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拜帖

第4章 拜帖

安芷一身暢快回屋,這門婚事退了,算是了卻了她一樁心事。

冰露跟在小姐後頭,瞧小姐面帶微笑,感到奇怪,「小姐,您怎麼看著還挺高興的?」

「有好事發生,當然得高興。」安芷邁過門檻,裙擺拂過石縫間的青苔,沾染了一排水珠,輕快地飛揚著。

「好事?」冰露想不到有什麼好事,在京都里,誰家小姐被人退婚,那都是很丟人的事,怎麼到小姐這裡就成好事了。

安芷是重生過的人,明白底子比面子重要,進屋后見冰露眉頭不展,寬慰她道:「我現在看清裴鈺的為人,總比成婚以後再看清他,更好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冰露是怕小姐之後的婚事艱難。

安芷也明白冰露在擔憂什麼,她沒有姐妹,冰露是陪著她一塊長大的,上輩子自己被關,身邊只有一個冰露不離不棄,光是這份恩情,就足以說明冰露是把她放心尖上重要的人。

安芷笑:「瞧你這眉頭皺的,你家小姐樣樣拔尖,還怕日後找不到夫婿嗎。快別愁了,我渴了,你去幫我倒杯茶來。」

冰露點頭說好。

這時小丫鬟翠絲送來一張拜帖,說是林家小姐送來的。

安芷之前有個閨中密友,是林尚書家的嫡女林書瑤,兩人因一次燈會猜燈謎而結緣,之後一直有來往。

以前安芷是真心和林書瑤來往,不過她前世遭遇裴鈺退婚後,才看清林書瑤的真面目。原來林書瑤會和她來往,都是因為安芷日後會成為裴家長媳,可當裴鈺上門退婚的消息走露出去,林書瑤背地裡暗諷安芷不少話。

前世安芷因為傷心沒有去這場宴會,後來安成鄴耍手段讓安蓉去了,安蓉和林書瑤就是一丘之壑,壞了安芷不少名聲。

冰露端來熱茶,餘光瞥見拜帖上的一個林字,小心翼翼打量小姐的神色,柔聲問,「小姐,這次踏春,咱們別去了吧?」她怕去了小姐會受到奚落。

「為何不去。」安芷端起茶盞,吹了吹,抿了一小口,綠茶清爽潤喉,正適合剛下過細雨的春日,「咱們不去,她們就不會說我壞話了嗎?」

冰露搖頭,不去只是掩耳盜鈴,堵不住那些夫人小姐們的嘴。

「所以我要去,我若不去,就真會被她們傳成棄婦。」安芷美眸一瞥,閃動著盈盈波光,不管怎麼看,都是一頂一的美人。

打定主意后,安芷派人去悄悄跟著安蓉,她了解安成鄴的性格,知道安成鄴不會因為她的幾句威脅而放棄接安蓉回府。

是夜準備休息時,派去跟蹤的人傳來消息,說安蓉被老爺又偷偷接回府里,安排住在芙蓉苑裡。

「小姐,老爺這麼做,不是在打您的臉嗎?」冰露憤憤道。

安芷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她沒有溫度地笑了笑,「他這是在打他自己的臉面,把一個私生女當成寶,外頭的人指不定怎麼笑他。再說了,內宅的管家權在我手中,明兒起咱們就晾著安蓉,幫我私下傳話去,誰敢給她送吃的用的,那就想想他們的賣身契在誰手中。」

「還是小姐聰明。」冰露誇完,吹滅了裡屋的蠟燭,出去傳話。

而此時的芙蓉苑,安成鄴正在寬慰安蓉。

「你就在這裡放心住下,別怕你姐姐。」安成鄴回想起白天的事臉都臊,他竟然被女兒給唬住,「這天底下,有哪個女兒敢不聽父親的話,安芷要是敢來鬧事,我就罰她去跪祠堂。」

安蓉眼帘沾了一層水霧,一聲嬌柔的抽泣,晶瑩的淚珠就流了下來,「都是女兒不好,連累父親了。其實父親大可不必對女兒如此,若是傷了您和姐姐之間的情分,那就不好了。」

安成鄴看安蓉哭了,心頭立馬軟了,聽到安蓉一心一意為自己著想,和頂嘴的安芷相比,真恨不得安蓉才是他的嫡女,「你放寬心,我才是一家之主,本來我就該給你一個身份,這都是你應得的。」

看了眼安蓉的肚子,安成鄴話中有話地問,「裴公子那,可說了什麼時候來提親?」

安蓉對安成鄴門兒清,安成鄴會半夜接她回來,一來是她確實會討人喜歡,二來是因為裴鈺,「之前裴公子是說和姐姐退了婚,他就會來提親,可他……」

安蓉說了一半,剩下的就不說了,一手捂住肚子,哭得大聲了些。

安成鄴怕安蓉動了胎氣,忙勸道:「你不用心急,只要一個月內你們能完婚,其他的都不重要。對了,明兒林尚書的女兒辦了踏春宴會,你跟著安芷一起去吧。」

既然要認女兒,那就要讓別人明白安蓉以後不是私生女,所以安成鄴打算讓安蓉先融進京都的貴女圈子。

安蓉不哭了,她曾無數次嚮往參加貴女們的宴會,拳心不由擰緊,心想一定要把安芷給比下去。她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步,一定要活得更好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拜帖

0.47%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