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大婚

第307章 大婚

「明路?」裴蘭不哭了,停住看四叔。

裴闕點頭道,「那王文軒雖說死過老婆,年歲也比你大了十二歲,但他到底青年有為,已經身居高位了,所以這件事我幫不了你。但你如果真的不想嫁,可以去找老爺子,讓老爺子幫你做主。」

安芷被父親叫去說話的事,裴闕已經知道了,至於老爺子說了什麼話,他也能猜到。

既然老爺子閑下來沒事做,他就給老爺子找點事情做好了。

裴蘭有些猶豫,「可是祖父……不太好說話。」聲音越來越小。

「那就是你的事了。」只要裴敬不是賣女兒,裴闕都管不了二房的事,而且他和裴蘭本就沒交情,他就是個心腸比較冷的人,「回去吧,下次要哭記得躲偏僻一點的地方,這裡人來人往,你自個兒的名節還是要的。」

說完,裴闕就拉著安芷走了。

等走了有一會兒,安芷才說了裴蘭心儀成家公子的事,「你說父親會幫忙嗎?」

同樣是女人,安芷對裴蘭是有那麼一點共情的,婚姻對於女子是大事,嫁人等於重新投胎,所以從這個角度,安芷希望裴蘭能嫁給喜歡的人。

裴闕笑著說會,「父親並不一定會幫裴蘭和成公子拉線,但是肯定會攪亂和王家的親事。當初父親離任,王首輔可是沒少說風涼話,世人都說我記仇,其實咱們那位父親才是真記仇,還從不說,面上還能與仇家親如兄弟,他才是個最不能得罪的。」

事實上,裴懷瑾如同裴闕料想的一樣,在聽到孫女的哭求后,便把二兒子叫到書房臭罵一頓。

裴敬被罵,很是委屈,「我給蘭兒找個門當戶對的親事,怎麼就做錯了?王首輔為人是有點囂張,可他是一人之下的首輔,父親記他的仇,也不能禍及到王文軒身上吧?」

「糊塗!」裴懷瑾要被裴敬氣死了,拍著桌子道,「蛇鼠一窩的道理,你難道不懂嗎?」

有那麼個不知收斂的爹,就算王文軒不一樣,可連坐的道理,是每個世家大族都知道的,不然裴闕也不會插手管這件事。

裴敬啞口答不出來。

裴懷瑾長嘆,「我知道你想和王家聯姻是為了什麼,可你吃了一次虧后,就沒想過,為什麼上次我不幫你嗎?又或者,你真以為你這次回來是靠了別人的功勞?」

裴敬還真不知道,這會聽到父親的問題,愣了會,才反應過來,「是父親幫我調回來?」

「廢話!」四個兒子里,裴懷瑾最看不上的就是二兒子,性子急,還眼高手低,但畢竟是他自個兒的兒子,可以打罵責罰,卻不能看著兒子走偏路,「讓你外放一年,是想讓你收收性子,告訴你以後不是我當家了,要你夾著尾巴做人。再讓你回來,是因為你是我兒子,懂嗎?」

「懂……懂了。」裴敬之前,真沒想過那麼多,他總以為父親一心在裴闕身上,已經放棄了他,沒想到父親還是在為他謀划,不過對於過去一年多的外放,他心中還是存有芥蒂,「那父親既然讓我回來,又為何遲遲不替我安排門路?」

裴懷瑾真覺得這個兒子無藥可救了,如果不是親兒子,早就直接弄得遠遠地,皺眉道,「述職也講究一個時機,你以為每天都會有合適的職位等著你去替補么?而且你外放一年多,什麼功績都沒有,就算我有心,也不能幫你到原來的位置。裴敬啊,為父最後勸你一句,有多大本事就擔多大的事,心別太大了。回去等著吧,就這兩天了。」

說完,裴懷瑾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擺手讓裴敬出去。

裴敬聽到父親的話,並沒有太大的喜悅。

從小起,他就是學舍里的尖尖,和外面的許多人比,他要優秀許多,可父親總是很少誇他。

沒外放之前,裴敬靠著自己拼到了三品高位,眼看著就要再升一階,卻突然被打到十年前的位置,讓他現在如何能甘心。

裴家遲早是要分家的,到時候指望裴闕幫扶他?那簡直是笑話!

說來說去,裴敬知道只能靠他自己了。

~

安芷聽到許氏又在替裴蘭相看人家時,並不意外,她有派人去成家打聽過,是那位成公子死活不願意娶裴蘭,元氏死了大兒子,對小兒子便十分寵溺,直接派人和許氏說了不可能。

「裴蘭小姐要失望了。」冰露為主子倒茶感嘆。

「那也沒辦法。」安芷看著清亮的茶湯道,「二嫂倒是願意和許家結親,可成公子不願意,就算裴蘭再心儀,那都沒用。感情這事得你情我願,強求不來。」

「這倒是。」冰露也經歷過一些追求,但她都拒絕了,所以能理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關於裴蘭的事,安芷並不關心,她更在意後日許文娟大婚的日子,「我聽說賀荀給許文娟準備了十八抬的聘禮,看來他挺有錢的啊。」

「是啊。」冰露笑著道,「其實賀世子挺不錯的,就是不懂他和許小姐談得怎麼樣了?」

「等後日咱們去婚宴就知道了。」安芷也好奇。

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許文娟大婚這日。

安芷起了個大早,先去了許家,不過許家人多,她只匆匆見了許文娟一面,沒能說上話。

等到了世子府後,安芷才在喜房裡和許文娟說上話。

「這會外頭正熱鬧著,你不出去看看嗎?」許文娟隔著紅蓋頭,伸手撐了撐道。

「我先在你這裡坐一會兒,等正式開席再出去。」安芷不願意這會出去,不然遇上那些小姐夫人,每個都要拉著她說上兩句,頭疼得很。

許文娟懂安芷,笑道,「那你幫我拿點吃的過來,雖然我母親說不能吃,可這要坐到晚上,我得先餓扁了。」

安芷拿了兩樣小點心,放在許文娟的手上,問,「對了,你之前不是說要和賀荀談談么,談得怎麼樣了?」

「就……就那樣吧。」說到這個,許文娟突然害羞起來,「也沒說啥,就先過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7章 大婚

35.61%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