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五月

第262章 五月

裴闕被領到了後院,賀荀在練劍。

經歷過五皇子刺殺裴闕的事之後,賀荀每日都提心弔膽,若不是裴闕不同意,他早就搬到裴府去住了。

「四爺,你來了!」看到裴闕進來,賀荀立馬放下手裏的劍,笑着跳下演武台。

裴闕極輕地嗯了一聲,擺出一副不閑聊的面孔,然後把賀荀叫到了屋子裏面,連順子都沒讓進屋。

「神神秘秘,什麼事啊?」賀荀每次被裴闕單獨叫到一邊時,就會很害怕,因為不知道裴闕會給他出什麼難題,但聽到裴闕問他和心儀的女子相處是什麼狀態,他才輕鬆吐了口氣,「就這事啊,我還以為你要我提着腦袋又去做什麼。你是想問你和安芷吧,你們兩個不是挺好的么,難道出什麼事,吵架了?」

想到裴闕可能在安芷那裏吃癟,不知為何,賀荀突然有點小期待。

裴闕說沒有,「就是覺得我們兩個還不夠親密。」

「這事簡單啊,等你們成婚了,往被窩裏一卷,那就是最親密的人。」賀荀想都沒想,就給出回答。

其實這個問題,裴闕找錯人了,賀荀雖然風流多紅顏知己,但真正心儀的姑娘,還沒有過。所以他能想到的,就是那些不太正經的事。

裴闕聽到賀荀給了個這樣的答案,下意識去想了一下畫面,突然有點血脈噴張。

不行,得打住!

他說的又不是這個意思。

「算了,你不明白。」裴闕起身要走。

「別呀。」賀荀哪能放過這麼好的八卦機會,「你不多說一點,我怎麼知道你們差的是什麼,來都來了,你多跟我說一點,我才能幫你出謀劃策啊。」

一邊說,賀荀一邊體貼地給裴闕倒茶。

裴闕半信半疑地看着賀荀,總感覺賀荀這會有點怪,說不上來的怪,但他又不可能回家找他父親說這種事,便簡單說了下安芷總是對他很客氣。

「這說明,她對你還有戒備。」賀荀幫忙分析道,「你看啊,安芷之前不是受過一次傷么,所以心思會比較敏感。你呢,又一直對她那麼好,讓她更不安。你不是也常去花樓么,就學着那些浪蕩公子怎麼討姑娘歡心的模樣,撒嬌、賣可憐都可以,讓安芷覺得你沒那麼厲害,也需要她幫忙。」

說到這裏,賀荀猥瑣地挑眉,「等氣氛到了,你再做點摸摸小手的事情,安芷哪裏禁得住呢,你說是不是?」

一開始聽,裴闕覺得賀荀說的還有點道理,結果賀荀又把事情往溝裏帶。

「跟你說也是白說!」裴闕憤而起身,不再管賀荀的叫喚,出門帶着順子走了。

順子匆匆忙跟在主子身後,發現主子面色比來的時候差了許多,在心裏一直轉着小九九,想着世子怎麼敢惹他家主子生氣,這不是自找麻煩么。

等出了世子府,順子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就怕被主子連累。

「不上馬車,我們去附近的胭脂店鋪看看。」裴闕想到最開始聽到別人說的,送禮物是絕對不會錯的。

等安芷收到裴闕的一套頭面,還有完整的胭脂時,一旁的許文娟都驚呆了眼。

許文娟看着綠色的胭脂,不解問,「怎麼連這個顏色都有,能拿來幹嘛?」

安芷說可以拿來塗指甲,或者畫濃妝的時候用,但她沒有畫濃妝的習慣,也不會弄指甲,所以有好幾種顏色都用不到。

「安芷,我現在真羨慕你,裴闕你對也太好了吧。」許文娟想到裴闕那個人,就下意識地覺得可怕,「他雖然長了一副清風霽月的臉,不懂的人倒是會真的喜歡他的臉,可知道他辦事的人,都怕他。卻沒想到,他對你能那麼體貼入微,連胭脂、頭面這種東西都準備得那麼多。等你嫁過去啊,日子肯定比林書瑤好千百倍。」

這麼一說,許文娟心底生出一絲絲羨慕,又想要找個合心合意的郎君嫁了,暗暗發誓一定要快點瘦下來。

所以等晚飯時,她又少吃了一半。

安芷看許文娟刻意減少飲食,提點了兩句,但許文娟卻說無毒不丈夫,要是不狠心,得等成了老姑娘才瘦得下來。

安芷見她堅持,便沒在多說,只是讓許文娟身邊的丫鬟多注意下,別讓許文娟真的餓壞了,瘦身也不能太急着來。

日子這麼一晃,就是一個月多月過去,到了四月底的時候,天還是沒怎麼下雨,地里的土都曬裂開了,想要種水稻的人,連秧苗都育不了。

安家莊園稍微好一點,因為安芷早就決定今年不種水稻,所以這會的大豆苗已經有一尺多高。

但如果老天爺還是不下雨,不說今年過去,等六月份的時候,就會有人活不下去了。

而才行沒了生存下去的法子,到時候勢必會亂起來。

就連許文娟這種不關心民生的人,都有點擔憂。

瘦了一圈的許文娟,已經不用安芷監督她吃飯和鍛煉,但她們還是在一處吃飯。

這日到了用午飯的時間,安芷剛想讓翠絲去喊許文娟,許文娟就已經走進院子裏。

「都說了不用喊了,我一日就那麼點吃飯的時間,到點了,自然就會來。」許文娟笑盈盈地邁過門檻,手裏搖著一柄扇子,「我住你這裏那麼久,早就不是客人嘍,你還那麼客氣做什麼。」

安芷笑着先坐下,再熟悉,該有的禮儀還是要的。

等許文娟也坐下后,她才細細打量了一會許文娟,經過兩個月的努力,許文娟已經有了腰線,五官初現,鼻子嘴巴像許夫人大氣,一雙眼睛卻像了許大人,微微上翹,笑起來時有點嫵媚。

最重要的時,許文娟臉上的疙瘩不見了,雖然還有一些淺淺的印子,但上了妝后完全看不出來。

前兩日許夫人來的時候,看到女兒大變樣,拉着安芷誇了好一會兒,直說要給安芷添份厚厚的嫁妝。

「文娟啊。」安芷收回視線,猶豫了一會道,「你母親來看你的時候,是不是給你新說了一門親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2章 五月

30.22%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