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赴宴

第5章 赴宴

安芷母親三年前被徐氏氣死後,安家的內宅掌家權,便到了安芷手中。

家裡雖說還有兩個姨娘,只不過一個是丫鬟抬上來的,另一個是小門戶里買來的,都上不了檯面管事。加上安芷自個能幹,安成鄴倒是從沒擔心過安芷會管不好家。所以安芷屋裡的一應俱全,都是按她自個喜好來擺設,沒人能管她。

起床洗漱后,安芷畫眉時,冰露拿了兩套衣裳來,「小姐,這是咱們前一陣子剛做好的新衣,您瞧瞧今天要不要穿它們?」

冰露拿的兩件都是嬌俏顏色,以前安芷熱孝穿不了,現在孝期過了,便不用顧忌了。

安芷回頭瞥了一眼,莞爾道:「粉色那件吧,踏春想來多數小姐都想穿青色應景,可同一種顏色多人穿了,那就成綠葉了。」

「小姐穿什麼都好看。」冰露由衷地誇道。

安芷確實穿什麼都好看,她身量高挑玲瓏,模樣更是無可挑剔。兩年前她送哥哥去軍營,見到的人都念念不忘,也因此把她傳成了京都第一美人。

打扮好后,安芷剛準備出門,有小廝來傳,說老爺請她過去一趟。

安芷到了會客廳,剛進門,就瞧見安蓉一身粉色站在安成鄴身後。

巧了。

她們想到一起去了。

不過同樣的顏色,穿在不同人身上,效果可大大不同。安芷是落落大方的明艷動人,安蓉則畏畏縮縮小家子氣,誰主誰仆,一眼便能認出來。

「芷兒你來了,瞧你們姊妹倆想到一起去了,都是仙女。」安成鄴有事求安芷,語氣柔和不少,他也希望安芷能借坡下驢,別不識抬舉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從進門時看到安蓉,安芷便知道安成鄴在想什麼,「您打了自己的臉面就打了,別拿外室女和我稱姐妹,辱了我的面子丟死人。」

「安芷!」安成鄴拍桌怒目,「你非要鬧得那麼難看嗎?」

「是您非要鬧得那麼難看嗎?」安芷眸光一轉,化作鋒利的刀鋒瞪著安成鄴,「一個下九流生的外室女,您若私底下當個寶也就算了,非要領到家裡來,外頭人可都是在笑您不要臉面呢。今兒個您打的什麼主意,不用說我也知道,您也別做夢我會帶她出門。而且您也別想讓她去林家宴會,不然我有一百種辦法讓她當眾流產!」

未婚少女懷孕被人知曉,那可是全家跟著一起丟人,連帶家族裡的其他女人都會婚姻艱難。安芷是不在意這輩子嫁不嫁人,但她知道安蓉不敢冒這個險。

安芷懶得看安蓉假惺惺,放下話就帶著冰露出門。

~

林府。

林書瑤今天一身鵝黃迎春鑲金邊蜀錦裙,在一眾貴女中,嬌嫩又不失尊貴。今日她是宴會的主角,來人多半會捧她幾句。

迎了大部分的賓客后,林書瑤便開始招呼客人賞花品酒。

「林姐姐,今兒怎麼不見安家小姐?」問話的是赫典錄家女兒赫冬梅,她父親和安成鄴在一個衙門辦事,兩人互相看不上眼那種,連帶著兩家女兒也是仇敵。

林書瑤一直在等這個問題,她昨兒聽說裴鈺去安家退婚,可惜自己之前花費的時間,又急著想踩安芷一腳,她最討厭安芷那副什麼都可以,骨子裡卻誰也看不上的清高。

林書瑤淺淺笑了下,「估計是有什麼事給絆住了。」

赫冬梅哼了一聲,眉峰一轉,掩嘴笑了起來,「我看她是不敢來了吧。」

這話一出,四周都靜了下來,因為裴家是大家族,裴鈺又是這些貴女們以前看得到高攀不到的貴公子,所以裴鈺去退婚的事,她們昨兒都知道了。

林書瑤詳裝怒了,「赫妹妹,你可別這麼說。安妹妹是有苦衷的。」

「她的苦衷就是太自視清高了吧。」赫冬梅說這話是一點不客氣,往常因為安芷定了裴家的親事,她才讓著安芷,眼下一個棄婦,同樣是四品典錄家的女兒,她又憑什麼要再相讓,「本來就是高攀裴家,結果整天板著一張臉,哪個男人會喜歡!」

「那赫妹妹你說說,你是怎麼討男人喜歡的呢?」安芷從廊下走了出來。

她聽了有好一會兒,挑著赫冬梅的錯處才出來。

赫冬梅嘴巴張了張,又抿緊,臉頰緋紅,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你別胡說,我才沒有去討……討好誰!」

安芷先和林書瑤點頭笑下,說了聲抱歉來遲了,才坐在赫冬梅對面,「那你沒有討好過,又怎知男人喜歡什麼樣的,林姐姐,你覺得我有說錯嗎?」

安芷笑眯眯地看著林書瑤。

林書瑤是主人,不好為了幫誰而挑起矛盾,至少在明面上不能,只能轉移話題誇安芷今兒穿得好看。

聽此,安芷故意站到林書瑤邊上,拿自己和林書瑤對比,「姐姐今兒也不錯,黃色很適合你,像晚霞一般夢幻呢。」

不知是誰,聽到這話時,噗嗤笑了一聲。

晚霞是馬上要落下的太陽,形容什麼年紀的女人都不合適,可安芷卻在眾人面前拿來誇林書瑤。

林書瑤心中詫異得很,往常安芷雖說不好接觸,卻也不會像今天一樣事事帶刺,她放下臉,「安妹妹還是先坐吧,你剛經歷了不高興的事,我能理解的。」

面上笑呵呵,林書瑤在心裡已經咒罵安芷一輩子嫁不出去。

而邊上的其他小姐,都在默默看戲,特別是安芷和林書瑤站在一起,兩相對比,林書瑤就像安芷身邊的丫鬟,不論氣質還是容貌,沒有一樣比得過安芷。

安芷沒搭林書瑤的話,她保持禮貌笑容,「姐姐說岔了,我昨兒可是遇到了頂好的事情,所以今日見到姐姐格外開心。對了姐姐,我記得你之前還私藏裴鈺的詩詞,你若是不嫌棄他勾搭外室女,那你可得趁早去提親。」

話說到這裡,安芷見林書瑤臉色完全變了,她的目的也達到了,在林書瑤發火前,先告辭離開。

從林府出來,上了馬車后,冰露一臉憂色,她覺得小姐變了好多。

「小姐,您不是素來和林小姐交好嗎,怎麼方才捅她一刀?」冰露想不通。

安芷笑,「我拿人家當朋友,她可不是這樣認為。等以後你就知道了。」

有些事安芷現在解釋不清楚。

她今兒來赴宴,就是想告訴其他人,她還好好的,並沒有受到裴鈺的影響。但她不願意和那些人假意奉承,所以只是打個招呼就走了。

眼下她沒了裴家做靠山,只是一個四品典錄家的女兒,剛才若是林書瑤腦筋轉快點發難於她,她還真不好走。

馬車搖搖晃晃,安芷打了個哈欠,剛閉上眼睛,馬車就停下了,車夫說車軲轆陷進一個坑裡。

安芷只好下車。

她剛下來,便有三匹馬停在跟前。

是裴闕。

「四叔。」安芷和裴闕行禮。

裴闕下馬,今日還是一身黑衣,見安芷穿得嬌嫩,鳳眼微微眯了些,「需要幫忙嗎?」

安芷不想和裴家的人有太多交集,剛想搖頭,就聽到裴闕讓兩個隨從去推車。

兩隨從忙去幫推車,其中一個小聲嘀咕道,「咱們爺,怎麼突然會體貼人了?」

另一個瞪了對方一眼,「估計是因為大公子的事,對安家小姐心裡有愧。你別多嘴,小心爺聽到了揍你。」

安芷這會有些緊張,沒聽到兩小廝的對話,視線一直放在地面上。若是她抬頭,便能發現裴闕在肆無忌憚地欣賞她。

過了會,車軲轆從坑裡出來,安芷和裴闕道謝。

剛上馬車,便聽到裴闕說送她回府。

這是鬧哪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赴宴

0.58%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