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胎氣

第329章 胎氣

林書瑤面色不太好地坐下,但還是保持著僵硬的笑容,「你和以前比,倒是變了挺多的。」

「誰又不是呢。」安芷的目光從林書瑤身上掃過一眼,端起茶盞,看向明亮的院子外,「放以前,我也不知道你能有那麼多心思呀。」

「彼此彼此,咱們誰也沒比誰好。」林書瑤也端起茶盞抿了一口,入口清冽,倒是比她王府的茶還要好上一點。

「行了,別多說沒用的,直接說吧。」安芷實在沒有那個閑情和林書瑤敘舊情。

林書瑤哈哈笑了下,「既然你那麼急,那我就直說了。昨兒個的宮宴,你是不是差點被一個太監給偷襲了?」

安芷有點意外地看向林書瑤,「你怎麼知道?」

「我看到的。」林書瑤道,「昨兒個本來想出去透透氣,沒想到看到一出好戲。安芷,你這個裴夫人不好當吧,畢竟有那麼多人想著要害你呢。」

安芷不甘示弱,「那也不比的郡王妃容易點。」

昨晚的事,安芷並不怕被林書瑤知道,所以又收回了目光。

放以前,林書瑤聽到安芷那麼諷刺,她肯定要動手教訓安芷,但是今兒她只能忍著,

「安芷,你不用這麼嘲諷我,咱們都不見得好。我今兒來,是想和你達成一筆交易。」停了下,加重了語氣,「我知道是誰在算計你。」

「你不說,我也能查到。」安芷有裴闕在,並不擔心會查不到人。

「你有裴闕在,自然是能查到的,所以我這只是一個示好,你可以先聽聽我的想法,再決定要不要接受。」林書瑤緩聲道,看安芷沒開口拒絕,便繼續道,「如今李耀被奪了親王的爵位,我巴不得他一輩子別起勢,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是為了李耀的事而來。我來呢,是為了我自己,我不想再看到林書玥這個人,也不想看我父親繼續蹦躂,只不過我現在人微言輕,很多事情有心無力,想要你幫我和裴闕說一聲,檢舉下林家幾個子弟科舉走了後門的事。怎麼樣,對你們來說很簡單吧?」

林書瑤被關了幾個月,看透了人情冷暖,什麼姐妹情深,那都是騙人的,還不如找一直和林家不對付的裴家。而且還能給安芷在裴家的內宅爭鬥添一把火。

聽完林書瑤的話,安芷覺得這女人是被關瘋了,「你知不知道,如果林家被查,到時候你在八皇子那,可就更不好過了?」

「怎麼,你關心我呀?」林書瑤笑著挑眉,「真沒想到,你還會為我著想呢。」

「我不是為你著想,我是不想和你多接觸,如果是為了這件事,那你可以回去了,我不想摻和進你的事情,咱們還是繼續老死不相往來比較好。」安芷起身,準備送客。

對於安芷的拒絕,林書瑤有點意外,畢竟她提出的事情對安芷一點都不難,而且都是對安芷和裴家有好處的事情。

「安芷,你真不考慮一下嗎?」如不是不能用自己的人檢舉林家,林書瑤才不用來求安芷。

安芷搖頭,讓冰露送客,她自個兒去了裡屋。

冰露對林書瑤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書瑤瞥了眼安芷離開的方向,冷冷地哼了一聲,「給臉不要臉!」

與此同時,林家那,是熱鍋上的螞蟻,全家人都坐不住了,八皇子失勢,之後若是五皇子或者十二皇子登基,林家都討不到好果子吃。

但事已至此,林家到了決定是背水一戰,還是急流勇退的時候。

魏氏看過女兒在王府被幽禁時的樣子,心累了,她主張退就退了,等十年後,東山再起也是可以。

但是林尚書卻不甘心,他謀劃了大半生,為此付出無數個日夜的汗水,要他就這麼放棄,實在是做不到。

林家內部爭論后,還是下不了決定,由奢入儉難,他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夜裡裴闕回來時,安芷和裴闕說了林書瑤來過一趟的事,「她說知道昨晚是誰要害我,不過我沒同意和她交易,像她那樣的人,就是毒藥,沾上了就是麻煩。不過我今兒思考了一天,也讓冰露暗中查訪一番,卻還不知道是誰。」

裴闕剛換下官服,張開手,由安芷幫他換衣服,「昨兒個的那個太監,還沒到監牢,便死了,背景也查不到,想來是對方從小就養的死士。所以線索到這裡,斷了一大半。不過是紙就包不住火,總能查出蛛絲馬跡。」

安芷沒想到事情會那麼複雜,「那這段日子,你出門也小心一點,我沒事就不出門了。」

「嗯好。」裴闕摟住安芷,「把你拖進這深淵裡,到底是對不住你。」

「你又說什麼傻話,嫁給你之前,我又不是不知道裴家水深。」安芷拍了裴闕的背,慢慢抱住了裴闕。

次日安芷很早就醒了,等裴闕出門后,安芷就把身邊親近的幾個丫鬟和婆子喊到身邊,吩咐他們這段日子要格外小心。

之後一直到九月初,安芷都沒再出門,每日在家中弄弄花草,偶爾和孟氏聚聚,日子就這麼過去。

直到安府來人,說太太動了胎氣,馬上要生了,這才急忙忙帶著冰露和春蘭去安府。

「不是還有半個多月么,怎麼提早那麼多?」冰露皺眉問來傳話的朝露。

朝露小跑著帶小姐往安府正廳里走,「是孟家二房來人借錢,說今天日子不好過,太太倒是沒吝嗇,令奴婢拿了張一百兩的銀票,可孟家嫌少,便數落了太太幾句,爭吵中,太太不小心摔了下,便動了胎氣。」

「那孟家人呢?」安芷問。

「二房太太嚇得拔腿就跑了,現在應該只有孟老太太在。」朝露急出了眼淚,「張姨娘已經派人請了大夫,但奴婢想著這麼大的事,還是要小姐您在才穩妥一些,如果太太真有什麼事,還請小姐多多周全,一定要保全太太呀。」

安芷剛跨過門坎,就聽到正屋裡傳來凄厲的叫聲,聽得她心頭一梗,「春蘭,你和我進屋看看,冰露你在院子里支應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9章 胎氣

38.48%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