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巴掌

第254章 巴掌

那丫鬟已經抖得不像樣,許文娟不懂丫鬟方才做了什麼,就覺得她這個模樣有點奇怪。

皇上看到是個丫鬟,連問都不想問,直接擺手,讓太監們把丫鬟拖出去解決了。

從始至終,安芷都沒有說一句話。

等丫鬟被拖走一會,她才隱約聽到身後的側門有人喊了一聲饒命,但很快就沒了聲音。

安芷回頭的時候,便看到坐在最後一排的郝冬梅,正眼神閃躲地望着她這邊。

朝郝冬梅彎了個笑容,再轉頭去看林書瑤那,看到林書瑤舉起酒杯一飲而盡,她心裏的那口氣,倒是沒全出。

方才那會,如果是她殿前失儀,雖說不會直接被拖出去杖斃,但肯定會惹怒皇上,就算有裴闕等人幫她求情,她也少不了責罰。

林書瑤還真是不放過任何讓她倒霉的機會,幸好她早有準備。

心思轉了一圈后,安芷就著面前的菜肴簡單吃了一點,發現太太不敢動筷子,湊過頭去小聲提醒,「太太還是先吃一點吧,宮宴用的都是銀筷子,沒人敢那麼大膽子在這種日子給皇後娘娘湊霉運。今晚咱們得待兩個時辰,您若是不吃點東西,肚子裏的孩子可受不了。」

孟潔不想吃東西,是怕吃了食物后要去茅房,宮裏那麼大,還是晚上,就算有引路太監帶着,但總歸沒那麼安心。

拿起筷子,隨便吃了兩口,孟潔又恢復了拘謹的樣子,直到前桌的許文娟吃了兩口后,轉身來找她們說話,孟潔臉上才開始有笑容。

安芷沒心思聊天,視線一直在四周轉着,看林書瑤一直沒有動,她才稍稍放鬆一點。

宴會期間,幾個皇子都爭相給皇後送禮,八皇子也是其中一個,不過讓人比較有看頭的是八皇子送禮的時候,並沒有喊林書瑤一起。是林書瑤看到八皇子站到了殿中央,她才匆匆從座位上出去。

「她也不過如此嘛。」許文娟看到林書瑤走出去的時候撞到了桌腳,幸災樂禍地和安芷道,「當初我得了八皇子的婚事,那是激動得一個晚上不會睡,後來得知八皇子府上美妾眾多,還鬧到了八皇子府上。被退婚那一會,我是死的心都有,每天給林書瑤和八皇子扎小人。現在看來,我運氣可好了。」

許文娟腦子簡單,可內宅爭鬥、夫妻感情這種事,她打小就看得多,所以林書瑤和八皇子的表面融洽,倒不是她多聰明看出問題,而是見得多了,自然而然就懂。

安芷很贊同許文娟的話,如果是許文娟嫁給八皇子,以八皇子的尿性,這會許文娟可能得瘦二十斤不止。

「這人啊,不能只看表面富貴。」許文娟嘆了一句,視線正好掃到對面江浩的身上,補充道,「也不能因為一時的困境,就委曲求全找個垃圾。」

安芷順着許文娟的目光,也看到了江浩,她沒和江浩接觸過,但江浩能在背後說許文娟壞話,足見做事不磊落。

她喝了一杯酒,話便多了一點,「江浩的婚事,你還是退了吧,嫁給這樣的人,還不如找個上門女婿。」

「上門女婿我也有想過。」許文娟哈哈笑了起來,她算是見識過各種各樣的男人,所以這會看着對面的男賓處,一點收斂目光的意思都沒有,「對面那些人裏面,還是裴闕最好看。安芷,裴家還有沒有沒成婚的公子,要不我和你當妯娌好了?」

「有的。」安芷對裴家比較了解,「不說大房的裴鈺,二房就有位和你年歲相當的。只不過咱們做不了妯娌,你若是嫁到裴家,得喊我嬸嬸。」

「哎,你不說,我都忘了裴闕其實是咱們長輩。」許文娟說到這裏,看到林書瑤回了座位,她的注意力都到了林書瑤身上,舉杯喊了一聲王妃娘娘,看林書瑤轉頭時,故意諷刺道,「我方才瞧你和王爺兩個,真是恩愛得很,真不愧是郎才女貌,相配得很。」

林書瑤剛被八皇子擺了一道,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和八皇子夫妻不和,現在聽到許文娟這話,心裏就想被刀割一樣。

但她心思轉得比許文娟快,諷刺人的話也更會說,舉杯笑盈盈地看着許文娟,「我們再恩愛,也是許小姐的功勞呀,若不是你長了這般模樣,我還真沒機會。」

林書瑤身後的幾個人聽到這話,紛紛笑了起來,一個個眼珠子肆無忌憚地瞟著許文娟,甚至還有人讓許文娟別瘦身了,反正都有個江浩願意娶她。

許文娟是個暴脾氣,她一聽到這話,就轉身抓了碗,若不是安芷死死按住她的手,碗已經砸到林書瑤幾個人的身上。

「別衝動。」安芷搶下許文娟手裏的碗,「她們就是想激怒你,等你生氣了,就能讓皇上皇后懲戒你。」

聽此,許文娟咬牙捶了下腿,轉過身不再看林書瑤幾人。

林書瑤計謀沒得逞,看安芷的目光暗了暗,哼了一聲,轉身看歌舞去了。

一場宮宴結束,安芷和許文娟一起離開大殿的時候,許文娟還氣得崩著臉。

許夫人這會在和其他夫人說話,還不懂女兒生氣,安芷只好先送許文娟到許家的馬車邊上。

這會天已經黑了,馬車停在宮門口,一溜排開,有一群小太監提着燈籠在馬車邊上,專門為從宮中出來的人們指路。

許家的馬車停在比較前頭,等許夫人來了后,安芷便告辭去找自家的馬車。

結果她和太太沒走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啪啪」,非常清脆的兩聲。

安芷猛地回頭,看到許文娟在教訓宮宴上讓許文娟別瘦身的小姐,而許夫人好似習慣了這種場面,看女兒打完,就推著女兒上馬車,連個眼神都沒給被打的那位。

孟潔看到這一幕,心撲通撲通緊張加速跳,「芷兒,許小姐這也太虎了吧?」

「咱們先回府。」安芷一點兒也不可憐被打的人,既然做了林書瑤的爪牙,那就要承擔做爪牙的後果。

雖說許文娟在宮門口打人,但這裏已經不是宮裏了,有許家給她撐腰,她就有這個底氣打人。

若不是林書瑤還沒出來,許文娟遇上了也是要打的。

安芷上了馬車后,掀開窗戶帘子往外看,本想着瞧瞧外頭的其他人,卻看到騎馬過來的裴闕。

而自家小廝看到過來的裴闕,也停了下來,恭恭敬敬地喊了一聲裴四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4章 巴掌

29.36%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