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名份

第3章 名份

「阿鈺,你還是先回家吧。」安蓉勸道,「好歹都是一家人,沒必要為了我,讓你和家人爭吵。」

話雖這麼說,安蓉卻楚楚含情地哭了起來。她要名分,更不能讓裴鈺丟了裴家公子的身份。只要留得青山在,她肚子里的孩子還在,她就能讓裴家認她進門。

裴鈺聽到這話,越發感念安蓉的大度,比起咄咄逼人的安芷,越發喜歡安蓉,「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名分,絕不會讓我們的孩子沒名沒分。」

安成鄴伸長脖子往外瞅著,生怕裴闕會真的派人進來綁人,而且裴鈺若是真離開裴家,那他可不會願意要一個窮舉人做女婿,「裴公子,你還是先回家商量下吧,得儘快些,蓉兒的肚子可等不了。」

「安伯父放心,就算被打死,我也要娶蓉兒。」裴鈺說完,握住安蓉的手,「蓉兒你好生等著我。」

裴鈺堅信,父母他們是還不知道安蓉的好才會不同意,而且父母就他一個兒子,絕不可能棄他於不顧,所以這會才敢說前面那些話。

等裴鈺走後,安成鄴端起茶盞時,發現茶涼了,讓丫鬟換了熱的來。

安蓉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腳尖,今兒過來,她不止是為了和裴鈺的事,還有一件同樣要緊的,「父親,姐姐若是堅持不肯我進族譜,那要不……還是算了吧。」

「這個家我做主!」安成鄴剛抿了口新茶,聽到這話啪地放下茶盞,想到安芷違逆的話,胸口就堵,若不是安芷娘舅實在厲害,他早就想動手教育這個女兒,「蓉兒啊,你一味對她退讓,只會讓她得寸進尺。你別再多說了,今天你就在家裡住下,等明兒我就去找族老,把你寫進族譜。安芷要是多話,我就……」

「您就怎麼樣?」安芷剛回來,便聽到這話,呵了一聲,瞄見安蓉還在抹眼淚,不屑地撇嘴笑了下,「我跟您交個底,您要想認安蓉,除非我死了,不然咱們魚死網破,我就去天波府告發你偷養外室,逼死正妻,到時候您這四品典錄可都沒得做了。」

聽安成鄴怒拍桌子,安芷絲毫沒被影響,繼續說,「其實您只是想攀附裴家,並不在意哪個女兒嫁過去。但你不要忘了,裴家是絕對不會讓一個外室的女兒做正妻,就算做妾,估計也難。今天您讓我退了婚,這裴家啊,您是一輩子都別想高攀了。別看裴鈺對安蓉一往情深,可嘴上說說的愛有多不值錢,父親您應該最清楚吧。」

「你!」安成鄴嘴唇都在抖,「你給老子滾,滾回你的院子閉門思過!」

從安芷幼時起,安成鄴就不喜歡這個女兒,因為他是靠岳家提攜才有機會當官,可他覺得正妻白氏太過清高無趣,剛成婚時又不敢納妾,便偷偷養了個瘦馬當外室。而安芷,被白氏養得和她一樣孤高,不如安蓉母女來得溫順。兩相對比,安成鄴便一直忽略了安芷的成長。

安芷被吼,卻站著沒動,也沒一絲懼怕,她已經是重來一次的人,再不會傻乎乎想著安成鄴好歹是她父親不會害她。

「父親讓我滾?」安芷冷笑問,「母親去世三年,您大概是忘了吧,這座府宅里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我母親的陪嫁。當年外祖常年征戰,身體落下病根,想著給母親找個讀書人,這才輪到你個窮舉人娶一品大將軍的女兒。」

這些往事,安成鄴從不讓人在家裡提,因為外頭就有不少官員會笑他靠老婆當官。

安芷這會說出來,就是故意刺一刺安成鄴,也順帶提醒下他,沒她的同意,別妄想把安蓉加進族譜。

「你個不孝女!」安成鄴舉起巴掌。

「你打啊!」安芷梗著脖頸,「怎麼,不敢了?那就老實做你的四品典錄,你要再續弦或者納妾,我都不管你,唯獨安蓉母女不許進安家的大門。來人啊,把安蓉姑娘,請出去吧,咱們家不留不相干的人吃飯。」

庭院里的僕從聽到這話,沒一人敢上前。

安芷轉身看了冰露一眼,冰露會意,走到安蓉跟前,「請把,安蓉姑娘。」

安蓉眼眶暈著一層水霧,委委屈屈地望著安芷。

她好不容易進了安家的大門,絕不能那麼輕易就走。

安蓉給安芷跪下了,「姐姐,我求求你了,就給我一條生路吧,你要現在趕我出去,我活不了的。」

一邊說,安蓉一邊可憐兮兮地磕頭。

安芷噓了一聲,「你可別喊我姐姐,我娘可沒給我生妹妹。不管你們說我鐵石心腸,還是心狠手辣,但哭哭啼啼在我這是一點用都沒有。我數到三,你要自己不走,我就讓人綁了你送去天波府。」

安芷豎起手指,「一,二……」

「我走。」安蓉咬牙站了起來。

安芷回頭沖安成鄴揚眉笑道,「明兒起,就讓媒人上門吧,父親要娶十八房小妾,我都不會攔著。」

看著安蓉走後,安芷才滿意離開。

她遲早要收拾安蓉母女,但不能讓她們簡簡單單受了罰,三年前她母親受到的煎熬與無助,她要安蓉母女都經歷一次再死。

與此同時,裴闕把裴鈺帶回家時,裴首輔已經在正廳里等著,手裡還拿了一根拇指粗的藤條。

裴闕進門后,就事不關己地坐到一邊。

裴首輔年過花甲,頭髮鬍子白了大半,看到孫子進門,手中的藤條毫不客氣地揮了過去,中氣十足地吼道:「跪下!」

裴鈺挨了一鞭子,外衣都破了,疼得牙齒打顫,但他這會卻還想著安蓉的事,「爺爺,您就成全我和蓉兒吧,如今我已經和安芷退了婚,蓉兒懷了我的骨肉,您不能讓我的孩兒成為私生子啊。」

「退婚?」裴首輔長眉蹙起,轉頭看向裴闕,「你出門時,我不是讓你千萬別退的嗎?」

說些,裴首輔手裡的藤條象徵性地舉了起來。

裴闕一臉淡定,「是安家小姐要退,您可別事事都怪我啊。」

裴首輔遲疑地看著裴闕,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裴闕在騙人,不過眼下還是教育裴鈺要緊。

裴首輔:「裴鈺,你也是學過禮義廉恥的人,辦事卻如此下流沒有責任感,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今天我就跟你交個底,那個安蓉,這輩子都別想進裴家的大門,她的孩子,我們裴家也絕對不會認。眼下你父母都還沒醒,你就先到祠堂跪著,好好想想你錯在哪了,等他們醒了,再處置你。」

對於長孫,裴首輔是寄予厚望的,加上裴鈺打小聰慧,裴首輔更是親自教他詩書策論,可沒想到剛弱冠,就為了一個下三流的女人迷了心智。

嘆了一口氣,裴首輔見裴鈺還跪著不動,怒氣再次上頭,「你還不走?」

裴鈺想為自己爭取一下,「爺爺,我和蓉兒是真心相愛,我發誓,這輩子,除了蓉兒,我再不會娶其他女人。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女人,體貼溫順,與我心心相印,求爺爺成全孫兒吧。」

「你個逆子!」裴首輔是真的忍不住了,「就為了個不愛惜自己的外室女,你竟然再次忤逆祖父,來人啊,把裴鈺綁到祠堂,不許給飯,只給水喝,讓他好好想想,沒了我們裴家,他還算個什麼東西!」

裴首輔是真的氣急了,他罵完后,坐在椅子上順了好久的氣,見裴闕一副淡定模樣,想到昨兒下人的傳報,手裡的藤條丟了過去,「你昨晚,是不是又喝花酒去了?」

裴闕接住藤條,應聲道:「我那是應酬。」

「應酬你個鬼!」裴首輔的脾氣有一半是被裴闕氣出來的,「我問你,前兩天你大嫂給你相看的姑娘,你怎麼又不滿意了?」

裴闕放下藤條,認真看著裴首輔,「徐家姑娘太胖,衛家女兒瘦成猴干,孩兒不喜歡。」

「聽你放屁!老子又不是沒見過她們,都是一頂一的美人,就你多屁話。你老實說,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只要是好人家女孩,家中沒有官職也行。」裴首輔已經把底線放得不能再低了。

「和離過的呢?」裴闕問。

裴首輔感覺頭頂已經在冒煙了,但還是克制住自己,「不是因為品行問題而和離的,也行。」

「這樣啊,那我以後把和離過的也放入目標人選。」裴闕微微笑下,站了起來。

等裴闕走到門口,裴首輔才意識到自己又被裴闕給忽悠了,拍著桌子大罵,「你就打一輩子光棍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名份

0.35%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