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收網

第322章 收網

許氏語噎,頓時說不出話來。

現在的安芷,就像一朵小白蓮花,單純無害,反而弄得她像是在咄咄逼人。

許氏兩處沒討到好,李氏那裡她又不敢多說,冷哼一聲不再開口。

如今管家的是李氏,孟氏有孕了。她作為大嫂和管家的人,自然要多加照顧。

從李氏開口后,許氏就徹底安靜下來。

安芷偶爾搭上兩句話,四個人都是心口不一地在應付。

過了會,許氏最先離開,緊跟著,李氏也走了。

安芷看兩位嫂嫂都走了,她也起身告辭。

「你等一會,我想和你說兩句話。」孟氏五官柔和,笑起來的時候溫溫柔柔,很難讓人有敵意,「你院子里的那個金奶媽,讓你很頭疼吧?」

「其實還好,畢竟是照顧過裴闕的人,我也應該厚待她。」安芷不懂孟氏要說什麼,但這會,她得保持警惕。

「厚待是應該的,不然別人該說你們夫妻倆刻薄了。」孟氏道,「不過這也要有個度,那個金奶媽有多不像樣,我們三房都有聽說過一些,前一陣子我院子的管事出門,遇見金明宇在逛花樓呢,還是京都里最貴的花樓。」

她頓了下,似乎這話是無意才說的,「我就是和你提個醒,有的人不值得你太好心。」

安芷嗯了一聲,從三房出來后,琢磨了一下孟氏的話,明白孟氏是想提醒她金明宇手上的錢來路不正,應該查一查了。

若是安芷不知道金明宇偷她嫁妝的事,是得好好感謝下孟氏的提醒,不過這會也得記下孟氏這份人情。

「方才孟氏與你說什麼了?」許氏突然從邊上的假山後出來。

安芷沒料到許氏還沒走,有被嚇了下,「就是一些家常話,說如果我有喜,可以多問問她。」

「懷孕生孩子哪個人不會啊,她幹嘛偏偏要你問她,呵呵。」許氏一副瞧不上的模樣,「四弟妹,我看你年輕,所以才提醒你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別看我嘴快不討人喜歡,可我都是有什麼說什麼,那種明面上說著為你好的人,可不見得真的為你好。」

說完,許氏轉頭就走了。

冰露等看不到許氏的背影后,才小聲問,「夫人,方才三夫人的話是什麼意思啊?」

「挑撥離間,或者也想給我一個人情吧,不過誰知道呢。」就算許氏是想提醒下孟氏心機深,但安芷也不領這個人情。

她又不是看不出來孟氏有心機,這樣的話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來說,安芷可不記她好,而且許氏也不見得是好心。

不管孟氏這個人如何,至少孟氏現在做的都是對她有利的事情。

而且大多時候,和聰明人交朋友,可比和蠢貨交朋友好多了。

若是和許氏這種人交好,指不定哪天轉頭就被許氏給賣了。

這麼想著回到了自個兒的院子,安芷又想到了孟氏的話,想來金明宇吃黑錢的事已經很久了,不然也不會讓三房的人知道。

差不多,也該收網了。

晚飯的時候,金明和送來了一盆滿堂果,看著紅紅火火,特別喜慶。

安芷沒有多問他什麼,讓冰露給金明和拿了一點賞錢,就放人走了。

晚上裴闕回來,就問了安芷,是不是庫房有少東西。

「是少了兩樣珠寶,不過不是什麼大物件,並不值錢,想來還是在庫房裡面,只不過一時沒找到,我打算等過兩日挑個天好的日子,讓人整理下庫房。」安芷給裴闕拿來換洗衣裳。

裴闕坐在浴桶里,四周有淡淡的水霧,不湊到跟前,看不清他的表情,「之前我忘了與你說,庫房那裡有條暗道,明兒個你讓王家的把那裡給封了吧,省得老鼠什麼的,從那裡跑進去。」

安芷點頭說好,把乾淨的面巾遞給裴闕,裴闕卻不接,反而是從浴桶站了起來。

「夫人你幫我擦。」

~

王嬤嬤次日一早帶人去封暗道時,發現那套東珠頭面全沒了,而且還不僅如此,名貴的頭面和字畫也少了許多,總價值加起來,少說得有五萬兩銀子。

而這事,不用多想就知道是金明宇幾人乾的。

王嬤嬤去給主子傳話的時候,嘴唇都是抖的,「夫人,這事……咱們還要瞞著嗎?」

「林嬤嬤那裡怎麼說?」安芷的手指點著桌面,眼神似乎飄向遠處。

冰露回話,「林嬤嬤說金明和那已經暗示過了,差不多就這兩天了。」

「那就鬧起來吧。」安芷道,「你們都去封暗道了,沒發現那麼多東西沒了,說不過去。王嬤嬤,你待會就帶人把院子里的人都集中起來,我嫁妝里沒了什麼東西,全都列出來。還有,從這會開始,咱們這院子得守住,只許進,不許出。你們和他們說,我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偷的,如果誰能出來主動承認,那我可以從輕發落。」

王嬤嬤道了一句是,麻溜地帶著春蘭他們去圍院子。

不需多時,除了金奶媽沒讓人去喊,院子里的其他人都被集中在安芷的屋子門口。

下人們聽到夫人嫁妝被偷了,先是驚訝,等聽到一件件珍貴寶物沒了,每個人的心都跟著快跳出來。

王嬤嬤舉著手裡的清單道,「夫人說了,只要你們誰肯承認錯誤,會從輕發落。但如果等搜院再找到那些寶物,一個個都要往嚴了處罰。」

這話一出,下人們紛紛喊冤,但大家有做沒做,心裡清楚,所以也不是很怕。

只有蔡萍站在人群中,手心扣出了紅印子,後背全濕了。

「嫂嫂,明宇是不是還沒回來?」蔡萍小聲問。

高欣微微點下頭,嗯了一聲。

「那咱們什麼都不能說。」蔡萍咬牙道,今兒一早,她相公就帶著東西出府了,就算是搜院,也不可能找到夫人的嫁妝。

不對,等等!

夫人的東珠流蘇還在她的柜子里。

蔡萍急了,慌張地左右張望。

也就在這個時候,本來該去上朝的裴闕突然回來了。

在裴闕身後,還跟著順子。

順子手裡拖著一個人,是被困著的金明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收網

37.23%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