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新證

第424章 新證

安芷從長公主府出來時,感受到有濕潤的春風拂過面頰,抬頭看向天空,一片烏雲遮住了太陽,估摸著要下雨了。

惠平也跟著抬頭看,「這天要變了。」

安芷嗯了一聲,「咱們快些回去吧,今年春雨豐沛,待會雨下大了,可就不好回了。」

「我倒是不急,就是你,該謹慎的謹慎,但也別太揪心,裴家那麼大一個世家,底蘊肯定還著在。」惠平寬慰道。

安芷「唉」了一聲,和嫂嫂上了各自的馬車,剛走沒多久,天上就開始下雨。

冰露看主子面色凝重,想要轉移下話題,「去年旱了大半年,今年倒是常下雨,幸好現在的雨下得不大,不然這天天下雨,又要成災了。」

「是啊,若是連著下大雨,那你家姑爺可就麻煩了。」安芷道。

冰露聽主子又說到了姑爺,忙閉嘴不敢多說。

馬車搖搖晃晃回到裴家,安芷剛回院子,就看到在長廊下轉的許文娟。

許文娟也是聞訊而來的,聽安芷說這事不算嚴重,才拍著胸口連連喘氣,「你們有把握就好,我原本怕你們會急死了,一收到消息就來找你了。你放心,待會我就回娘家一趟,我父親與裴闕是同僚,總會知道一點什麼。」

「謝謝你啊,文娟。」安芷真心感謝,能在她家出事是第一個趕過來,這裡頭的情誼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像住在隔壁的姑母一家,到這會都沒派人過來,更別說裴家其他三房的人。

安芷親自送許文娟出去,等她剛送許文娟到門口,就遇到了撐傘下馬車的李紀。

十六歲的少年,骨架長得快,從春雨中走來,彷彿揉進雨水中一樣,溫潤如玉。

當然,等李紀開口說話時,又是另一番模樣。

「你家裴闕的腦子,是壞掉了嗎?」李紀也不管許文娟還在場,直接冷哼道。

許文娟沒怎麼接觸過李紀,皺眉走到李紀跟前,「小世子,你嘴巴是不是壞掉了。」

「你又是誰?」李紀皺眉看向許文娟。

安芷怕兩個人在門口吵起來,忙推著許文娟去坐馬車,再回來帶李紀進門,「多謝世子特意過來一趟,此次傅金旋的事,是有心人刻意為之,有些時候,總是防不勝防的。」

「哼,要我說啊,這裴家一點都不好,也不知道你嫁過來做什麼。」

話音剛落,李紀的臉,刷地就熱了。

就算是永寧王世子,那方才的話,也是逾矩了。

安芷聽在耳里,也有些尷尬,把李紀帶到正廳后,忙先說了傅金旋的事。

李紀見安芷沒接他先前的話,心裡鬆了一口氣,「傅金旋是雲老頭的門生,如今雲老頭到處攬權,你家裴闕卻處處擋著雲老頭的錢財,所以是雲老頭做的吧?」

安芷聽李紀就這麼大喇喇地說出來,下意識轉頭看四周,壓著嗓子道,「我的小祖宗,你爺爺怎麼敢放你一個人出來啊!」

「這有什麼不能說嗎?」李紀抬眉道,眼神清亮,「過去幾個月,雲老頭那麼活躍,光是雲家每日進進出出那麼多人,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就是京都里的百姓們,聽到雲這個字,都要繞道走,生怕惹怒雲家人。要我說啊,那雲老頭這般擺架子,總有一日要跌跟頭的。」

「不管日後如何,咱們得看眼下。」安芷說完,看到春蘭進來,聽春蘭說老爺子回來了,問李紀要不要去見見老爺子。

李紀最怕和老一輩的人打交道,一個個規矩多得很,起身擺手道,「不了,有你家老爺子那麼精明的人在,想來不會有事。」

安芷讓春蘭送李紀出去,她則是去找了老爺子。

裴懷瑾出門大半天,從鎮撫司轉到府衙,最終見到了裴闕派來的兩個人。

「你坐下說吧。」裴懷瑾對安芷道,「裴闕送來的兩個人,因為吃壞肚子,一早就開始拉肚子,所以等他們去看傅金旋時,已經死了。」

「那他們現在如何了?」畢竟是裴家的人,不忍看他們在府衙受苦。

「暫且收押在天牢,要等找到新證據,府衙才會放人。就讓他們先在府衙待幾日吧,我就不信他們敢明目張胆地對裴家人用刑。」裴懷瑾有些累了,揉了揉眉心。

「傅金旋是在鎮撫司死的,而鎮撫司又歸王文軒管,這事王文浩也脫不了干係吧?」安芷問。

王文軒是鎮撫司的頭頭,重要犯人死在鎮撫司內獄,不管怎麼死的,王文軒都有一個看守不當的罪責。

裴懷瑾聽安芷說到王文軒,有些意外,沒想到安芷還挺聰明的,「是的,若是傅金旋的案子拖得越久,那王文軒的責任就越大。雲老頭是想一箭雙鵰,同時拉下裴、王兩家。」

「可王首輔心眼最多,又是個記仇的。」安芷想到這裡,笑了笑,「就怕雲大人要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王文軒是王家新一代里最有前途的人,可今兒傅金旋的事一出,牽扯的還是重大貪污案,且全京都盯著鎮撫司,所以不管王文軒有個多厲害的爹,都要認下這次的責任。

可一旦認下罪責,王文軒往後的升遷便有了阻力。所以對於王文軒來說,最好是戴罪立功,查明真相。

裴懷瑾冷笑下,「雲老頭是自作孽不可活,他那麼心急,遲早要翻陰溝里。這幾日,你且盯著府內,進出的人,都給我盯仔細了。還有秋霜那裡,也該用一用了。至於外頭的事,有我呢。」

安芷畢竟是女人,裴懷瑾不好讓安芷拋頭露面去鎮撫司那些地方,只能由他自個兒去。

安芷點頭說明白,從老爺子的院子離開后,就去找了秋霜,讓秋霜給太後送傳假消息,就說裴家內里亂了套,安芷還被罵了。

看著秋霜往外傳了消息后,安芷才回自個兒的院子。

這會雨已經停了,空氣清新。

安芷踩在花園裡的鵝軟石上,想到了遠在南方的裴闕,想來裴闕這會還不知道京都里出了事吧。

在安芷這麼想的時候,春蘭急急找來,說朔風回來了,有要事找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4章 新證

48.9%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