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喪鐘

第360章 喪鐘

宮牆高得把頭頂的天都縮小了,裴闕無聲地跟在成國公身後,耳朵和眼睛也沒停著,把一路上的景兒都記在了心裏。

越靠近仁政殿,裴闕的心跳就越快。

等到了仁政殿門口還,還沒進去,就先嗅到了濃重的藥味。

引路太監先進去稟告,裴闕和成國公站在長廊下,兩人目光對上,裴闕倒是沒動,成國公飛快移開視線,等轉開頭后才發現反應過大,但還是擰巴著不去看裴闕。

兩人就這麼僵住了。

直到雲家老爺子到了,三人才互相打招呼起來。

和兩位老爺子比,裴闕顯得要年輕許多,老人家之間總是更有話一點,但也沒說多少,畢竟是仁政殿門口,各自說兩句便都靜了下來。

等了一刻鐘左右,管事太監才出來宣三位大人進去。

裴闕走在最後面,心思轉得飛快,如果晉元帝真要命他為輔佐大臣,那他得想個法子推了,不然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他才不想接。

進了仁政殿,藥味更濃了。

龍床上,晉元帝聽到太監說人來了,才顫抖著掀起一點眼皮,喘著氣讓裴闕他們往前面跪一點。

裴闕聽晉元帝中氣虛弱,估摸著就這一兩天了。

他低着頭,看着眼前的漢白玉地磚,想到了十二皇子,又想到了死去的四皇子和五皇子,感覺真不值得。

「都來了么?」晉元帝問。

太監躬著身子,「沒呢,還差一個許侍郎。」

「那先……不等他了。」晉元帝沒說兩句話就喘了起來,吸了好幾口氣,等太監餵了參湯,才有了點力氣說話,恰好這時許侍郎來了,他便一道吩咐,「朕時日不多了,太子年幼,還不能挑起社稷重任,在太子年滿十六歲前,就由你們四個共同輔佐和教養太子。另外,朕與皇后伉儷情深,但又不忍皇后殉葬,待我百年後,就讓皇後去西陵長住吧,等太子親政后,再讓皇后回來。」

正如裴懷瑾說的一樣,比起權謀算計來,真沒幾個人能比得過晉元帝。

雲老爺子聽到皇上要支開皇后,也就是削弱雲家的勢力,頓時急了,等他張口剛喊了一句皇上,就被皇上給打斷。

「雲漢,你到前頭來一點。」晉元帝道。

雲漢是成國公的小字,晉元帝這會喊小字,是為了顯示親近。

成國公一脈忠厚靠譜,是晉元帝最信得過的人。

「雲漢啊,這以後,你就是四大輔臣之首。」說到這裏,晉元帝語氣眷戀不舍,帶了點哭腔,「朕把太子和李氏江山都交託到你手上了,你……你別讓朕……失望……咳咳!」

不等晉元帝說完,就是一陣狂咳,邊上的太監看了,忙拿帕子替晉元帝擦嘴,結果弄了一帕子的血,趕忙喊太醫。

太醫就在仁政殿裏候着,聽到呼喊,片刻不敢鬆懈地跑過來替皇上扎針。

一個時辰過去,裴闕的腿都跪麻了,晉元帝才好一點。

「行了,你們都出去吧,剩下的朕都寫在詔書里了。」晉元帝闔上眼睛,沒力氣再睜開。

裴闕想說他何德何能,可太監已經來催他走,起身的時候看到晉元帝的面色蠟黃,便不敢多說了,若是他把皇上氣得一命嗚呼,那裴家就真的到頭了。

四個人一起出的仁政殿,大家心思各異,但都沒顯露出來。

雲老爺子好不容易捧著十二皇子上位,結果被成國公拔了頭籌,皇后還被支出去看守陵墓,他胸口堵了一口氣,什麼話也不想說,抬腳先走了。

裴闕並不急着走,他還有話想和成國公說兩句,便慢吞吞地跟在成國公和許侍郎身邊。

三個人裏面,心裏真難受的,就只有成國公。

許侍郎不像成國公死心眼,餘光瞥到裴闕還在,輕聲寬慰成國公,「國公爺快些打起精神來吧,這往後樣樣都要靠你來搭理呢,裴闕,你說是吧?」

裴闕樂得往外推責任,連連點頭說是。

成國公做事死板,但看人不差,「皇上託付的是四個人,你們倆別想躲,雲家老頭有什麼心思,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遇到事了,你們倆都得上,沒得我在前頭擋着刀劍,你們做縮頭王八!」

許侍郎訕訕笑道,「你說什麼呢,我們自然是願意配合的。」拱了拱裴闕的胳膊,使眼色道,「裴闕,你說是不是?」

裴闕實煩這兩個老人精,特別是這個許侍郎,說什麼都要帶上他,「我年輕,還有許多不懂,屆時還是前輩們多提點才行。」

許侍郎轉頭看向裴闕,一雙狐狸眼眯了起來,「當官論職這事,資歷不是全部,還要看能力。咱們四個里就你最年輕,說明你能幹有才,不必自謙。」

裴闕笑了笑,不接這話,而是抬頭看了看天,「好像要下雨了。」

過去一整年都沒怎麼下雨,大部分莊稼地里的收成幾乎零,就是好點的地方,也只有往年的一半收成。

眼下地里的糧食都收了,但如果能下一場大雨,京都往北的地方可以種小麥,往南能種油菜,不至於一年到頭啥收穫都沒。

但這都秋天了,就算下雨,也不見得會很大。裴闕心想。

成國公和許侍郎也停下抬頭看,成國公感受到雨滴飛進長廊里,落在他的面頰上,緊皺的眉頭慢慢鬆開,彷彿看到了希望。

雨點傾斜落下,噼里啪啦地變大,裴闕三人往後退到牆上,眼看着雨下得越來越大,引路太監提議先進偏殿等一等,這場雨不會下太久。

裴闕進了偏殿後,站在門檻邊上看雨,空氣被雨水洗滌得清新濕潤,讓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院子裏的磚地沾了水,彷彿擦了油一般,泛著晶亮的光澤,經過的小太監踩在上面,濺起朵朵水花。

屋子裏,成國公聽雨聲大了起來,覺得不能多耽擱,乾脆冒雨先出去,畢竟皇上剛託孤,他們都要回去安排。

但不等成國公說要回去,仁政殿的的方向突然傳來鐘聲。

一聲比一聲沉悶,夾雜在雨聲中,格外凄涼苦悶。

這個時候能聽到鐘聲,那隻能是天子駕崩的喪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0章 喪鐘

41.62%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