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深宮

第399章 深宮

皇宮,太妃居所。

長廊下,老太監尖利的嗓音剛喊了一句點燈,成排的小太監齊齊地用竹竿撐起燈籠,一會的功夫,就把整條長廊照亮。

大殿中的薛夢瑤剛摘下頭頂的一支金鳳珠釵,對著銅鏡里的自個看。

她才雙十年華,卻做了老婦人打扮。

「主子,方才仁政殿那的小太監來報,說陛下還在讀書呢。」宮女文婉端著一盆溫水進來,擰濕一條帕子,遞給她主子薛貴太妃。

薛夢瑤收回目光,接過文婉手中的帕子,柔聲道,「陛下用功學習是好事,我讓你準備的龍眼湯,可曾送去了?」

「送去了呢。」文婉進了仁政殿,看著小皇帝喝了的,「就是陛下年紀尚小,這般夜裡挑燈,實在是幸苦。」

「他這都是為了他那個守陵的母親。」薛夢瑤哼了一聲,「以為自個本事強了,就能把他母親從西陵接回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夜裡還會想娘。卻不知道等他親娘回來了,日後這天下可能都不是他的。」

薛夢瑤起身走到軟榻邊上,這會還早,她要過一會再歇息。

文婉點頭說是,看主子坐下,忙給主子端來熱茶,在一旁伺候道,「眼下太後娘娘去了西陵,後宮都歸在娘娘手中,若是娘娘不想太後娘娘回來,咱們是不是也該使點力?」

薛夢瑤瞥下唇角,哼道,「我可不摻和進去,眼下雲家勢大,我若是摻和進去,指不定就惹上雲家。你且看著吧,太后還不一定能回來呢。就算她回來了,肯定事事爭強,到時候咱們皇上可能就煩了她。」

薛夢瑤有自己的打算,她家世不算突出,特別是先帝駕崩后,家裡的父親兄弟在朝堂上越發說不上話。沒有一個強硬的母家還去和太后剛,那是找死。眼下她伏小做低地日日給太后彙報宮中情況,就是為了能在宮裡有個一席之地。

且不管日後是誰拉太後下馬,反正她得先在宮裡活下去。

文婉跟了主子多年,聽主子這麼一說,便明白主子的意思了,黑溜溜的眼珠轉了轉,音量放小了一點,「奴婢聽說,裴大人最近很是多事。」

「哦,怎麼了?」薛夢瑤不用問,就知道文婉指的是裴闕。

「聽說裴家大房得罪了裴大人,處處都被裴大人針對,朝堂上的一些聲音,也被裴大人強硬壓了下去。」文婉說話時一直打量著主子的神色,「奴婢還聽說裴夫人......好像不能生育。」

前面一段話,薛夢瑤沒什麼感覺,直到文婉的最後一句,薛夢瑤立即坐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文婉,「你說安芷不能生育?這是從哪裡來的消息?」

「就剛才宮外傳來的,不知道是誰傳的,但特意傳到咱們這裡,應該是懂您事的人。」文婉說到這裡,掌心已經出了汗,她家主子若是沒進宮,八成是要等裴家四爺的,就她方才說裴闕的事,也是主子特意交代的,「娘娘,裴夫人嫁進裴家快六個月了,如若消息是真的,那您......」

「那我又能做什麼呢?」薛夢瑤打斷了文婉的話,冷冷勾唇,往身後的軟榻無力靠下,「安芷不能生,難道我就能替裴闕生?」

自然是不能的,作為管理後宮的太妃,每天都有人盯著她,就算能偷出時間和裴闕做什麼,她也沒時間去懷胎十月。

文婉替主子感到惋惜,若不是薛家人想要討好先帝,憑主子的才貌,嫁給裴闕搓搓有餘。

「文婉,罷了吧。」薛夢瑤嘆息道,「你們幫我盯著就行,我又做不了什麼,只要能遠遠地知道他的一點消息就行。」

文婉輕聲嗯了下,「夜深了,您也早點休息吧,明兒個還有一堆的事情等著您呢,若是不養足精神,身體受不了的。」

薛夢瑤擺手拒絕,「我再看會書吧。」

這會的夜色靜得像她剛進宮那晚,也是只有她和文婉兩個人,她等呀等,等到太陽初升時,都沒能等到先帝的到來。

~

安芷睡了個飽覺,醒來的時候,裴闕已經去上朝了。許文娟說她有福氣,每一日都能睡到裴闕上朝後再起來,每次聽到這種話,她都很想說,如果不是裴闕晚上要折騰,她才不會醒那麼遲。

看冰露進來后,安芷才慢悠悠起床,自從分家后,府里要安芷操心的事就不多了。

冰露給主子擰了濕面巾,唇角揚到最高,「夫人,您還不知道,今兒個一早,表小姐就哭著回來了。」

「不是昨兒才回門嗎?」安芷詫異問,「昨兒回門,今兒就哭著回來,她們夫婦倆是想上天嗎?」

冰露幸災樂禍道,「林嬤嬤偷聽了一嘴,說是表姑爺還有什麼女人,具體是什麼樣的女人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般妾侍,不然表小姐不會今天哭著回來鬧。」

聽冰露這麼一說,安芷也好奇了,按理來說,施詩應該對何進不抱希望才是,可還能激怒施詩的事,想來很大。

「讓林嬤嬤繼續打聽著,咱們別去管,反正和咱們沒關係。」

冰露點頭說好,伺候完主子梳洗用飯後,就跟主子一起去雅蘭兒那學認毒了。

雅蘭兒除了教安芷認毒,還有一項職責——每日給安芷把平安脈。

安芷到了偏屋,先讓雅蘭兒診脈,「怎麼樣,有好些嗎?」

「回夫人,您身體的毒已經清了許多,殘留的一點已經不影響您的身體了。」雅蘭兒道,「不過因為您身體還殘留一些毒素,奴婢建議您修養兩個月以上再備孕,雖說眼下懷孕有點難,但還是有機會懷上。若是帶著殘毒孕育孩子,恐怕對胎兒不好。」

冰露激動問,「那也就是說,兩個月後,夫人就能和常人一樣懷孕生子嗎?」

「只要修養得好,按常理來說是可以的。」雅蘭兒答道。

聽到這話,冰露笑出了眼淚,安芷也在心裡鬆了一口氣,能沒事就好。

這時,屋外傳來春蘭的敲門聲,「夫人,老爺派人過來請您,讓您過去一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9章 深宮

46.02%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