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病危

第240章 病危

等裴闕站穩后,安芷才發現她被裴闕靠著的地方濕了,再看裴闕的臉頰上,都是汗珠。

她這會覺得,順子要四個人壓著,毫不誇張。

然而裴闕靠他自己的自控能力就能忍住,可想而知有多厲害。

安芷看著裴闕喝了雞湯,讓大夫給裴闕換了葯后,等屋子裡沒其他人,才說了今天在街上聽到的流言,「先太子的事,和五皇子是不是有關係?」

裴闕嗯了一聲,他不想安芷摻和進來,「這是我和五皇子之間的事情,他既然發了狠要殺我,那我總不能坐以待斃。」

五皇子蟄伏了十幾年,培養出的勢力,裴闕這會才摸出個大概,光是這一點,裴闕就不能夠對五皇子掉以輕心。

眼下這會,裴闕能做的,就是讓五皇子冒不了尖,就算冒尖了,那也要立刻打壓下去。

就比如玉扳指的案件。

先太子死了那麼久,這一年來什麼事都沒有,現在因為兩場大火,把這件事又給燒起來了。

安芷聽得出裴闕話里的意思,心領神會地不再多問,轉而開口說到賀荀是九夷的世子,「我記得九夷蛇蟲瘴氣多,製藥巫師都很厲害,可以救人百病,也可以害人無數。你會中五皇子的招,那是因為咱們不懂毒藥,要不要讓賀世子找個人,教教我們?」

裴闕本想說毒藥太危險,安芷最好別碰,可轉念想到他自個兒都中招了,便有心心動。

找賀荀制毒可以,學學辨認毒藥,那也要的。

「賀荀。」裴闕朝門口喊了一聲。

蹲在門口聽牆角的賀荀被裴闕一喊,心跟著顫了下,本想轉身偷偷離開,卻被冰露給暴露了。

冰露一直擔心主子會吃虧,聽到裴四爺喊賀世子,她趕忙先進去,然後打小報告說賀世子在門口。

賀荀只好尷尬進去,假裝沒聽到方才安芷和裴闕的對話。

安芷說明用意后,賀荀被裴闕盯著發毛,只好點頭答應,「我身邊就有一位巫師,不過很多毒藥都是要有原料才能製作的,京都雖然繁華,可有很多東西都養不活,所以有的毒藥,只能在其他地方製作了送來。」

安芷說沒事,「我就學學怎麼辨別毒藥,至於制毒,我大概知道個皮毛就行。」

她開藥材鋪之後,雖說不能開堂看診,可對大部分藥材的習性都有一定的了解,但毒藥還是所知甚少。

賀荀為了討好裴闕,辦事麻利,下午就叫來了府上的巫師。

裴闕因為有公務在,吃過午飯就走了,不過他把受傷的順子給喊到院子里,讓他跟著一起學。

順子覺得他自個兒是榆木腦袋不用學,可他剛說了個不字,就被主子重重地按住肩膀,這才注意到賀世子是男的,巫師也是男的,而安小姐那麼漂亮,立馬懂了主子的意思。

安芷跟著巫師認了一下午的毒物,回家時還帶了一本記載有毒物的書籍,回去的路上都捧在手裡看。

冰露對於那些有毒的東西有些害怕,看主子在馬車裡還看書,很是不解,「小姐,您看那麼認真做什麼?咱們又用不到這個?」

「你怎麼知道用不到?」安芷合上手裡的書,方才看了許久,這會眼睛有些乾澀,揉了揉眼睛,一邊道,「都說世事無常,指不定哪天就用得到了。」

冰露聽主子這麼一說,覺得是這麼個道理,「那小姐您好好學學,我聽巫師先生講的時候,頭暈轉向,啥也聽不進去,什麼金蟾、銀蟾,在我這裡都是癩蛤蟆,分不出區別。」

安芷哈哈笑了兩聲,緋色的薄唇好看地彎著,「那你也多聽聽,指不定以後用得到。」

二人乘著馬車到家后,安芷先回了自個兒的院子,再帶上幾件小衣裳去正院。

她到正院的時候,看到太太正好在院子里看盆栽,微笑著走了過去,「太太來看看我準備的這幾件小衣裳行不行。」

孟潔伸手摸了下冰露捧著的衣裳,絲滑如水,一摸就知道是上好的布料,特別是看到布料都是給男孩子準備的,笑得很滿意,「難為你費心了,今兒個莊子里送了狍子肉來,我已經讓人去弄了,你今兒個就在我這裡用飯吧?」

安芷點頭說可以,和太太聊了幾句后,帶著冰露去看了兩位姨娘,才過來用晚飯。

如今父親不在家,吃飯的主子只有太太和安芷,安芷吃飯極有規矩,所以一頓飯下來,兩人都沒怎麼說話。

等漱了口后,孟潔才讓安芷進裡屋暖和。

兩人一起坐在軟榻上,朝露準備了新茶。

安芷小口抿了下,聽太太問嫁妝如何,她說了都好,看到太太眼神有話,倒是沒急著問,而是慢悠悠地喝茶。

孟潔呢,知道安芷白日出門了,也知道安芷在外頭有做生意,不過只知道安芷做了成衣的生意,不知道藥材生意。

所以今兒個,外頭傳的流言,孟潔覺得安芷肯定知道。

可她和眼前的繼女又不甚親厚,眼下想要問點體己話,有點不好意思問。

扭捏了一會後,孟潔把冰露和朝露都打發了出去,才小聲說到祭典和外頭流言的事,「今兒下午,你父親派福祿回來特意交代了幾句,說讓我這幾日別出門做客,外頭可能要大亂。芷兒,你說這天……真的會翻個樣嗎?」

「這種事,不是咱們能決定得了的。」安芷看著冒熱氣的茶水,「就比如這杯中的茶水,只要放了茶葉下去,咱們就阻止不了它變色。只不過,也要看是放哪種茶葉。」

茶水就是那廟堂之高,而茶葉就是眼下爭奪中的幾位皇子。

茶葉加得越多,茶水的滋味就越亂,而他們這些喝茶水的人也不會太好受。

安芷看太太一臉凝色,放下手中的茶盞,寬慰道,「太太莫要太操心,父親那有裴……四爺在,多少能看顧父親一些。若是連裴四爺都擋不住的事,那光靠咱們呀,用處也不大。」

她的視線慢慢移向太太的肚子,「如今,太太還是好生養胎比較重要,天塌下來,也是先壓死個高的。而且外頭現如今只是流言,是不是真的還不知道。不過太太謹慎也是好的,咱們就聽父親的,老實待在府中一段時間就是。」

孟潔聽安芷這一段的安撫,心裡舒服多了。

「對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兒。」孟潔壓低音量,頭往安芷那湊,「我聽別人說啊,八王妃,好像病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0章 病危

27.84%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