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見官

第323章 見官

金明宇的兩隻手被麻繩捆住,嘴裏塞了臟布條,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幾處,唇角有血痂,明顯被打過。

安芷走出長廊,到裴闕身邊,問,「你這是怎麼了?」

裴闕瞥了眼金明宇的方向,拉着安芷手,「你嫁妝沒了兩樣的事,我昨晚越想越不對勁,加上聽到了一點風聲,就帶人去各大當鋪查問,正好遇到金明宇去典當脫手。」

說這話的時候,裴闕音量並不小,邊上的人都能聽到。

蔡萍從相公被捆進來那會,就嚇得說不出話來,又聽到四爺要讓人去搜她屋子,兩眼一黑,暈死過去。

安芷先是詫異了一下,看到裴闕親自捆了金明宇回來,知道這以後的事情不用她做主了,讓裴闕進屋說。

「不用。」裴闕讓順子搬了兩張凳子到長廊下,「我們坐着等,這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因為是有目標的搜院,所以花的時間並不多,半個時辰后,順子就帶着人回來了,他手裏拿着一支東珠流蘇。

「爺,這是在金明宇屋裏搜出來的,是您之前送給夫人的禮物,加上咱們今兒從金明宇身上找到的,正好可以湊成一套。」順子把東珠流蘇遞給主子,又從身後人的手裏接過一把銀票,「這些銀票也是從金明宇屋裏搜出來的,和之前當鋪老闆們說的數字,正好可以對上。」

裴闕的目光從銀票上掃過,面色陰沉得像隨時都能殺人。

金家在院子裏有些囂張,裴闕不是不知道,可他記掛着金奶媽的情分,金家又沒踩到他的底線,所以就一直容忍了。但沒想到會讓金家人的野心越來越大,大到竟然敢偷安芷的嫁妝。

回來的時候,裴闕已經拷問過金明宇,問了一些問題,金明宇把責任全推到了金奶媽的身上。

「把金明宇和蔡萍帶過來。」裴闕冷冷道。

順子應了一聲是,等他剛走下台階時,金奶媽就哭嚎著奔向金明宇。

方才順子搜院,並沒有搜金奶媽的屋子,是為了給她最後一點體面。

本來順子派了兩個人守着金奶媽,但沒想到金奶媽還是跑了出來。

「我的兒啊,你這是做了什麼呀?」金秀媛跪在金明宇身邊哭。

金明宇看到母親來了,激動得額頭爆青筋,「母親,你要救救我啊,那些東西都是你讓我去偷的,你快和主子說呀?」

「什麼?」金秀媛愣住了,覺得年紀大沒聽清,「明宇,你剛剛說什麼呢?」

金明宇來的時候,已經被四爺給打了一頓,他現在想到事情完全敗露,那四爺勢必把他弄死,還不如把這件事都推到母親身上,畢竟四爺對母親還是不一樣的。

「母親,你就認了吧,不然四爺要打死我們全家的!」金明宇死死拽住他母親的手。

金秀媛回過神了,她不是個笨的人,不然也不會在四爺小時候就用心照顧,那會她就知道可以換未來的好生活。所以小兒子這會要推她出去擋刀,而四爺什麼證據都抓到了,他們沒有抵賴的機會。

她的人生還有好幾十年,不能就這麼廢了。

可是怎麼辦呢?

金秀媛看到扶著小兒媳的大兒媳,跑了過去,抓住大兒媳的手,衝到了四爺的跟前,跪下道,「欣兒,你也是我兒媳,這件事情到底怎麼樣,你說?」

高欣一早就和相公通過氣了,猶豫地瞥了婆婆一眼,磕頭道,「夫人,四爺,這件事奴婢和相公都沒參與,你們可以去搜我們屋子,錢和寶物都是明宇偷的,和我們沒關係。」

「對,都是那個不爭氣的明宇偷的。」金秀媛聽大兒媳上道的話,心裏稍微鬆了一口氣。

可金秀媛沒想到,大兒媳話還沒說完。

「一開始,我們都不知道這件事。後來母親發現明宇偷東西,他們硬拉着我們上船,母親這才慫恿明宇多偷一點,反正他們都是要離開裴府的。」高欣舉手發誓,「奴婢可以對天發誓,奴婢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不然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高欣,你豬油悶了心嗎?」金秀媛用力推了一把高欣,轉向主子們,用力搖頭道,「四爺,不是這樣的,奴婢伺候了您十幾年,奴婢是個什麼樣的人,您應該是清楚的啊!奴婢確實沒教好兒子,可萬萬不敢偷夫人嫁妝的啊!」

一邊說,金秀媛一邊磕頭,直到磕頭磕破了,裴闕才冷漠出聲。

「你有沒有做過,只有你心裏清楚。」裴闕不想看金奶媽的臉,視線掃向不遠處又被塞住嘴的金明宇,吩咐順子道,「順子,你把金明宇夫婦送去見官吧,至於金奶媽,這些年,你在院子裏為虎作倀,我這裏也容不下你了。看在過去的情分上,加之你年紀大了,我就不送你去見官了。從今以後,你就跟着金明和一家離家裴闕,自謀生路去吧。至於由你安排進來的相關人員,也通通趕出去,我這裏不需要了。」

裴闕是真的被傷到了,金奶媽算是她在裴家比較信賴的一個人,到沒想到他從頭到尾都是被利用。

說來可笑,他在外頭可是最聰明的人,竟然也會被感情蒙蔽雙眼。

金秀媛聽到四爺要讓她離開裴家,那就意味着以後要過粗茶淡飯的生活,甚至要自個兒洗衣做飯,愣愣地搖頭說不要,「四爺,您不能這樣啊,奴婢是清白的,您怎麼就不信奴婢呢?」

一早被集合的其他下人們,聽到金秀媛的清白兩個字,紛紛露出噁心的表情。

有人出聲嗆道,「金奶媽,這些年你仗着四爺信任你,背地裏訛了我們多少錢,你們不清楚嗎?」

「就是,那年我家裏只有一兩銀子,要給兒子看病的,但你還是非要我交孝敬錢。要不是我兒子命大,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

所謂牆倒眾人推,就是金秀媛現在這樣。

裴闕已經不想再聽金秀媛的辯解,他願意放她一條生路,就是看在過往情分,但金明宇夫婦一定要受到懲罰。

他拉着安芷的手起身,「順子,剩下的事你麻溜辦好,其他的人也聽着,我的眼裏容不得沙子,你們好好做事都有賞。若是想走歪路,那就等著哭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3章 見官

37.47%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