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初吻

第275章 初吻

「冰露出去守門了。」裴闕如實說,手上的按摩卻沒停,烏黑的眸子轉了下,「安芷,你怕不怕?」

「怕什麼?」安芷沒明白裴闕的意思。

「這兩日,應該有許多人,和你說裴家家大業大,裏面的內宅也會很複雜,你想到這些的時候,會不會後悔答應嫁給我?」裴闕問。

聽到這個問題,安芷淺淺地笑了下,先打了個比方,「如果我嫁給一個家世比不多的男人,可能不需要太在意家庭背景的高低,但你想想啊,如果我運氣不好,遇到了苛刻的婆母,丈夫也可能風流,那樣的日子就是好嗎?」

她自問自答地搖了搖頭,繼續道,「既然都是未知,那我為何不選個我心儀又相熟的。裴闕,說句實話,不管是和裴家大房的尷尬,還是二房的刁難,這些都不重要。因為一旦我嫁給你,那就是在和你過日子,只要你是支持我的,那最多的困難,咱們一起去解決,不就行了嗎?」

這個問題,她想了又想。

一開始,她是有些抵觸,甚至有些害怕。

可婚事是她親口答應下來的,若是再說些有的沒的去試探裴闕,她自個兒都覺得矯情又做作。

受母親的感染,是她的就會是她的,而且有什麼事,與其心裏變扭想着,還不如直截了當地說出來。

儘管有時候會不好意思,但總比有誤會的好。

裴闕有點意外,沒想到安芷能想得那麼通透,「好,我裴闕從不和人許諾,今兒和你承諾,成婚後,不管什麼事,都會站在你這邊。」

「這可是你說的哦。」安芷轉頭,俏皮地沖裴闕笑了下。

裴闕是軟玉在前,幫安芷按摩的掌心熱得發燙,忙收回手,可被安芷這麼一笑,彷彿心間抹了蜜一樣,目光停在安芷的紅唇上,下意識地舔了下嘴唇。

安芷見裴闕愣住了,乾脆轉身看他,方才得了裴闕的許諾,她心裏是很高興的,「你怎麼傻愣住……」

沒等安芷說完,裴闕飛速俯身,在她唇上如蜻蜓點水般點過。

兩人如觸電一般,又迅速移開,快得安芷差點以為是錯覺。

可她再次抬頭看去時,瞧見向來鎮定的裴闕竟然紅了耳根子,就知道裴闕方才真的親了她。

這個浪蕩子!

不對,好像又不能這麼說。

安芷這會的心情複雜極了,說生氣吧,心裏又是願意的,可說不生氣吧,又覺得很害臊。總結起來,就是非常變扭。

「你……你幹什麼呢?」安芷拽著袖子,不敢再去看裴闕,小小聲地嗔了一句。

裴闕這會,緊張到能聽到自個兒的心跳,他還是第一回做這種事,方才真的沒多想,就是覺得眼前有朵花,想要吃掉它。可他又怕那朵花會不高興,所以只是短暫地停留一瞬,不敢太貪戀。

要問剛才是什麼感覺呢,裴闕現在真答不上來,因為實在是太快了。

好像再咬一口。心裏有個聲音。

「沒幹嘛啊。」裴闕抿了下嘴唇,一本正經地轉移話題,「你那嫁衣重得很,我已經交代下去,誰也不許鬧洞房,所以等拜堂后,你就把鳳冠那些都摘了。咱們之間,不用在意那些繁文縟節。」

安芷聽裴闕突然正經起來,好似方才孟浪的不是他,心想這人怎麼可以那麼淡定,難不成以前常做這樣的事?

光是這麼一想,安芷的心就酸得厲害。

她輕點下頭,「我知道的,你若是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左右沒幾日了。」

裴闕搖頭卻太久了,「當初我就該把日子提前一點,我等得也太久了。」

安芷聽裴闕說得這樣直白,又聯想到方才地一吻,覺得這個人越發達到,側過身子,假裝生氣了,「你快別說了,這些話若是讓別人聽去,我要被人笑死了。再有十幾天就好了,又不是十幾年。」

從裴闕的角度,看到的是安芷的側臉,面色緋紅燦如桃花,喉結滾動下,再次後悔同意把婚期定在那麼遲。

「那我先走了哦。」裴闕道。

安芷點頭說好,過了會,沒有聽到離去的腳步聲,不懂裴闕有沒有走,忍不住回頭看去,正好看到高高立在跟前的人,小聲催,「你怎麼還不走呀?」

「因為想再看你一眼。」裴闕淺笑道,「這回真走了。」

「嗯,走吧。」安芷的視線,正好在裴闕的手上,他的手修長且骨結分明,一看就很有力量。

裴闕見安芷回答得簡短,心裏有點小酸澀,他都說了那麼多,怎麼安芷就這麼點回應,可話到嘴邊,又覺得現在問這種東西太墨跡,便轉身走了。

安芷看着裴闕離開的背影,心跳驟然加快,突然有些不捨得,臉頰也是燙得驚人。

她不由地,又回想起來裴闕的那個吻。

她該罵他的,可心裏又有個聲音,在勸她說馬上就要成婚了,而且她也是心儀裴闕的,既然願意,那就別罵他了。

哎,心思這麼轉了又轉,安芷最後咬着唇喊了冰露,讓冰露給她端來一盆涼水,她要好好洗把臉。

~

裴闕從安府離開的時候,還在後悔,不應該那麼快分開的。

而且那個小丫頭,一副急着要趕他走的模樣,真真是讓他氣到了,也讓他有點心慌。

看到走過來的順子,他咳了咳清嗓子,問,「順子,你有沒有輕薄過姑娘?」

「爺,您把小的當什麼人了,小的又不是那些放蕩的小混混,只有下三濫才會幹那種事。」說到這裏,順子突然發覺主子的面色有點不對勁,突然想到什麼,顫巍巍地問,「爺,您該不會是……」

「回去吧。」裴闕不想再聽順子多說,憨貨一個,他和那些下三濫才不一樣。

順子確認主子黑了臉,心裏後悔多嘴的同時,又很好奇主子到底幹了什麼,有沒有惹安小姐生氣。可這些問題,就是借他八百個膽子,都不敢問。

主僕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在街道上,沒過多久,身後就有馬車聲傳來,最後停在裴闕的跟前。

馬車裏伸出一隻手,掀起帘子,是李達,「裴闕,好久不見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初吻

31.72%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