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冷汗

第354章 冷汗

林帆剛收到五皇子掌控禁衛軍的密報,就飛奔去了穆郡王府。

雖說八皇子已經失勢,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現在的林家,只有林帆一個人撐著。兩個嫡親哥哥被逐出京都,父親又死了,太太帶著家裡的小孩回了老家。

他在京都里,能靠的就只有八皇子。

不管怎麼說,他的兩個妹妹,還是八皇子妃,而且以往林家也幫了八皇子不少。若是還能維繫住,就算八皇子沒了繼位的希望,也能帶林帆往上爬一段路。

所以一收到消息,就匆匆去找了八皇子。

等他見到八皇子時,八皇子正抱著一位美人喝酒。

「郡王,微臣有急事要報。」林帆行禮作揖道。

李耀現在對林家人沒什麼耐性,如今太子已定,他沒什麼好爭的了,做個貪財享樂的王爺就好,慵懶地擺擺手,「有什麼事就說吧。」

林帆看了眼八皇子懷裡的美人,低頭道,「情況緊急,事關郡王性命安危,還請郡王屏退其他人。」

李耀不耐煩皺眉,「讓你說就說,這裡有沒有其他人!」

林帆跪下磕頭,誠惶誠恐道,「還請郡王聽微臣一句,真的是十萬火急的大事!」

「行吧。」李耀不舍地推開懷裡的美人,拍了下美人的屁股,「乖,先去外頭等我。」

等美人和殿中伺候的小太監都走了,林帆才跪著上前,小聲說了禁衛軍的事,「五皇子的野心是昭然若揭,派人刺殺七皇子和永寧王世子,都說明他不能容人。按照密報說的,五皇子很有可能會在冊立太子典禮時對您動手,典禮當日出的意外,五皇子大可以說是天災,畢竟過去一年大旱,正好能以此為由頭。」

李耀聽得愣愣地,「你等等,你說禁衛軍被李達掌控了?」

林帆點頭嗯了一聲,「是的啊殿下,就算您放棄上位,可您曾今有參與過。您想想,五皇子連七皇子都不肯放過,更何況是您?」

剛被削去親王爵位那會,李耀還不甘心,在林尚書自縊時,他也想過另找岳家扶持。可當他和朝中重臣拋出橄欖枝時,發現沒有一個人願意搭理他,這才意識到大勢已去,沒人願意再把身家性命賭在一個被父皇厭棄的郡王身上。

就算李耀這會還有心奪嫡,可現實已經把他打壓得只想沉溺在酒色中,不再關注現實。

可不管怎麼說,李耀都沒想過去死,所以聽完林帆的話后,寒毛豎起,兩顆眼珠慌亂地轉著。

「那……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他已經沒權沒勢了,「要不,我進宮找母妃?」

「不行。」林帆立刻否定道,「麗妃娘娘不是個能撐大事的人,而且這時候靠您的舅家,恐怕也來不及了,咱們得先把五皇子安插在您這裡的人給揪出來,然後您帶著人去皇上跟前哭。您不用說是誰安排的細作,只說自個兒命苦就行。」

皇上年老多疑,本就不喜歡太愛耍心機的皇子,以前讓幾個皇子互相制約,那是皇上身子骨還能撐著時。現在的皇上已是強弩之末,他要扶持十二皇子上位,那就不允許有其他皇子有野心。

禁衛軍固然可怕,可皇上手裡養著的暗衛也不是吃素的。而且禁衛軍是直接聽命於皇上,李達能掌控禁衛軍統領,卻不見得能控制所有人。

還有兩日時間,還來得及。

李耀聽完林帆的話后,立馬派親信查身邊的人,天快亮時才查出來他之前懷裡抱著的美人是細作,嚇得他又出了一身冷汗。

等天蒙蒙亮時,李耀就帶著查出來的兩個細作進宮去,到了仁政殿門口,裡頭的皇上剛起床,就聽到了李耀哀怨的哭聲。

~

安芷心裡記掛著五皇子的事,一夜沒怎麼好睡,早早起床去看了裴闕,見裴闕還好后,打算回娘家一趟,有些話不能讓下人帶,只能她自個兒去。

回到安府時,太太正和嫂嫂在說孩子的事情,安芷回來是說要緊事的,把屋子裡的下人都屏退了,再說了五皇子的事。

惠平瞪眼道,「我就說昨兒我母親怎麼不讓我出門,原來是有這事。不過母親怎麼不與我說,反而和你說?」

安芷覺得是長公主信不過嫂嫂大咧咧的性子,但她覺得嫂嫂成長了許多,不用長公主保護得那麼緊了,「長公主是關心嫂嫂,不想嫂嫂知道太多惹麻煩。這事就咱們知道,冊立典禮前,你們都別出門,什麼宴席會友都別去,就說身體不適。至於父親那兒提個醒就行,不用多說。」

自個兒的父親自個了解,只要給安成鄴放個有危險的風聲,他保管縮緊腦袋,躲得比誰都厲害。

一番交代后,安芷急著回裴家管事,匆匆走了。

不曾想,回裴家的半路上,她竟然遇到了五皇子的馬車。

「福生,我們讓一讓。」安芷輕聲道,不想被對面五皇子的人聽到。

但很可惜,李達不用聽安芷說話就知道她在馬車裡,因為李達的車夫和他說了。

李達的馬車停在安芷馬車的邊上。

安芷聽到了李達的說話聲。

「許久不見,裴夫人還是和以往一樣矜貴,連個招呼都不賞面。」李達的語氣裡帶著淺淺的得意,「我與裴闕多年情誼,聽聞他病了,我一直沒能去探望,還請裴夫人給裴闕帶句好,就說日後我還需要他的輔佐呢,讓他好生養著,別先走了,那我可要傷心了。」

安芷擰緊拳頭,深呼吸一口氣,笑著回話,「這話還請殿下親自和裴闕說吧,我一婦道人家,不懂朝堂事。」

眼下的裴家,就算李達上門採訪,也見不到裴闕。

安芷話里的潛台詞,是讓李達有本事就真的登上皇位,到時候是讓裴闕輔佐還是流放,那都是李達的本事。可現在局勢未定就說大話,和放屁無異。

馬車裡,李達面色不愉地哼了一聲,沒再和安芷多說,讓車夫駕車快走。

他在心中暗暗發誓,等日後大權在握后,一定要讓安芷這張利嘴哭著求他饒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4章 冷汗

40.8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