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感情

第261章 感情

安芷知道林書瑤被皇後娘娘禁足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傍晚。

是他父親下職回來后和太太說完,太太再讓丫鬟過來傳話,同時傳的還有八皇子與五皇子打架的事被皇上知曉,但兩人都不肯說打架原因,皇上便罰他們昨兒跪了一夜的宗廟。

聽完丫鬟的傳話,安芷洗了個手,讓冰露去準備一壺清茶。

冰露聽到好消息,心情也好了許多,端著茶盤進來時,臉上一直掛着笑容,「小姐,您說等八皇子回府後,會不會和林書瑤吵架啊?」

「以八皇子的性格,應該是會的。」安芷端起茶盞,心情頗好地道。

雖說八皇子沒有直接抓到林書瑤和五皇子見面,但事情怎麼可能就那麼巧呢,皇後娘娘要找林書瑤問話時,林書瑤卻偏偏不在,而且王府的下人還找不到林書瑤。

這樣的巧合放在八皇子眼前,即使沒證據,也足夠在八皇子心裏徹底和林書瑤劃開界限。

不得不說,還是裴闕厲害,這樣一環套一環的計策,她是想不到的。

而事實上,林書瑤和八皇子確實大吵一架,一個堅持要問去哪了,另一個堅定地說在酒樓吃酒醉了。

夫妻倆誰也不肯鬆口,但誰也拿不出直接證據,鬧來鬧去,院子裏的下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算是一段孽緣了。

而這事,是第二天,許文娟回來的時候,和安芷說的。

因為出了江浩的事情后,許家人就一直密切關注穆王府,而林書瑤和八皇子這段時間都是焦頭爛額,誰都沒有太戒備,這種吵架的消息,很輕易就被人打聽到了。

許文娟和安芷一起散步,一邊道,「哈哈,以前林書瑤好幾次在我和我母親面前炫耀,說林書瑤有本事,才能嫁給八皇子當王妃。對,她是有本事嫁給八皇子,可結果呢,比我還不如,至少我家還能把江家捏得死死的。這不,說退婚就退婚了,江家連個屁都不敢放一聲。」

許夫人讓許文娟在家裏多住幾天時,安芷就想到是要和江家退婚,這事她一點不意外,說了句恭喜,便問許文娟以後怎麼打算。

許文娟有點累了,往池塘中心的亭子走,「具體怎麼辦,等我和你那麼瘦再說吧,我爹娘這一回是看透了。說如果實在找不到如意佳婿,就等下次恩科,給我抓個寒門舉人回來。但我自己想的是,讓你給我介紹幾個西北的軍士,我都打聽過了,軍營里的男人,就喜歡壯實一點的女人。」

「哈哈,你別瞎打聽,沒有的事。」安芷和許文娟一起坐下,「最好還是找一位心儀的夫婿,以你家的能力,不會讓你真的嫁太差的。」

聽到這話,許文娟並沒有被安慰道,低低地說了句希望吧,就把話題又轉移到林書瑤被禁足的事上,「我父親說了,林書瑤被禁足,還有八皇子和五皇子的事,雖說是裴闕幫你報仇,但實際上卻幫了皇后。我父親讓我問問你,裴闕是想扶持十二皇子上位嗎?」

兩位皇子鬧不和,惹怒了皇上,其中一位的王妃,還扯出了不好的流言,這樣的事情,等於在給皇家蒙羞,同時也會讓皇上對他們印象不好。

所以沒有被扯進這次事情裏面的十二皇子,看似什麼都沒得到,其實別人失去,就是他掙了。

安芷搖頭道,「這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猜,裴闕應該不會選擇扶持十二皇子。」

「那就最好。」許文娟感嘆道,「以前我和八皇子有婚約的時候,我父親還想着也拼一拼,萬一能混個國丈噹噹,豈不威風。後來沒想到八皇子是那麼一個王八羔子,又加上最近朝堂上的事,他說他已經看開了,與其支持誰,還不如誰都不支持。不然站錯隊,到最後是要被清算的。」

安芷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

可裴闕,好似從不和她說朝堂上的事。

上回見面,她還特意囑咐,如果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可以找她說說,但裴闕並沒有說。

就算之前裴闕爬窗戶找她,也很少涉及朝堂上的事,每次她有什麼事,裴闕都是讓她莫急、別擔心,然後轉頭就幫她辦好。

這種被人照顧的感覺是很好,不然她也不會心動,可裴闕很少說到他自己,這讓她有種不是很踏實的感覺。

「你怎麼皺眉頭?」許文娟看到什麼就說什麼,所以看安芷皺眉,就直接問了。

「沒什麼。」安芷不好和許文娟說她和裴闕的事,還是繼續前面的話題,「我就是覺得林書瑤和八皇子這樣鬧,兩個人何必呢。」

「誰說不是。」許文娟跟着長嘆一聲,「通過他們倆的事,讓我看清楚了一點,嫁人絕對不能只看家世,還要看人品。但你仔細想一下林書瑤和八皇子,是不是挺配的?」

一個虛榮勢利,一個暴躁無腦。

安芷想了下兩個人,還確實是,都不是什麼好人,還是綁定在一起比較好,省得出去禍害別人。

這麼一想,安芷又想到了裴闕,那她和裴闕,又是什麼樣的組合?

同樣的問題,裴闕這會也在想,只不過,他是被人問的。

因為出手打壓了八皇子和五皇子,雲家和他伸出了橄欖枝。

今兒下朝的時候,雲家那位老謀深算的老爺子特意找到他,暗示他們可以合作,但被裴闕拒絕了,然後雲老爺子就問他和安芷不是互利合作么。

那一會,裴闕很明顯地愣了下,沒有回答雲老爺子的話,直接上了自家的馬車。

他沒想到,在雲家人看來,他和安芷竟然是互利關係。

搞笑。

他努力找個媳婦,竟然被人這麼猜。

不過雲老爺子的那句話,讓他不禁思考,他和安芷,眼下真的如表面那麼融洽,能夫妻同心嗎?

事情發生在自個兒身上,裴闕絕對他帶了太多主觀意識,邊讓順子掉個頭,去找賀荀聊聊。

感情這種事,用說書人常談的一句話,就是旁觀者清。

有了上次李達下毒刺殺的事之後,裴闕去世子府,都是直接上門。

門口的小廝看到裴四爺來了,熟稔地把人帶了進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1章 感情

30.24%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