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玲瓏

第345章 玲瓏

院牆砌好,那就是真的兩家人了。

安芷緩步上台階,輕聲道:「牆是死物,人是活的,咱們雖然隔了一堵牆,但到底還是近。誰家有個什麼動靜,都能應聲幫忙。」

幫忙是假,敲打是真。只是一堵牆而已,隔的是尋常家事,但想要做點什麼壞心眼的事,對方肯定能知道。

在李氏面前,安芷不想撕得太難看,大家心裏都清楚就行,往後是誰為刀俎,誰為魚肉,那就各憑本事了。

李氏聽到這話,瞬間明白安芷的意思,呼吸一窒,腳步也隨之停了下來,但安芷並沒有停下,她調整了幾下呼吸,重新跟上安芷。

兩人無話到門口,上馬車前也沒再說話,這梁子,是結下了。

馬車悠悠行駛,外頭的晚霞映紅了半邊天,安芷幽幽地嘆了口氣。

冰露知道主子心裏不好受,關心道,「是大房不義在先,您不用難過的。」

「我倒不是因為大房的事感嘆,就是覺得人心易變,有點難琢磨。」大房的事是既定結局,安芷方才想的是孟氏,「像三嫂那麼謹慎的人,按道理來說,對於二嫂的蠻橫應該早有準備才是,今天她的流產,我總感覺怪怪的。」

冰露分析得沒那麼透徹,「或許就是三夫人年紀大了,所以懷胎不容易,這才不小心落胎了。」

「也有可能。」安芷想不出孟氏的動機,便不想了,反正這件事針對的是二房,和她四房沒關係。

回到自個兒的府上后,安芷先去老太爺那回稟了孟氏的情況。

裴懷瑾聽到這事,表情並不意外,淡淡說了句知道了,就把話題轉移到安芷身上,「前一陣子,你被綁架的事,你有什麼打算嗎?」

裴闕是家主,所以裴懷瑾以後繼續跟着裴闕住在這裏,安芷一早就有想過這個問題,所以這會聽到也沒覺得多突然。

「人不害我,我不害人。」安芷垂眸回答,「但有時候不是我想退,別人就能讓我退的。我是裴闕的夫人,但承擔的又不僅僅是個夫人的職責,畢竟裴闕還是家主。父親的想法我明白,但也要兩方都願意和平,才能真的和平,是吧?」

「道理是這麼個道理。」裴懷瑾一早就沒抱希望安芷能不記仇,就像他警告過大房別做多餘的事,可大房還是不聽話一樣,孩子大了,都有各自的主意和心思,「但你們到底都姓裴,有什麼事關起門來解決比較好,別讓外頭人看了笑話,不然其他三房的笑話,也要丟你們四房的臉面。」

言至於此,裴懷瑾該說的都說了,再多說什麼兄弟應該相親相愛的話,也沒人會信,他擺擺手,示意安芷可以回去了。

安芷從老太爺院子退出來后,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冰露也是一樣鬆口氣,每回到老太爺這裏,都感覺氣氛莫名地壓抑。

主僕兩個回到院子,安芷讓春蘭去找一些滋補的葯,不管孟氏這次是有意還是無意,孩子總是沒了,她明天還是要繼續送禮探望。

夜裏裴闕回來,安芷說了孟氏的事,但沒有說心中疑問,畢竟她什麼證據都沒有,這樣去猜想孟氏不太好。

裴闕對此沒說什麼,只是讓安芷自個也注意一點,別被扯進二房和三房的爭鬥中。

次日安芷用過早飯後,就帶着冰露去看望孟氏。

等她到的時候,屋子裏頭還有孟氏的母親何氏。

何氏五十有五,發梢銀絲點點,眉眼裏有種藏不住的疲憊。

安芷過去和孟氏娘家沒有來往,所以對孟家所知甚少,但就目前看到的何氏而言,孟家應該有不少要何氏操心的事。

和何氏打了招呼,安芷又去看了看孟氏,本想着坐一坐就走,但被何氏母女拉着說了好一會兒話。

何氏抹淚道,「我家兩個兒子都外任去了,家裏老頭走得早,這事啊,還得指望芷兒你幫我們討一個公道了。」

「我?」安芷詫異抬眉,但很快就想到如今分了家,裴闕是家主,內宅出了事,自然是要來找她的,接收到何氏望過來的目光,安芷藏在袖口裏的收微微收緊,轉頭看向床榻上的孟氏,「三嫂此番受苦,心裏可有什麼想法?」

是要許氏賠禮,還是要錢財,那也要由著孟氏說,而不是從安芷嘴裏說。

孟氏抿唇,眼珠轉了轉,聽出安芷不上鈎,也只能放棄了,不然傷了她和安芷建立起來的情誼可就不好了,「昨兒的事,二嫂着實過分,不過我們都是裴家人,鬧死鬧活不好看。但我一定要二哥給我一個說法,就算是私下解決,也不能就這樣過去。」說到這裏,孟氏的眼淚奪眶而出,「自從我懷孕起,我與夫君一直期盼能有個健康孩子,就連我母親年紀那麼大的人,還親手給我的孩子縫製肚兜。這個孩子,是我們全家人一起期待的,可如今......嗚嗚,如果......如果二哥沒有一個交代給我們,那日後就別怪我們不念兄弟情分。」

許氏和裴敬向來夫妻不和,若是能休妻,裴敬早就另娶他人了。所以孟氏把這事交給裴敬來處理,那裴敬肯定會趁機削弱許氏在二房的權力。

安芷聽明白了,孟氏這胎應該本就有問題,正好藉著許氏上門,把孩子打了的同時,也和二房劃清界限,特別是和許氏。不然妯娌走得太近,日後許氏或者裴敬出了點什麼事,三房就說不清了。

說到底,就是三房覺得二房是個潛伏的危險,趁著分家這會把界限劃清楚,想來三房是知道二房最近有什麼動作了,才會那麼急。

這裏頭的彎彎繞繞,安芷知道這麼多就夠了,剩下的再沒興趣,起身說會去和二房轉達,讓孟氏好好休息,她就去給二房傳話。

等安芷走後,何氏才拍著胸脯大口喘氣道,「女兒啊,你這個弟妹怎麼和人精一樣,咱們都那樣說了,她還是不上鈎。」

對於安芷的精明,孟氏倒是沒多大意外,「所以啊,為了相公和孩子們的前程,我都不能和四房夫婦交惡,那夫婦倆,一個比一個七竅玲瓏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 玲瓏

40.02%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