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發作

第276章 發作

對於李達,裴闕確實許久不見。

看李達的眼底浮着淺淺的青絲,聯想到下的毒藥,裴闕不動聲色地道了句五皇子,再沒其他敘舊的話。

但李達這麼大的一個馬車在路中央,難免吸引不少路上行人的注意力。

「裴闕,這段日子,你倒是忙得很,我幾次派人給你遞帖子,你都不回我,看來你是真的要把事情難道最絕。」李達的聲音不大,但足夠裴闕聽到。

裴闕覺得李達再說這種話,就是自找沒趣,他們都拔刀相見了,還要什麼表面功夫,所以連喜帖都沒給李達送,就是為了和眾人說明,他已經和李達決裂。

可沒想到,李達似乎還對他有所圖謀。

「五皇子,我奉勸你一句,與其在我這個其他人這裏浪費功夫,你還不如多想想,如何才能手握實權。」裴闕說這話,就沒有刻意壓低嗓音了,既然李達故意在路上停下和他說話,那他就把不和再坐實一點。

說完,裴闕就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絲毫沒去管李達鐵青的臉色。

馬車裏,李達放下帘子后,憤怒地摔了手中的扇子,同時感到一陣氣緊,有點呼吸不上來,身體緊繃繃地難受。

「咚」的一聲,李達頭朝下地從坐墊上摔了下來,嚇得外面的車夫立馬拉緊韁繩。

「不要停,快回府!」李達低聲吼道。

這段時間,李達總會多夢虛汗,一開始只是覺得公務太多,且四面楚歌壓力大,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心上,但現在的這種感覺,讓他大大地覺得不妙。

如果是被人下藥,那一定是裴闕,因為裴闕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可裴闕什麼時候把人安插到他身邊,又安排了什麼人,他竟然一點頭緒都沒有。這讓李達和裴闕決裂后,頭一回感受到了害怕。

另一邊,裴闕卻是面帶笑容。他轉了個彎,去找賀荀。

等他到賀荀府上的時候,賀荀正閉着眼睛,躺着休息,身邊有個美婢正在喂他吃點心。

「你倒是悠閑自在。」裴闕坐在了裴闕的對面。

賀荀一聽到裴闕的聲音,嚇得跳了起來,確認真的是裴闕后,顫巍巍地看着裴闕,「四爺,您今兒個,怎麼又有空來找我了?」

「我剛才在街道上碰見李達了,按照他的面相,應該很快就會發作,所以至少給李達下的毒藥,可以不要了。」裴闕道。

聽裴闕這麼說,賀荀大大地鬆了一口氣,裴闕要的毒藥,那可是要花真金白銀才能製作的,可是裴闕又不給他錢,每次都要他貼錢。

「所以你要給我準備另外一種毒藥。」裴闕不懂什麼毒藥有什麼藥性,所以只說他的需求,「新的毒藥,要讓現在的李達,一聞到味道就發狂想要吸食。」

「這不是那麼好辦到的啊。」賀荀為難道,「我得問問我的巫師,可不可以做到。」

「那你現在就讓人去問。」裴闕道,「我有時間等他回答。對了,派去定南的人飛鴿傳書回來,說定南王已經答應了你的需求。」

聽到這話,賀荀立馬來了幹勁,立馬讓人去問巫師。

在等巫師回答的時間,賀荀奉承地給裴闕倒茶,「四爺,我聽說最近北方,好像出現了難民。」

「你消息挺靈通的啊。」裴闕昨兒才知道這件事,沒想到賀荀這會也知道了。

「哪裏哪裏,比不上您的消息。」賀荀拍著馬屁道,「我想說的是,如果難民增多,勢必會有人藉此尋釁,還請你多多小心。」

裴闕嗯了一聲,看到去傳話的人回來了,問那人怎麼樣,得到回復說需要五日的時間,他便起身離去。

賀荀送裴闕出去,一直到門口。

等裴闕回府時,晚霞印紅了半邊天。

朔風早拿了密信,找到主子,說是從西北送來的。

裴闕打開密信,看完后,兩道濃眉緊緊地蹙在一起。

「爺,怎麼了?」順子問。

「裴鈺回來了。」裴闕冷聲道。

「大公子?」順子吃驚問,「您和老爺不是讓他在西北好好磨練嗎,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

裴闕也不知道裴鈺為什麼要回來,這並不是他的意思。

難道是父親的意思?

應該不可能。

父親知道不能讓裴鈺回來,不然讓人看笑話的就是裴家,而且如果這會出現什麼事,那裴鈺更應該在西北。

所以裴鈺很有可能是私自跑回來。

可是理由呢?

以裴鈺在西北的發展,並沒有理由讓他突然偷跑回來,大房那邊也沒發生什麼事。

「朔風,你去和父親說一聲,聽聽他是什麼意思。」按裴闕自個的想法,是派人去攔截裴鈺,問清緣由后,再把人強壓着送回西北,如果不聽話,那就打一頓好了。

朔風令命,很快就出去了。

書房裏只剩下裴闕和順子兩個人。

順子看主子一言不發,想着大公子其實和主子是某種關係的情敵,理智告訴他,這會最好別說話。

裴闕拿着一本書,這會卻怎麼也看不進去,腦子裏突然有了個荒唐的想法——裴鈺會不會是為了安芷回來的?

不,不可能的,裴鈺不喜歡安芷,甚至討厭安芷,後來還被安芷當做僕人使用,怎麼可能會為了安芷而特意從西北趕回來。

這個想法一出現,裴闕就覺得荒謬之極。

沒過多久,朔風就帶話回來了。

朔風:「老爺說您現在是一家之主,您想怎麼辦都可以,但讓您顧及下大房的感受,雖說您可以不在乎,但安小姐嫁過來后,是要和裴家內宅相處很長一段時間的。」

裴闕冷冷地笑了下,這老爺子還真懂得戳他軟肋。

「那你就派幾個高手,把裴鈺攔在京都外,問清楚什麼事之後,等我回復了,再放他自由。但在我成婚之前,都不能讓他進京都。」裴闕不想讓裴鈺參加婚宴,並不是他怕什麼,而是在意安芷的感受。

若是裴鈺出現在婚宴上,其他人指不定要怎麼說安芷,然後等著看熱鬧。

所以,他絕不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章 發作

31.91%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