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少婦

第315章 少婦

安芷回到院子里時,本想找人傳飯,不曾想裴闕今兒早早回來了,那麼金奶媽的事肯定也知道了。

進屋時,裴闕正拿本書坐在椅子上,見她進屋就放下書,「你回來啦,那讓下人擺飯吧。」沒提金奶媽的事。

安芷洗了手,一邊問,「今兒院子里的事,你聽說了嗎?」

「我說了,院子里的事,你做主就行,不用什麼都問我意見,現在你是女主人。」裴闕起身走到餐桌邊上。

「你的意思我懂。」安芷坐到裴闕邊上,幾個丫鬟開始擺飯,她一邊道,「不過今兒怎麼處置了金奶媽的三個侄兒,我想她對你不一樣,還是要和你說一聲。如果你覺得我按家規辦事太一板一眼,也可以與我說。」

有人賭錢的事,裴闕早就有所耳聞,不過之前沒想去管,現在安芷願意接手處理,他心裡其實挺樂見其成的,因為只有把這裡當家了,才會想整頓得更好。

「不會,我覺得夫人做得好。」裴闕主動給安芷拿筷子,柔聲道,「金奶媽對我有照拂之情,我願意給她養老,也可以提攜他們家,但一起都以夫人為主。」

安芷聽明白了,金奶媽的那些事,裴闕早就有所耳聞,不過是為了以前的情分,而金奶媽也沒碰到裴闕底線,所以裴闕視而不見罷了。

既然裴闕都懂,她也還了金奶媽一擊,若是金奶媽就此老實,她也懶得去找麻煩,就看金奶媽怎麼想的了。

金秀媛這會,氣得摔了兩套茶盞。

她站客廳里,沖著門外呸了一聲,邊上站了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婦,年紀稍小一點的臉比較尖。

「真拿捏起主母架子起來了,她以為她是誰啊,不過是個四品小官的女兒!」金秀媛在客廳里來迴轉了兩圈,最後坐在了上首的位置。

小兒媳蔡萍慢慢走到金秀媛邊上,幫金秀媛按肩膀,「母親消消氣,三位表兄的事已經成了定局,母親還是要繼續拿捏住四爺,只要四爺給您面子,來日方長啊。」

「可是……」大兒媳高欣有些猶豫,眼神往婆婆那瞟了下,小小聲道,「可是我瞧四爺很聽夫人的話。」

蔡萍不屑地撇撇嘴,「那是四爺現在新婚濃情,這男人啊,總有膩味的時候。嫂嫂你就別長他人威風了,反正四爺最看重母親,一定不會讓母親吃虧。」

金秀媛的視線在兩個兒媳的臉上掃了一遍,最終停留在小兒媳的身上,讚許地點頭,「還是你說得對,四爺是我帶大的,說句託大一點的話,我就像四爺的母親一樣,他會永遠對我好。」

蔡萍捧著接話,「就是,四爺記著與母親的情分,指不定這會已經在訓斥夫人了。咱們還要在這后宅院里過幾十年,且看誰能笑到最後。」

高欣抿著唇,不接話了,她總有種不安的預感,覺得婆婆和弟妹想得太好,可這話她不敢說,畢竟婆婆是個說一不二的主。

蔡萍哄著婆婆笑了,又說了幾句吉祥話,最後把話頭轉到手頭緊上。

金秀媛一聽這話,就皺了眉,「你三個表兄那還要打點,你們兩個都省著點,現在不是以前!」

蔡萍一聽這話,便知道婆婆心裡還是生氣,趕忙改了話題。

高欣不像弟妹一樣會說好聽的,主動提出去燉銀耳湯給婆婆喝,但她剛出了屋子沒多久,弟妹蔡萍也跟了出來。

「嫂嫂,你是不是很高興?」蔡萍挑眉笑著問。

「高興?」高欣不解。

「以前表兄們在的時候,他們可沒少欺負你,你難道不應該開心嗎?」蔡萍看著嫂嫂的臉,觀察著問。

高欣嫁到金家八年,只生了一個女兒,加上她說話不夠圓滑,很是不得婆婆的喜歡,連帶著那些表兄表嫂也時常給她甩臉色。

「沒……沒有。」高欣咬著牙,回答后,匆匆錯身走了。

蔡萍看著嫂嫂心虛的背影,撇了下唇角,哼道,「虛偽。」

~

從安芷處理了金奶媽的三個侄兒后,院子里的下人們,風氣立馬不一樣了,辦事幹活麻利不少,安芷挺滿意的,只是讓人繼續盯著金奶媽一家,便沒再插手院子里的其他事。

日子到了七月中旬,安芷收到了許文娟的拜帖,請她去做客。

自從許文娟成婚後,安芷再沒見過許文娟,所以爽快應下了。

出門那日,安芷並沒有裝扮得太隆重,見的是許文娟,舒適而不失身份就好。

等進了賀荀府宅大門后,安芷本想和帶路嬤嬤打聽下許文娟的婚後生活,但不等嬤嬤開口,許文娟先迎了出來。

「我的老天爺誒,你可算是來了,怎麼那麼慢?」許文娟拉住安芷的手,心急問。

「我吃過早飯就來了,是你太迫切了。」安芷笑了下,問,「成婚半個月,還好嗎?」

「還行吧。」許文娟帶著安芷進了一處涼亭,這裡有她準備好的糕點和茶,坐下后只留下身邊的親近丫鬟,其他人都屏退了,「我的日子應該比你輕鬆點,沒有公公婆婆,也沒有討人厭的妯娌,一嫁過來什麼都由我說了算。」

「那賀荀以前的女人們呢?」安芷問。

「她們啊。」許文娟挑眉壞笑,「一開始是有幾個不老實,但你知道我的暴脾氣,不老實的揍一頓趕出去,剩下的就知道我不好惹了。」

安芷還是有點不放心,「那你還是小心點,別讓他們來陰的。」

「嗯嗯,我知道了。」許文娟叫安芷吃點心,「我今兒找你來,其實是有件事要和你說。」

她對安芷勾勾手指,「你坐過來一點,我小聲說。」

安芷往許文娟邊上挪了點,湊耳過去聽。

「是這樣的,我昨兒聽娘家嫂嫂說,城東那出了事,工地上的木頭砸死了好幾個人,有人在朝堂上彈劾了你家裴闕玩忽職守,這事好像是有人刻意為之,想要拉裴闕下馬,你得提醒一下他。」許文娟交代道。

裴闕擔著新建道觀的職責,但今年大旱,許多人都不同意新建道觀,他們不敢去皇上面前反駁,就把矛頭指向裴闕,也有一部分人是純粹和裴闕有仇,想要看裴闕倒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5章 少婦

36.42%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