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屯糧

第241章 屯糧

「林書瑤?」安芷有點詫異。

「噓,小聲點。」孟潔豎起食指放在嘴邊,眼神左右顧盼,她現在是愈發謹小慎微,越來越像安成鄴了,「我也是聽許家那個夫人說的,原本八皇子定的不是許夫人的嫡女么,結果八皇子知道許家女兒丑,又把婚事給退了。」

說到這裏,孟潔表情很是不屑,「那八皇子原本就是看中戶部侍郎才娶的他家女兒,卻又因為相貌而去退婚,辦事也是個……」她搖了搖頭,「那位許夫人大概是想着咱們家和林家不對付,所以前幾次出門,她只要看到我,都會拉着我聊天。今兒個啊,那位許夫人的送了鬆餅過來,還有一些小孩玩意兒,然後就說了這件事。」

安芷想了想許夫人的模樣,是個圓臉身量很高的豪爽女子,「怎麼個病危法?」

孟潔轉了下眼珠子,才回想到許夫人的話,「說是水米不進了,一天能瘦一斤肉,被八皇子幽禁后,一直鬱鬱寡歡,還是昨兒林尚書把女兒給帶回家了。」

「昨兒就帶回家了?」安芷皺眉問。

「是的呀,許夫人說她親眼看到林家大郎背着一位女子從穆王府後門出來,能讓林家大郎親自去背的人,不是穆王妃,又能是誰!」孟潔想到林書瑤成婚還沒一個月,生生被蹉跎成這樣,覺得報應的同時,又覺得林書瑤何必當初,轉念又想到她自己,雖說相公風流,可安府里日子還是太平,比她未出閣時好了太多。一時間,嘆息起來。

安芷聽到後門兩個字時,眉頭皺得更緊了。

她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對勁。

林家和八皇子好不容易跳到一條船上,各自的目的都很明確,如果林家因為林書瑤的事和八皇子問責,那應該是從正門出來才是,而不是偷偷摸摸從後門出來。

並且,剛新婚就把夫人折磨得不成人樣,這種事情鬧出去,八皇子於人品上會大打折扣。

按理來說,八皇子不會和林書瑤做恩愛夫妻,但不至於虐待林書瑤,而是好吃好喝養在府上。

畢竟八皇子眼下,很需要林家在朝堂上的助力,若是林書瑤死了,那他和林家很可能成為敵對勢力。

於林家而言,八皇子就是他們為以後幾十年找的靠山,他們肯定不希望合作終止。可如果林書瑤新婚早逝,林家應該不會再幫八皇子奪位,不然林家的名聲真要惡臭到不行。

所以要從後門背出林書瑤,這裏頭的緣故就很耐人尋味了。

安芷猜不出為什麼,不過那個許夫人會親自上門探望太太,還說到這件事,安芷覺著像是故意為之。

「不管穆王妃如何,太太牢記一句話就是,多聽少說。」安芷提點道,「咱們是和林府不對付,但還沒到上台就要掐架的地步,所以穆王妃這會真死了,咱們偷偷樂下就行。若是沒死,那……小心盯着宅里宅外吧。」

孟潔點頭嗯了一聲,她懷孕后空閑時間多了,時常就會多想,但和安芷說說話后,就能舒心許多。

安芷又和太太閑聊了兩句,才從正院出來。

踏着清冷的月色,安芷走在自家的長廊下,冰露在一旁提着燈籠,路上偶爾會遇到巡夜的下人。

「冰露,今年的春雨,好似真的遲了些,園子裏的荷葉才剛剛冒尖。」

冰露轉頭看了眼長廊外的池塘,只能瞧見幾簇荷葉尖尖,都還沒能舒展開,「再過一段時日就好了,而且下月初一就會舉行祭典,說不定到時候就會下雨。」

若是多事之秋,又加上乾旱,安芷不敢想像會發生什麼事。

她還是希望天公能作美,不然百姓苦,遠在西北的哥哥他們也苦。

不知為何,安芷突然有種風雨欲來的預感,讓人焦慮得很。

等回到院子裏,安芷把秋蘭、冬蘭都叫到了裏屋,看着冰露把門關上后,吩咐道:「明兒秋蘭和冬蘭去找幾處隱蔽的倉庫,帶上院子裏的小廝一起,買下幾座倉庫,或者僻靜小院也可以。再打聽下哪裏有人賣糧食,我總感覺再過段日子要鬧事,咱們先屯糧,不管到時候有沒有事,只要咱們手上有糧,一切都好說。」

民以食為天,若是真的鬧起災荒,那安芷屯的糧食就能派上大作用。

冬蘭看主子面色凝重,想到了在雲州的分店,「小姐,既然咱們要屯糧,那是不是也要知會雲州的桃紅一聲?」

聽此,安芷才想到雲州的分店,「對,讓桃紅也多屯點糧食,若是今年能風調雨順,到時候再賣了就行。」

花點錢買份安心,安芷還是很願意的。

等秋蘭和冬蘭出去后,安芷讓冰露找出衣櫃里藏着的銀票箱子,「你明兒讓福生去找兩個靠譜的人,把這十萬兩銀票送到西北。」

十萬兩銀票在安芷這很多,可到了西北,就如同胡楊林里的一片樹葉,但安芷還是想儘力榜到哥哥。

冰露知道主子掙錢不容易,看着匣子裏的銀票,有些不捨得,但想到遠在西北的大少爺,終是咽下想勸的話,好在先太太早就替主子置辦好了嫁妝,不然就按主子這樣地給錢,最後肯定留不下什麼錢。

安芷帶着滿滿的疑問睡下了。

而林府那,這會還是長燈點夜。

林書瑤的屋子裏,丫鬟正忙着清理地上的碎瓷片,林書瑤躺在床上,臉色蠟黃,兩眼無神地放空。

魏氏眼眶濕紅,明顯方才大哭過,等丫鬟們都離開屋子后,她才坐到了床沿,心疼地摸著女兒的臉,「書瑤啊,你怎麼就成這樣了呢?」

嫁給皇子,那是尋常人想不到的尊貴。起初得到賜婚的時候,魏氏私下裏和女兒偷着樂了好幾回,後來過了聘禮,她們母女走路都是帶風的。

結果這還一個月不到,女兒就成了眼下的樣子。就算魏氏看重名利,可女兒到底是她一手帶大的,看着女兒黯淡的眼睛,心疼地又流下眼淚。

林書瑤動了下頭,手抬起來替她母親擦了眼淚,沒有表情地道,「母親,就讓我和離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1章 屯糧

27.96%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