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雲府

第416章 雲府

刺殺裴闕沒成功,反而把得意門生給拉下馬,雲老爺子氣得當場摔了茶盞,加上聽到夫人說裴闕還抓到了兩名刺客,他心裡的怒火,更是蹭蹭往心口冒。

這一氣,雲老爺子就病了,連著兩日不能上朝。

安芷聽到雲老爺子不能上朝後,更加確認裴闕受傷和雲家逃脫不了干係。

同樣作為輔佐大臣,安芷特意帶了點禮物去雲家,明面上說是探望,實際上是特意過去探探口風。

雲家大門大戶,內里不比裴家小,擺設更為富貴,讓人一眼就知道這戶人家底殷實。

安芷昨兒就送來拜帖,所以下馬車時,就有雲夫人身邊的老嬤嬤專門候著。

給安芷帶路的嬤嬤姓徐,額頂很寬,笑起來時,眼睛眯成一條縫,「勞累裴夫人特意過來了,我家夫人聽到您要來,本想親自來接您,可實在是老爺身邊走不開人,家中來來往往又頗為多人,夫人不得不撐住。」

「嬤嬤客氣了。」安芷淺淺笑下,不懂聲色地打量著雲家的一景一物,並沒有把徐嬤嬤的話放心上。

若是雲夫人真有心,不可能走不開,無非就是想給她個下馬威看。

不過安芷並不在意雲夫人的態度,她只是來走過場,順便探探口風。

走過一條幽深的長廊,經過假山密布的院子,最後才到雲夫人住的院子。

在進屋之前,得徐嬤嬤先進屋稟告,安芷站在屋檐下等候。

她悄摸摸地觀察著雲夫人住的院子,雖說這裡陳設精緻,可不向正室夫人那般大氣。

看到徐嬤嬤從屋子出來,對她做了個請的手勢,安芷笑盈盈地進了屋子。

屋子裡除了雲夫人,還有兩位二十幾歲的年輕女眷,安芷聽雲夫人說是雲家的兩位侄兒媳婦,微微點頭笑下,就看著雲夫人說到正題上,「我聽聞雲大人連著兩日沒上朝,想著家裡老爺子和裴闕在朝堂上受了不少雲大人的照拂,特意帶了點補氣養生的補品來,還請雲夫人別嫌棄。」

雲夫人坐在軟榻上,面色比較白,「多謝妹子了,近來天氣變得快,我家老爺不比年輕人了。既然你來了,就和我的兩位侄兒媳婦,一起打馬吊,如何?」

打馬吊這事,四個人坐在一桌上,牌桌上是戲,牌桌外也是戲。

安芷都特意過來一趟,自然願意。

雲夫人聽安芷說好,心中很是吃驚,她不過是客氣說說,因為安芷和他們家平日里就沒來往,一般來說不會答應才是。

可安芷就同意了,還和她的兩位侄兒媳婦說上話了。

這場馬吊一直打到中午,安芷才起身告辭。

雲夫人邀她留下吃飯,被她拒絕了,能探到的東西,她都探到了,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從雲府離開,上了馬車后,安芷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方才在雲府,真是憋壞我了。」

「奴婢也是。」冰露鬆口氣道,「不僅眼睛要盯著別人,耳朵也要時刻聽著每一句話。特別是您打馬吊那會,奴婢看您輸了好幾把,又擔心您會輸錢給她們。」

「哈哈,你怎麼還能想到輸錢上呢。」安芷笑了起來,「輸點錢也無所謂,重點是要輸得有價值。經過今兒的事,我算是看明白雲夫人的處境了,想來她這個繼室當得十分不如意。」

「怎麼說呢?」冰露問。

「你看啊,首先雲夫人住的地方,不是雲府正院,因為正院是先夫人以前住的,這說明雲大人心裡更看重先夫人。」安芷分析道,「再一個,今兒咱們到雲夫人那裡時,只有兩位侄兒媳婦在,並沒有看到繼子媳婦來請安,說明雲夫人與繼子關係一般,或者雲夫人還是不受重視。」

一開始的時候,安芷還想著能從雲夫人嘴裡套點話,可後來發現這位雲夫人謹小慎微,還不是個有話語權的,她就從雲家兩位侄兒媳婦嘴裡旁敲側擊,最後沒能得到什麼有用的。

但在得知雲大人身體好轉時,安芷特意提到了昨兒被檢舉的羅城太守,還說到了裴闕平安來信,馬上就要去下一個地方了。

這次,雲夫人保持了鎮定,可其他兩位年輕侄兒媳婦就做不到了。

所以等安芷一走,雲夫人就急匆匆地去找了她家老爺,傳了安芷說的那些話。

雲老爺子年紀大了,身子骨受不了氣,更別提一而再地被激怒。

他躺在床上,鬍鬚輕顫,「她這是打量著咱們刺殺沒能成功,特意上門耀武揚威來了!」

雲夫人彎腰站在床沿,嘆氣道,「誰說不是呢,我今兒就是客氣請她打馬吊,結果她還真留了下來。」

「廢物東西,你還留她做什麼?」雲老爺子大吼一聲。

雲夫人打了個機靈,瞬間跪下,「老爺……我……」

「罷了,人都走了,你還跪著做什麼,扶我起來。」雲老爺子伸出手,「他們夫妻不是囂張么,我倒要看看,裴闕還要在外幾個月,真能次次都逢凶化吉!」

~

安芷回到裴府時,她嫂嫂惠平郡主正好來找她。

惠平看到安芷進門,起身急急拉了安芷的手進裡屋,「我的小祖宗,你怎麼去雲府都能去那麼久呢,那又不是一個好去處,快些和我進來,我有話與你說。」

安芷被嫂嫂拽得小跑起來,又不敢大聲喊停,只好由著嫂嫂拉進裡屋。

「嫂嫂,怎麼了啊?」

惠平拉著安芷坐下,「年前的時候,不就有消息說你家裴闕要南下監管河道嘛,我就寫信把這件事與你哥哥說了。然後他今天給我來信了,說我收到信的時候,他應該到佐州附近,很可能已經和裴闕匯合了。」

「哥哥去佐州?」安芷聽得亂呼呼的,「她不是一直在西北嗎?怎麼又去了佐州?而且他去佐州找裴闕做什麼呀?」

安旭是鎮守西北的將軍,沒有詔令不能隨意離開西北,因為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戰爭,若是打戰的時候將軍沒在,那是要亂套的。事後追究起來,責任重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6章 雲府

47.98%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