆頭上的李達,立馬丟出暗器,李達因為太大意,被朔風的暗器劃破了手臂。

李達腳底踉蹌下,若不是身後的人扶著他,他這會已經摔下牆去。

「全部一起動手!」李達怒了,「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殺乾淨!」

那些刺客聽到這話,攻擊立馬強烈起來。

李達捂著手臂,皺眉瞪著裴闕。

裴闕無暇顧及李達的臉色,他知道這會只能殺出一條血路。

如果,如果這會能有個人來幫幫他就好了。

他這會,是真的有點感到難。

也就在這時候,裴闕想要救兵時,李達身後的院子,還有附近的院子,全部都著了火。

李達這是要毀屍滅跡?

裴闕轉頭去看李達,但在李達的眼中看到了疑問,心中頓時明朗起來。

是救兵!

四周的火光衝天燎起,仿若一條條蛇在吐血性子,能把這裡的人都給吞進去。

裴闕不懂來的是什麼人,但來人放了一把這麼大的火,就算城防軍想要眼瞎,那也不能夠了。

只要能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那李達就不能在這會殺他,但凡讓第三方勢力看到李達在這裡殺他,那李達就要完蛋。

裴闕能想到的那些,李達也能想到。

所以這會的李達,已經顧不上手臂的疼痛,而是緊張地向四周眺望,直到在遠處的一個角落裡,她突然看到一群人影,正往這邊圍了過來。

「不好!」李達大喊一聲,他的那些刺客也看了過去,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賀荀帶著一群人,突然從前後夾擊了李達的人。

賀荀朝人群中大喊了一聲裴四爺,然後他的人就沖了進去。

賀荀自個兒卻沒有往前沖,他雖然能打,但這會有那麼多的絕頂高手在,他怕死的很,可不敢在這會衝上去。

裴闕聽到賀荀的聲音,立馬來了勁,鼓舞身邊的人,「大家都精神點,有救兵來了。」

本來心中都有點放棄生存的希望,可是聽到有救兵,一個個都來了精神。

因為有了士氣,裴闕很快就帶著人和賀荀的人碰面,而李達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裴闕帶著人和賀荀逃跑。

「都給我追,把弓箭給我拿來!」李達今天一定要裴闕死,他策劃了那麼久的時間,就是為了能殺死裴闕,結果裴闕要看著還是要逃跑。

若是讓裴闕跑了,那之後的情形,李達不用想都知道。

所以拿到弓箭后,李達想都沒想,就對準了裴闕的後背。

瞄準,發射。

可裴闕彷彿能預知一樣,立馬轉身,同時還拉開身邊的人,讓李達的箭射了個空。

而李達因為這個疏忽,讓裴闕徹底消失在視線里。

裴闕跟著賀荀,一刻都不敢停,他和賀荀轉了數不清的巷子,直到一個更加僻靜的小院門口,賀荀才停下敲門。

三聲長,三聲短地敲門。

裡面的人先從門縫看了一會,才給他們開門。

裴闕這會臉色不太好看,失血加上中毒,他還是靠著朔風才走進院子。

可等他看到院子里朝他衝過來的安芷時,愣了愣,慢慢笑了起來,「原來是你救了我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7章 救兵

27.4%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