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初雪

第378章 初雪

裴家院子里的一舉一動,只要安芷想知道,都能知道,更別說施詩在園子里拉扯裴闕,還不遮掩。

裡屋,安芷坐在軟榻上看賬本。

冰露眉頭緊皺,「夫人,您怎麼還能安心看賬本,表小姐做出那麼不要臉的事,您得反擊呀!」

安芷淡定,是因為知道裴闕和施詩說的話,一個巴掌拍不響,施詩有那個心思,裴闕沒有就行,「已經讓人盯著姑母一家了,只要施詩有什麼不該有的動作,我們就會知道。這種事啊,咱們不能來硬的,你到底是還沒有過情愫。」

聽此,冰露的臉不自在地動了下,不過很快就沒了,並沒有讓主子看見。

這時外頭傳來裴闕的說話聲,安芷給冰露使了個眼色,冰露就退了出去。

「父親怎麼說?」安芷問。

「父親給施詩挑了定南王堂弟家的嫡子做夫婿,但施詩不太願意。」為了自證清白,裴闕交代了在園子里發生的事,「要我說,這事得和姑母說一聲,我清清白白的一個人,名聲可不能被施詩帶壞了。」

安芷挑眉壞笑,「就你?」

「怎麼?我難道不是清清白白地跟了夫人嗎?」說著,裴闕坐在安芷邊上,把安芷摟進懷裡,「外頭傳的閑言碎語,都是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我都說了那麼多次,夫人難道還不信?」

「我信你,自然是信你。」安芷沒躲,就由著裴闕抱住自己,但感受到裴闕的手不老實,又按住裴闕,「快別鬧了,這會還是大白天呢。」

萬一來個什麼人,那可不得了。

不過裴闕說得對,施詩對裴闕的那份心思,是要讓姑母知道,不過不能由她來說,得讓別人和姑母說。

安芷能給姑母院子里安插人,姑母自然也有收買正院里的人,所以故意透露一點消息出去,等今兒夜裡,裴清妍就知道女兒試圖勾引裴闕。

聽到這消息時,裴清妍是不信的。

她不信自己女兒能做出下三濫的事來,所以她他女兒叫來,並不是為了問這事是不是真的,而是想商量下要怎麼處理傳流言的人。

可等裴清妍剛問完,看到女兒眼中的恐懼和詫異,她又不確定了。

「詩兒,你可別告訴我,你真的有做過?」

「我……」施詩一下答不上來,也就在這吞吞吐吐之間,裴清妍明白了女兒的意思。

「你怎麼自甘下賤!」裴清妍刷地站了起來,嗓音開到最大,注意到這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又只能咬牙壓低音量,「我是世家貴女,你也是大家族出身的女孩,你父親在世時也曾官居三品,你怎麼能這般沒骨氣去勾引有婦之夫呢!」

裴清妍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女兒會有這種心思。

她知道女兒不願意嫁去定南,可這已經是眼下最好的結果,而且定南再遠,也比給人做妾好。

世家大族裡出來的貴女,最是知道做妾的結果,妾通買賣,就算是良妾,那也是正妻一句話就能打罵的人。

往日裴清妍都是拿鼻孔看人,若是她女兒給人做妾,那她是不敢再來京都的。

施詩抽泣小聲道,「我就是看錶哥對錶嫂那麼好,我又不比表嫂差,若是表哥能喜歡我,願意為了我休妻,我再嫁進裴家當女主人不也是挺好的么。」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裴清妍從沒動過讓女兒嫁給裴闕的心思,她雖然不喜歡安芷,但裴家選兒媳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她倒不是覺得自己女兒比不上安芷,而是裴家規矩多,更重要的是裴闕眼裡沒其他人,「就裴闕看安芷的那眼神,還有護崽的模樣,你怎麼可能得手。若是再過個幾年,你倒是有機會,現在是不可能的。」

施詩也知道希望不大了,而且這事已經被母親知道,她乾脆攤開來說,「反正我不想嫁去定南,定南山高水長,很可能一輩子都來不了京都。」

見識過京都的繁華后,施詩就再也不想離開了。

裴清妍嘆了一口氣,「這事你舅舅就是提一嘴,還沒正式給定南王寫信,我再幫你看看,說不定還有轉機。不過在此之前,咱們一定要讓何家人再也多嘴不了。」

聽此,施詩轉頭看向母親,見母親眼裡劃過一抹狠厲,突然有些害怕了。

~

再有兩日,就是新帝登基的日子。

裴闕忙得像陀螺,安芷也跟著忙碌起來,兩人都沒怎麼關注姑母院子里的事,只是交代下人,如果有重要的事再來稟告。

這日天上下起了鵝毛細雪,非常輕的雪花,一片又一片,堆砌在瓦頂覆了薄薄的一層。

等安芷起床去院子的時候,雪已經化得差不多了。

「天兒冷了,夫人多穿一件披風,再去給老太爺請安吧?」冰露提議。

安芷搖頭說不用,「倒沒有特別冷,就這樣吧,若是穿太多,走路就笨重了。而且今兒個其他三房的人都會來,我們若是去遲了,是要被說道的。」

新帝登基是大事,今兒的請安是裴懷瑾一早就通知要的,若不是裴闕實在走不開,這會也要一起去。

因為天上還飄散著零零散散的雪花,腳下的鵝卵石便有些滑。

安芷扶著冰露,春蘭在一旁撐傘,身後還跟著提食盒的翠絲。

在快到老爺子院子時,安芷遇到了孟氏和她相公裴軒,兩家人便一起同行。

孟氏從落胎后,氣色就一直不太好,不過今兒個看著好了許多。

她主動說到請了專看婦人病的大夫,「於大夫是我娘家給我找來的回春聖手,吃了她給我開的幾服藥后,我真的不再出虛汗了。」說到這裡,孟氏刻意小聲了一點,「我就讓她給我姑娘也看了看,求個心理安穩。你若是有什麼不舒服的,也可以去我那裡坐坐,讓於大夫幫你請個平安脈,安心點。」

安芷身體還不錯,不過月事並不是特別准,但不會不舒服之類,所以最開始看過大夫后,她就沒再關注這個。

不過孟氏好心邀請了,就算不去,安芷也先說謝謝。

說話間的功夫,一行人就進了老爺子的院子,便斂色不再多說其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8章 初雪

44.21%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