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叛亂

第342章 叛亂

安芷和西北的哥哥他們,一直有互通信件,只是西北山高水遠,往往需要一兩個月才能到收到一封信,所以每次收到西北來信,安芷都特別激動。

這次信寫的是,惠平郡主要帶着女兒回京都了,因為今年西北境外也遭遇了旱災,所以北涼那些小國屢次來犯,弄得西北戰事不斷。

過去半年多的時間裏,安旭的身上就多了五處傷口。而上上個月的一次戰鬥中,敵軍刺客闖進了安旭的府上,差點傷了惠平,所以安旭就讓人送惠平回來,免得在西北受傷,正好可以回來過年。

安芷看了看信上寫的日子,算了下時間,惠平應該要等到十月初才能到京都,到時候她已經分家了,應該可以好好招待嫂嫂和侄女。

轉念想到西北戰事不斷,安芷又為哥哥擔憂起來。

刀劍無眼,只要上了戰場,受傷是肯定的,特別是西北境外多蠻橫小國,一個個打戰起來不要命。

「哎。」看完信后,安芷慢慢攥緊信封,看到冰露進來,問,「這段日子,鋪子的生意如何?」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冰露的水泡都結痂消褪了,前兩天就回到安芷身邊伺候。

「回夫人,水雲間的生意減少了一半,藥材鋪子減少了三分之一。」冰露跟在主子身邊,懂了不少做生意的門道,「眼下的水雲間掙不了多少錢,藥材鋪倒是還能掙一些錢,不過您一直暗中給西北送藥材,能到咱們手上的利潤也不多。」

這些,安芷早就有所預料。

今年天公不作美,所以連帶着安芷的鋪子和農莊收成都不好。

她倒不是等著那些收入過日子,就是想為西北軍多做一點事,為哥哥減輕一些負擔。而且這次分家,四房得到的東西不算太多,像裴家這種大家族,開銷巨大,她必須要想法子增加一些收入才行。

不過她這會不急着掙錢,畢竟老天爺不下雨,她就是再努力都沒用,又不能昧著良心發國難財。

收到哥哥的信之後,安芷知道父親那肯定也收到了,便派了春蘭過去幫忙收拾院子。

之後的幾天,她就等著分家那日便好了。

期間發生了一件小插曲,李紀進宮面聖了,至於說了什麼,安芷和裴闕都不知道,不過皇上准許李紀在京都開府,並待到太子冊封結束再回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等到了二十一號那日,便是裴家分家的日子。

裴家一早就放出了要分家的消息,族裏的那些長輩,這幾天都和裴闕四兄弟接觸過,也有人請安芷過去做客,但都被裴闕攔著了。

因為裴闕是家主,所以裴闕不用挪動。大房因為是嫡子,也不用搬家,只是在原本的院子外隔一堵牆,另外開門建府就行。而二房三房,則要搬去各自分得的房產里。

相比其他三房,安芷要忙活的事情少多了,長輩們叫她做什麼,她都軟聲應着,一開始大家還挑剔下,後來看她漂亮又懂事,好幾個都心軟了,所以安芷的前半日都輕鬆度過。

上午在宗祠走了過場后,下午就是各房人馬動手搬家的時候。

其實二房三房新住址都不遠,就是東西多,畢竟裴家基業大,裴闕又大方,所以裴府門口排了一條看不到邊際的馬車。

安芷與三房的孟氏關係好一點,所以下午就帶着丫鬟們過去幫忙。

孟氏因為懷孕,就沒有做事,而是搬了凳子,坐在長廊下看下人幹活。

安芷坐在孟氏身邊,看着下人們來來往往,感嘆道,「上個月三嫂還說等下雪了一起品茶,這會倒是要分宅別住了。」

孟氏揚唇笑了起來,圓潤的臉頰很是飽滿,「分府了也是可以一道品茶的,只要你肯來就行。」

安芷淺笑接話,「三嫂有請,我肯定是去的,而且,外頭的茶也沒有你這裏的好。」

孟氏的兄弟外放的地方盛產茶葉,所以孟氏這裏的茶確實不錯。

安芷過來,就是為了表明下態度,即使分家了,她也還是願意和三房繼續來往。

孟氏也樂意和安芷來往,她嫁到裴家快二十年,和兩位嫂嫂鬥智斗勇到今兒,可以說,安芷是她見過的婦人里,最通透的一個。

兩個人都有交好的意思,接下來的話題便輕鬆多了。

等安芷離開的時候,孟氏還送了安芷好些茶葉。

安芷自個有不少好茶,最開始的話不過是客套,但孟氏把她的話記在心上,這些茶葉就是一份心意。

從三房出來,已經快到傍晚,安芷沒再去大房和二房處,而是直接回了院子。

裴府在分家,整個京都里的人都關注著,有人感嘆安芷以後日子好過,也有人說安芷不能容人,說什麼的都有。

安芷堵不住所有的人嘴,就由着他們說去,反正好處她都佔了,攔不住別人眼熱。

這邊裴府熱鬧分家,朝堂上也是同樣不平靜,因為南邊的定州叛亂了,帶頭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百戶,卻帶着一群難民殺了知府,大肆招募軍士。

就定州叛亂而言,朝堂上出現了三種人,其中以林尚書為首的主張討伐,五皇子則是覺得招安更好。裴闕這次和岳父安成鄴站在同一站隊,不出聲,也不發表意見。

皇上本就體虛,聽到定州叛亂,瞬間暴怒,覺得是有人趁他年紀大了故意鬧事,立即下詔讓定南王聯合九夷去討伐定州。

詔書一下,李達的面色頓時沉了下來。他本想着父皇不喜歡他城府太深,就走仁愛路線,結果沒對上父皇的心思,反而讓林尚書得了彩頭。

定州只是一個小地方,有定南王和九夷王出面,肯定能很快解決。

這一局,李達又輸了。

下朝的時候,安成鄴緊緊地跟着裴闕,生怕被其他人拉着討論定州的事。他可不想參與進爭鬥中,知道自個聰明不過別人,乾脆跟緊裴闕。只要有裴闕在身邊,一般人不會過來找死。

裴闕因為道觀的事挨了一次訓,皇上勒令他元宵前完工,可道觀才打了地基,完全不可能在三個月內結束,除非勞民傷財地趕工。

看了眼邊上的岳父,裴闕在心裏長長地嘆了口氣。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得去找賀荀聊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2章 叛亂

40%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