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逆轉

第425章 逆轉

聽到朔風兩個字,安芷急忙去見朔風。

朔風跟着裴闕一起南下,這會卻出現在京都,這讓安芷好奇的同時,又很擔心。

她匆匆回了院子,看到了風塵僕僕的朔風。

「你怎麼回來了,是你主子出了什麼事嗎?」安芷焦急問。

朔風搖頭說不是,從懷裏掏出一本筆錄,「爺怕隨着傅金旋一行的筆錄會在路上出意外,所以又讓小的送了另一份來,說如果真有什麼事,就把新筆錄交給夫人您。」

隨着傅金旋一起送來京都的筆錄,在傅金旋死了的那會,就找不到了,至於何時不見的,裴家人都不知道。

有了朔風送來的新筆錄,便能坐實傅金旋的貪污罪,那麼傅金旋最後的血書便不可信了,而傅金旋的死亡,就不是自殺。

安芷興奮地接過朔風手中的筆錄,「你主子還有交代其他事嗎?」

朔風點頭道,「爺說了,萬事都有他頂着,夫人萬萬別累著您自個兒,他會儘快回來。」

「那行,你先去休息吧,我去找老爺子一趟。」安芷道。

「不了,屬下還要回去追爺,不敢多耽擱,夫人有什麼事,可讓臨風去做。」朔風行禮后,就走了。

安芷讓春蘭去給朔風準備一些吃的和乾淨衣裳,她自個兒則是去找老爺子。

裴懷瑾接過裴闕新送來的筆錄,讓安芷回去休息,等明兒個,他就去府衙。

安芷見案子有了突破,回院子的步伐輕快許多。

與此同時的雲家。

雲夫人剛伺候完雲老爺子洗腳,端著洗臉盆起身道,「這次傅金旋的死,就算不能讓裴闕丟官,也能讓他去層皮,我聽說今兒個,裴懷瑾還親自去了鎮撫司和府衙呢。」

雲老爺子手裏拿着一本書,長須輕揚,「裴懷瑾自詡聰明一世,以前他可不會親自去府衙審案,現如今為了裴闕,他要操碎心了。」

「誰讓裴懷瑾非要裴闕當家主呢。」雲夫人柔聲道,「這家主的位置,若是給了裴錚,那裴家四房也不會決裂到如此。」

雲夫人這話是一語雙關,雲家先夫人有兒子,她也有兒子,同樣都是嫡子,都有希望繼承雲家家主的位置。所以明面上是在說裴家家主的事,同時也是表明她無心雲家家主的位置。

聽此,雲老爺子的面上才扯出一點笑意,「裴懷瑾腦子糊塗了,我可不糊塗。你就等著看吧,裴錚私下裏那麼多小動作,裴闕現在是顧忌著裴懷瑾,所以不殺裴錚。可裴懷瑾還能有幾年可活,等裴懷瑾一死,那裴家是真的要大亂了。」

說這話的時候,雲老爺子似乎忘記了他比裴懷瑾還要大一歲,他可能會死在裴懷瑾前頭呢。

雲夫人倒是想到雲老爺子年紀也大了,但她不敢說這個,「以後是以後,主要還是現在。老爺,傅金旋這事,裴家最後還是會查清楚的吧?」

「查清楚就查清楚,你怕什麼?」雲老爺子呵呵笑出聲,「就算他裴懷瑾查到了我頭上,又能拿我怎麼樣呢。再說了,我要的就是一個時間,等裴懷瑾翻案的同時,指不定還要給裴闕收屍呢。」

從京都到裴闕那,就算快馬加鞭,也要個兩三天的腳程。雲老爺子就打算用這些天的時間,再給裴闕最後一擊。

他的人,已經南下去了。

與裴懷瑾共事多年,雲老爺子知道光光死個傅金旋,奈何不了裴家。所以從最開始,弄死傅金旋,更多的是讓傅金旋閉嘴,不讓傅金旋說出他自個兒的事。

還有一點,在鎮撫司弄死傅金旋,他還能給王家一個下馬威,省得王家老頭長袖善舞,每次都給他打馬虎眼。

他這一環又一環的算計,就是為了先解決一個裴家,等輔佐大臣只剩下他一個,那這天下,還有誰敢違逆他呢?

「哈哈!」想到自個兒的謀略,雲老爺子忍不住笑出聲來。

雲夫人端著洗腳盆走出裏屋,馬上有丫鬟接過洗臉盆。

同時,又有一位年輕貌美的丫鬟進了裏屋。

而雲夫人,只能睡在外間的軟榻上。

她倒是,更像一位丫鬟。

~

安芷一晚沒怎麼睡,就怕夜長夢多。

等天一亮,她簡單洗漱完后,就去找了老爺子。

親自送老爺子出了門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等證實傅金旋的血書是假的后,就能洗刷掉雲家潑給裴闕的髒水,到時候裴家便能光明正大地去查傅金旋的死。

有老爺子出馬,安芷沒什麼好不放心的。

而事實上,也正如安芷他們想的一樣,當裴懷瑾拿着新筆錄到鎮撫司時,王文軒如獲至寶,當場和裴懷瑾一起去了府衙。

新筆錄是王文軒和裴懷瑾一塊送去府衙的,所以京兆尹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再弄丟新筆錄。

而昨兒一晚,王文軒一夜沒睡,還揪出了兩個混在鎮撫司里的細作,一併帶了過來。

那京兆尹是雲家的人,得了吩咐能拖多久是多久,可沒想到這才一個晚上,裴家就能送來一份新筆錄,而且還拉攏了王文軒一起。

裴、王兩家的勢力,不是一個京兆尹能抵抗的。

這麼一來,昨兒個剛驚動京都的案子,就有了突破性的進展。證實了傅金旋的貪污,那血書的控告就是子虛烏有。

這麼一來,是誰殺了傅金旋一家,而嫁禍給裴闕呢?

府衙里,在場的多少都有一點猜測,可這會就是裴懷瑾和王文軒,都不能拿出直接證據,因為傅金旋與雲家來往的線索,全被掐斷了。

所以啊,大家只能在心裏想想。至於是誰殺了傅金旋,京兆尹只能另找替罪羊。

只不過,這偏偏啊,事與願違。

不等京兆尹想到把這盆髒水往誰身上潑時,宮裏來旨意了,小皇帝聽聞有人敢在京都里殺人還搞陷害,頓時就怒了,當即下了聖旨讓王文軒徹查。

與聖旨前後腳到的,還有穿着官服的成國公和雲家老爺子。

新帝畢竟沒有親政,衝動下了旨意后,又不能再收回,又急忙忙讓內監去和幾位首輔說一聲。

等雲老爺子搞清楚現在是個什麼狀況后,拳頭死死捏緊,若不是身後的隨從手快扶住,可能當即就要摔倒了。

【作者有話說】

昨天把王文軒寫成王文浩了,前面已經修改,不用回頭去看。

謝謝大家一路支持,比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5章 逆轉

49.71%
目錄
共856章
倒序